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四章

    “百分之八十————百分之八十五————百分之九十————”

    叶寒风环顾四周,幸运之神眷顾一般,看到一个身穿锁子甲的恶徒一瘸一拐,关键还没有武器。他发现穿锁子甲几乎都是中级战士,罗罗级别顶天也只能弄一身破烂皮甲,杀完这个就有百分十的进度,刚好完成任务。

    轰————

    一柄重锤从天而落,好死不死,正正砸中锁子甲恶徒,硬生生被拦腰砸成两截,死的不能再死了。

    “锤子?”

    叶寒风惋惜人命,同时也疑惑,队伍中没有使用锤子的,也不可能实力强大道扔个锤子能把穿锁子甲的恶徒拦腰撞成两节。

    “黄昏叛逆,格杀勿论。”

    浑厚粗狂的声音震动整个古树林,一群群身影从古树林中蜂涌而出。

    当首之人正是监禁大楼的主官,佐罗斯督察。而那群人自然就是监禁大楼的保卫力量。

    佐罗斯督察捡回自己的锤子,瞄了一眼,径直离开,带着他的手下赶鸭子一般追杀黄昏之手恶徒。

    叶寒风心里是抗拒的,就差一个人,就差一点就能完成任务。刚才还有一百多来号人,突然就被扫走,他想要追都已经晚了。

    幸存的学员发出一阵阵狂呼声,此起彼伏。不少人痛哭流泪,瘫坐在地上,胆子大还追着督察队,想要看看黄昏之手恶徒的下场。

    不光光是佐罗斯督察和他的监察队出现,校园外的各大家族的军队和战士蜂拥而入,以狂风扫落叶的态势横贯整个德科诺兰学院,如此复杂的人员,混乱不堪,黄昏之手的高层乔装打扮,混入人群中,自然而然就溜走,留给他们的不过是一些小鱼小虾。

    杀戮结束,已经是夜半时分,幸存的魔法师终于找到自己的武器,恢复战斗力,不过,他们的敌人变成漫然整个导师宿舍的熊熊大火。魔法小屋的幸存者也被纷纷遣散。原本拥挤的放不下脚的小屋显得格外空荡。

    “老大,晚安。”

    库克轻盈盈的嘀咕一声,率先离开大厅,一路小跑冲上二楼,又悄悄的折返,在楼梯口探出半个脑袋。

    长条桌左侧,叶寒风正襟危坐,蒂勒思刚才自己搬了张椅子,和他椅子靠椅子,坐在一起,那只手很自然的就握着叶寒风血迹未干的手。叶寒风对面的琳娜气鼓鼓的在哪里咬牙切齿,右手死死的拽着枯木法杖,竭力控制自己不要一棒子抡过去,打死某个男人。

    长条桌的主位。洛璃儿目不斜视,仿佛对他们视若无睹,但放在桌子下的手,把法杖抓的比任何时候都要紧,阴森的寒气从她的身上冒出来,填充整个大厅,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似乎能把人冻成冰棍。

    各自端坐,一言不发,这个状态保持了整整半个小时。

    “咳咳————”

    叶寒风咳嗽一声,想打破尴尬。声音落下,是更大的寂静,宛如在一个空旷的山谷中咳嗽,更加彰显空旷,愣是没有一点声音。

    “寒风哥,你受伤了吗?我帮你看看。”

    着急的蒂勒思上前就要掰开衣服察看。他差点被吓得从椅子上蹦起来,急忙按住她作怪的手。

    “哼————”“哼————”

    一轻一重两句,温度再次下降,叶寒风汗毛倒立,犹如被母老虎盯着,不敢动弹,

    “寒风哥,你怎么了?”

    蒂勒思妩媚的眼神加上诱惑力十足的声音,是个正常男人都顶不住,幸好叶寒风心智坚定,连忙挣脱她的手,起身往后退了。

    “蒂勒思同学,你不要过来,我想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你别动————”

    “误会?”洛璃儿轻轻哼了一句,满腔都是不信任和鄙夷。

    “狡辩,”琳娜彻底被毫无技术含量的辩解激怒,站起来拿着枯木法杖指着鼻子:“你还不承认?叶寒风同学你敢欺负蒂勒思同学,就没有胆子承认?你还是不是男人?我真是看走眼了。”

    欺负一词,让叶寒风蒙圈,怎么就欺负了?难道是情急之下把他扛起来?那是逃命,谁还顾得了那么多?

