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九章

    叶寒风从燃烧的皮革店抽出两根燃烧的木头,必须在木头燃烧殆尽前离开,一旦陷入黑暗非常难辨别方向,战斗力也会直线下降。他们从屋顶走,惊动了一大批亡灵,走过的地方不断的用处黑雾,冒出一个个亡灵骷髅,他们高举的火把散发的额火光吸引大批亡灵骷髅,不一会儿,身后已经聚集二十几头亡灵骷髅。

    没有发生意外,两人先后离开矮人据点,不远处便是焦急的等待的胖子和面瘫脸。

    胖子看到他们很高兴,为他们安全返回甚至发出一声喝彩,准备上前迎接,突然发现他们身后黑压压的一片黑影,伴随着大量的脚步声。他往前走了三四步,立刻就停了下来,连着倒退七八步,差点被地上的包裹绊倒。

    “走,”叶寒风捡起地上的包裹,道:“别看了,全都是刀盾骷髅,起码有上百头————”

    他的话还没说完,胖子怪叫一声,举着一根火把撒腿就跑。面瘫脸还算镇定,举着一根火把为他们照明,一路小跑。为了防止亡灵骷髅跟着他们跑出矮人据点,靠近出口的时候,把火把远远的丢向另一边,抹黑找到那个狭小的通道,先后爬了出来。

    众人满头都是热汗,靠墙的靠墙,蹲坐的蹲坐,一个个连连喘息,不时担忧的看向出入口,害怕突然窜出来一头亡灵。

    “叶子,我觉得还是把出口弄塌了,免得亡灵窜到地面伤及无辜。”胖子担忧的道,他的担忧很有道理,对于战士来说,可以从容应对刀盾骷髅,但,对于平民却是一场屠杀,更恐怖的是底下管道贯通整个城市,谁也不知道它们会从哪里冒出来,防不胜防。倒不如弄塌通道,一劳永逸。

    叶寒风明白他的想法,却不认同,他还指望矮人据点完成创建佣兵团的任务,即便要弄塌,也不是现在。

    “佣兵团的任务是要取得灵魂晶核,目前只有这个地方有机会出现,暂时不能弄塌。胖子,你们修炼的如何,有没有感觉?”

    若不是担忧胖子他们的安全,叶寒风他们两个可能会找个地方休息,继续前进,如果胖子他们能够早日突破修炼壁垒,成为一名战士,尽管帮不到他们,至少也有自保能力。

    胖子惭愧的低下头,面瘫脸也把目光挪向其他方向,显然没有达到叶寒风所期盼的结果。

    “老大,我看我们还是准备一番,至少要解决照明问题,下次可没有皮革店能烧了。”库克转移话题道。

    叶寒风点了点头,火烧皮革店,完全是运气:“走,这两天大家都辛苦了,我们先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天。”

    从地下水道走出来,城市开始进入夜市,肯塞尔城的路灯属于魔法炼金产品,顶端是一颗照明石,照明石底下是一个小型聚能魔法阵,不间断的吸收空中的光元素为照明石充能,点亮整个城市。叶寒风他们走在敞亮的街道上,遥望天空,视野开阔,心情随之活跃起来。

    “咦?叶子,快看,”胖子眼尖的看到人群中一个身影,急道:“那是同学?德科诺兰学院塞恩教学楼的同学?”

    德科诺兰学院塞恩教学楼,狮心教学楼和圣魔教学楼学员服各不相同,胖子出身塞恩,一眼就认出最普通的塞恩教学楼的校服,不过,当他指点的时候,那个同学已经消失在街道拐角。

    “怎么可能,”叶寒风以为他眼花,摇头道:“德科诺兰学院的墙头那么高,塞恩教学楼的学员全都是平民,就算没有人巡逻,他们也爬不出来,德科诺兰学院管吃管住,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要进入,怎么可能有塞恩教学楼的人跑出来,除非你拿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逼他们出来。”

    “嗨,同学,晚上好。”从他们身后走出三五个塞恩教学楼学员,看了一眼他们身上的衣服,打了一声招呼,扬长而去。

    胖子举手回应,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尴尬的招了招手,算是打了招呼,继而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叶子,如果我没有出现幻觉,刚才是塞恩教学楼的学员。”

    叶寒风也不敢相信,德科诺兰学院戒律森严,对于学员出入学院,查的更加严厉,他急忙从人群中揪出一个学员,四个人前后左右把人团团包围。

    “我——我没钱————”学员一脸害怕的捂着钱袋子,同时暗自后悔不该轻易离开学院,刚出门就碰到打劫的,他很想大声呼救,但一看到对面几个人人都带着家伙,顿时怂了,一脸无辜和委屈,差点没哭出来。

    叶寒风一头黑线,道:“我没不是劫匪,你是怎么离开学院的?”

    学员怯生生的大量一圈,除了叶寒风没有穿校服,其他几个人都是校服,不同的是库克穿的是狮心教学楼的校服,他误以为库克是领头羊,一脸陪笑的道:“大哥,大家都是校友,抬头不见低头见,求求你放了我。”

    库克尴尬的看了看叶寒风,显然对方一点都没有把他的问题放在眼里,明显把他老大气得不行。顿时没有好脸色,呵道:“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再套近乎打你个卵朝天,你是怎么离开学院的?督察队的人不管你们?”

    “大哥,你别开玩笑了。学院不是说放假吗?所有学院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等学院修缮完毕再通知回校。我当然是从大门走出来啊。好多有实力的同学都去做佣兵,跑任务赚钱,甚至还立下赌约,第一个创建佣兵团,可以在校内招收人员,听说还是新人王叶寒风提出来的。”

    当事人叶寒风听得一脸蒙圈,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新人王的称号?而且,赌约之事,他压根就没听说过,怎么成了他的创举?太扯淡了吧。他摇摇头,对同伴表示不清楚。不过,他更关心赌约的内容,德科诺兰学院几乎可以说是肯塞尔城的未来,各大家族的种子成员全部在其中学习,虽然黄昏之手的攻击造成巨大伤亡,但这些经历血与火的种子正在由温室花朵蜕变成坚强内心的种子。撇开他们背后的势力,这些经过专业训练和学习的学院,战斗力不可小视,而且,高级班里面的学员全都是高阶战士和高阶魔法师,联合起来是任何人都不可小视的力量。

    “学院最近还发生了什么大事?”库克接着问。

    “德科诺兰学院颁布有功之人,新人王叶寒风拯救额五十二位同学,被评为荣誉学员,明年春季可以前往帝都学院深造。但是新人王叶寒风似乎不屑于这种名号,迟迟没有出现认领,校方就取消了他的资格。而颁给了第二家族的少爷左明思。”

    胖子他们一个个怪异的目光看向想要吐血的叶寒风,颁奖的时候,他刚爬出墙头没多久,白白便宜他的死对头左明思。

    “叶子,你真大方,荣誉学员,帝都深造。有点都买不到的荣誉和机会,德科诺兰学院建校以来,能获得荣誉学员称号的屈指可数。”

    “叶子,你真牛!”

    胖子和面瘫脸你一句,我一言。开始挖苦叶寒风。

    叶寒风脸上的肉都在颤抖,差点要气晕过去,帝都深造什么他才不稀罕,年底魔法潮汐席卷大陆,秩序傍落,大陆陷入一片混乱,其中最为失序的就是帝都,他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往那个死人坑里走。他在意的是荣誉学员解锁的权限。德科诺兰图书馆是整个北方最完善,最齐全的图书馆。以他目前的权限,连大门都进不去,成为高阶战士才有资格进入,而只有德科诺兰学院的导师才能进入更高层。

    荣誉学员这个称号,能让他进入除了最高层外的任何一层。痛失如此良机,跟割他的肉一样难受,气得心跳加快。

    叶寒风开始讨厌这个同学,给他带来的都是坏消息,让他痛心,不善的道:“还有什么消息,一次说完。”

    学员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考虑是否要搭理,直到听到库克的同意,绞尽脑子后,道:“哦,我想起一件大事,洛璃儿导师辞去导师的职位,并且四处打听新人王的下落,不过好像没有什么消息。校花蒂勒思也在四处打听新人王叶寒风的下落,据说是被新人王那个了,非他不嫁。这个新人王真是花心,前段时间调戏洛璃儿导师,搞得满校风雨。现在又染指校花蒂勒思,简直是色鬼投胎。”

    叶寒风憋得满脸通红,咬牙切齿,道:“把他赶走,在我动手痛打他之前,把他弄走,该死————”

    胖子和面瘫脸对望一眼,架起滔滔不绝的学员,连忙丢尽人群。

    “老大,”库克捏着下巴分析道:“那天晚上我们被洛璃儿导师赶出魔法小屋,应该就是校花蒂勒思在背后说你的坏话。”

    “这女人,我们好心好意救了她,反过来污蔑我玷污她,气死老子了。”叶寒风愤愤不平的道,但心里一直在思考,他要钱没钱,要权力没有权力,蒂勒思为什么要舍弃自己的声誉来打击他,完全是亏本的事情。对于她的未来来说,是巨大的打击。

    “叶子,叶子————”

    胖子和面瘫脸激动返回,磨拳察掌,亢奋的道:“你把蒂勒思那啥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快说来听听。你这么做不怕被洛璃儿导师杀了吗?她可是大魔法师啊!”

    “库克也在场,你问他吧。”

    叶寒风气恼的转身离开,走进一家酒馆。

    这是一家佣兵酒馆,风格粗狂,门口摆着两个巨大的酒桶,散发出麦芽香的酒味,酒桶前面是几个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妇女。酒色,酒色,这个酒馆不光光买酒,还为醉酒的顾客推销女色,对于玩命的佣兵来说,大半的资金花在酒色上,因此生意十分火爆。

    叶寒风本想找一个清雅的楼上座位,但掂量一下钱包,只能在一楼找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

    库克他们走进来,四杯两斤装的麦芽酒刚好放下,他点的一份烤羊腿则在制作中,不过桌上并不缺下酒的花生米和小物件。

    他们的出现,一下子吸引不少目光,毕竟,德科诺兰学院没有开放校门之前,几乎是见不到德科诺兰学院的学员,除了叶寒风穿着普通,突然出现另外三人全部是校服,对于学员来说,酒色之地,极其少见,因为有钱的少爷们总会去更高级别的地方。

    “看到那个了吗?听说只有有钱的人才能穿得起狮心教学楼的校服,旁边那连个是穷光蛋,塞恩的。”

    “兄弟,有没有兴趣干一票,给这些新兵蛋子长长知识。”

    “等他们喝醉了,尾随过去巧闷棍,明天的酒钱不就出来了?”

    胖子和面瘫脸直接被他们的议论吓得脸色苍白,担心不已,八卦之心消失的干干净净。

    叶寒风看到从他们的嘴里逃过一劫,心里一喜,终于不用面对兄弟的逼供。但,看到兄弟被吓唬,那里受得了,把精锐级重型短剑抽出来,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哐当一声,引得大半人侧目,当看到精锐级兵器的锋芒,说要打劫他们的那几桌,一个个面面相嘘,甚至有两桌害怕被报复,匆忙间结账,逃离酒馆。

    “客观,客观,有什么招待不周吗?请吩咐,还请你先把兵器收起来。”酒馆老板一脸陪笑的小跑过来。

    叶寒风如同最老练的客人,看起来年纪轻轻,却老练的话锋一转,道:“我们的菜怎么还没上?要饿死小爷不成?”

    “客官,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小二,快去看看。”

    老板陪笑着离开,小二用风的速度把一盘烤羊腿送上来,香气逼人。

    楼下的响动,引起楼上人的观望,当中就有一个肥胖男,看到叶寒风,气得不行。

    肥胖男就是肯塞尔城佣兵公会总管,也就是向叶寒风发布特殊创建佣兵团任务的人,他后来特意派人去查了叶寒风的底细,出来的结果让他差点咬掉自己舌头,叶寒风是一个孤儿,德科诺兰学院最低级的塞恩教学楼学院,他一度以为是重名,再次让人去查,因为叶寒风这个名字太稀少,查完后表明确认无误。也不知道是哪个多嘴的家伙说漏嘴,整个佣兵公会的佣兵都在嘲笑他,害得他想安静吃个晚饭,都要躲起来。不曾想,他先点的烤羊腿,结果被后来之人捷足先登,若是别人,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过去了,没想到,冤家路窄,竟然就是那个让他气得咬自己舌头的叶寒风。

    “好你个叶寒风。”肥胖男跟头猪一样,但行动十分敏捷,直接从二楼跳下来,气势汹汹的直奔他们这桌而来。

    叶寒风手撕羊肉,刚要美美的吃上一口,一道肥胖的身影挡在眼前,一副怒不可遏,仇视着他。他看了看即将到嘴的手撕羊肉,再看了看对方,果断的把羊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道:“我们认识吗?你是哪位?”

    肥胖男气得热血上脑,他聪明一世,眼光之很辣,甚至成了金字招牌,没想到,碰到叶寒风,名誉扫地,结果现在对方还想在他面前装无辜。差点没给气死过去,怒道:“你是不是叫叶寒风,是不是接了寻找灵魂晶核创建佣兵团的任务?”

    “哦,”叶寒风恍然大悟,道:“幸会幸会,阁下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过我们正在努力。”

    “咦,那不是佣兵供会主管洛克吗?他怎么在这里,你听说了吗?”

    “你是说洛克看走眼?还配了一张古老的神秘卷轴?早就传遍整个佣兵界了,这跟头栽的————”

    周围议论纷纷的声音,气得肥胖男洛克脖子都红了,但,总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痛打叶寒风,不然不光光丢他的脸,还丢了佣兵公会的脸,为今之计,只有收回任务,彻底终结这个笑话。

    “把契约给我,你的任务结束了。”肥胖男洛克一脸大度的道。

    叶寒风一愣,现在交还契约,算失败还是成功?如果算失败,他就会被剥夺创建佣兵团,和加入佣兵团的资格。

    “我为什么要把契约给你?任务并未标注任务时间,而且,我接到任务才不过三天,正在着手准备完成任务?你们佣兵公会还玩出尔反尔?”叶寒风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你?”肥胖男洛克故意拉长尾音,声音一下子拔高三分,极其不屑的道:“连亡灵都没见过的家伙,想要得到灵魂晶核?这是我听说过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哈————”

    砰————

    初生牛犊不怕虎,胖子那受得冷嘲热讽,一拍桌子,叫道:“肥猪男,你想干什么?”

    叶寒风额头冷汗直冒,胖子是不知道对方是佣兵工会高管,否者借他两个胆子都不敢这么说,同时也欣慰,自己的兄弟果然仗义,不畏强权站起来维护他。不过,他急忙把胖子拉到身后,他能看到肥胖男的脸色一片酱紫。如果这里是在荒郊野外,早就把胖子打爆。

    “洛克主管?肥猪男?”

    “好像很配————”

    佣兵从来不嫌事大,特别是别人的事,你一言我一语,不断的添柴加火,你一句肥猪男,我一句肥猪男,满堂都是肥猪男。

    “你们————”肥胖男捏紧拳头,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整张桌子连带那根没吃几口的烤羊腿,散了一地。用压抑怒火的声音道:“我说过,你们完成不了任务,把契约给我。”

    胖子脸色被对方展现出来的武力吓得一脸惨白,嘴唇发抖,双手都不知道放在那里。

    叶寒风同样感觉头皮发麻,肥胖男展现出高阶战士的力量,已经不单单是言语讨要,甚至发出了武力威胁。不过,他还是一咬牙,赌对方不会对一名佣兵下手,硬着头皮,挡在胖子面前,道:“我们一定能完成任务。”

    “哈哈————我说过,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现在,把契约交出来。”肥胖男已经是要一条路走到黑,如果要不回来,都没脸呆在肯塞尔城了。

    “哈哈哈————”二楼突然传来几声笑声,火龙佣兵团刚好完成一个高阶魔兽任务,任务非常顺利,正在举行庆功宴,其中一人看了一会儿,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叶寒风已经打算放弃任务,毕竟,被一个高阶战士惦记着,恐怕有生命危险。当他看到那个走下来的大汉,总感觉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

    “贝斯,”肥胖男洛克转身看了一眼,眼神立刻缓和几分,道:“难道你要插手。”

    贝斯,火龙佣兵团现任团长,即便今天庆功宴一身普通着装,依旧难以掩饰他强大的武力,强壮的身体,隆起的肌肉,代表着强大的爆发力。

    “洛克主管,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来来来,我们火龙佣兵团正在庆功,到我们这里喝一杯。”贝斯仿佛没有看到刚才发生事情,热情的邀请,甚至上前拽住肥胖男洛克的手,忽然用极低的声音道:“给老哥一个面子,一群小家伙,让他们闹腾闹腾。等着看他们笑话。”

    或许,没有人比贝斯更加了解肥胖男洛克和叶寒风的矛盾。发布任务的时候,他就在佣兵公会领取任务,还出言帮了叶寒风解围。

    肥胖男洛克此时收回任务,出尔反尔,完全就是恼羞成怒,不过,当看到周围佣兵看戏的目光,他也不想继续把事情搞大,之前已经够难堪,此事再传扬出去,不管成不成功,都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于是就坡下驴道:“恭喜贝斯老哥完成任务,自然需要暴饮庆功。”

    “好好好,平时想请都请不到主管,进日真是有缘,来,楼上请。”贝斯笑脸相迎,直接把肥胖男洛克弄上楼了。

    叶寒风他们齐齐松了一口气,面对高阶战士肥胖男,压力相当大,趁机他们悄悄溜出酒馆,夜风一吹,只觉得后背发凉。

    “叶子,刚才那个肥猪男,好像很厉害?”胖子后怕的拍着心口,完全不知道谁给的勇气,让他拍案而起。

    叶寒风后怕不已,苦着脸道:“他是佣兵公会的主管,刚才那一掌,目测是高阶战士,你没事别往佣兵公会的地盘跑,被抓到你就死定了。”

    “什么?”胖子的脸一下子吓得死白死白,他还打算找个机会去申请成为佣兵,这回看来要泡汤了。

    四个人也没有心思喝酒,找了个小饭馆,匆匆对付一顿,准备找个旅馆洗洗睡睡。

    “这家旅馆不错,”库克点了点头,道:“价格公道,环境也不错。”

    “客观放心,我们这里不但环境好,连小偷小莫都没有,安全舒心,四位吗?开几个房?”

    自然是叶寒风上前拿主意,掂了掂所剩不多的钱,道:“两个房间,四张床。”

    “麻烦登记一下。”

    叶寒风把自己表格填上去,很快就领到两串钥匙。

    老板习惯性的看了一眼表格,随手放到抽屉,目送叶寒风上楼后,猛地抽出表格,死死的盯着‘叶寒风’三个字,连店都不要了,拽着表格就往街上跑,一溜烟消失在街道尽头。

    叶寒风兴许不知道洛璃儿的第一家族有多强,至少,他不会想到这间酒馆属于第一家族的产业,而他的名字,早已经被内部通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