    “事出从急,我不那么做,大家都得死。”他回了一句。

    “哼哼,”洛璃儿站起来了,冷冰冰的道:“你还想瞒着我们到什么时候?事出从急?你还有心思玷污人家,你这个败类,我当真是眼瞎,才看上你这种人渣。滚————”

    大魔法师的驱逐,叶寒风一点办法都没有,心里那个憋屈可想而知,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扛起蒂勒思同学逃命,那里就玷污了?不过,他还是很快就被赶出魔法小屋,并且饱受两位女士的唾骂和鄙视。

    “你还跟着这个败类?把他揪回来。”

    洛璃儿和琳娜联手,想要跟着叶寒风的蒂勒思被拖了回去,随着房门种种的合上,把他一个人关在门外。

    叶寒风不明所以,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但,有一个人万分清楚,从开始就操纵,不是别人,正是蒂勒思。

    蒂勒思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非常非常聪明,或者说狡诈。她从看到琳娜第一眼,就发现她对叶寒风的好感,一边装做弱弱的,骗取同情心,随口就编织了一个陷害叶寒风的谎言。把叶寒风说成是玷污她清白的恶棍,但,又说既然已经被他强行占据,也只能认了。

    一下子,琳娜大骂叶寒风混蛋,一边劝蒂勒思弄死他,或者远离他。按照琳娜爱之深恨之切的情绪,但凡有点实力,当时就要出去弄死叶寒风。不过却被蒂勒思拦下。

    之后,洛璃儿醒了,蒂勒思只是哭个不停,琳娜早已经深信她的话,顿时成了传声筒,添油加醋的跟洛璃儿说了一遍。当场就策反了,从看到叶寒风,再到现在,始终没给他好脸色看,如果不是她心中还保有一丝师德,早就把叶寒风劈死。

    叶寒风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蒂勒思和琳娜放在一个房间。琳娜几乎是被骗的团团转,把他的一切信息全部吐露,甚至,连他对洛璃儿有意思都说了出来。

    “老大,你怎么出去了?”

    二楼窗户打开,露出一个脑袋,脸上很是难过,眼睛里满是幸灾乐祸。他也不知道叶寒风为什么被赶出去。

    “你不要下来,帮我看看她们发生了什么,我总感觉有人在背后使坏。”

    叶寒风话音未落,库克被人从后面狠狠的踢了一脚,惨叫一声掉在地上。

    “帮凶!哼————”

    琳娜探头看了一眼,砰的一声重重的把窗户关上。

    “老大,我怎么成帮凶了?发生了什么?”

    叶寒风搀扶起库克,摇了摇头,道:“总不能露宿,找个地方猫一晚,不过不能靠近古树林,否者睡到一半被人当黄昏之手恶徒砍了。”

    转念一想,导师宿舍区被烧得七七八八,学生宿舍区又不安全,古树林时不时就有搜查队经过。索性两人靠着魔法小屋,和衣而眠。

    “皮卡修,你怎么出来了?”

    皮卡修从楼上飞下来,皱褶眉头道:“小男朋友,玷污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还有强歼犯,是什么意思?”

    “这个我知道,就是强行XOXO的人叫做强歼犯。”库克抢答道,并且表现得一脸猥琐,目录精光。

    叶寒风想到却是另外一面,肯塞尔城没有法律,只有一些铁律,更多情况下是没有对错,只靠个人实力定夺。即便你有理,别人实力强,也能打得你说自己没理。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对的。也正是这个潜规则,两大家族几乎吞并了其他家族的产业,控制整个城市最核心的经济,供养出更加强大的军队。

    强歼饭,没被当场抓到,几乎没有惩罚。即便抓到,打不过也只能认栽。因此酿成一个特别奇葩的现象,肯塞尔城街面上没有几个女人,而离开肯塞尔城,几乎清一色都是汉子。就目前来说,德科诺兰学院还是比较清洁的区域,至少有督察队监督,没人敢犯事。

    “为什么她们都说你是强歼饭呢?好奇怪哦。”皮卡修嘀咕一句,舞动翅膀,回去了。

    叶寒风呆若木鸡,他没有出现幻听,皮卡修说的强歼饭就是他了。

    “老大,你————,太禽兽了————”库克转念一想,突然改口:“老大,你强行XOXO了谁?洛璃儿?她是大魔法师,你打不过啊,琳娜?她一直在魔法小屋,只要一叫,皮卡修就会出现,你没机会。蒂勒思?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没看到你做出格的举动。难道房间里还有第四个女同学?老大,快说你把人藏在哪里了?”

    “你想象力再强一点,可以写书了。我说我不是强歼饭,你相信吗?”

    库克摇头不止。

    “连你都信,里面那些女人更不相信我说的话。我也想知道我强歼谁了。”

    吱呀————二楼的窗户露出一道缝隙,探出帮个脑袋。

    蒂勒思招手道:“寒风哥,她们不让我开门,不过,我给你们送被子来了。”蹑手蹑脚的把被子丢了出去。

    叶寒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落难之际,难得有个人惦记他们,总算没有白救。

    蒂勒思把一个吊篮往下放,道:“偷偷给你们拿的晚饭。我回去了,免得被他们发现。”

    “老大,蒂勒思那么粘你,还知道给你送吃的和用的,还是校花,真是命好。”

    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库克赞了几句。怂恿道:“要不你就收了?听说蒂勒思家族势力不错。”

    “去去去,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叶寒风心里有点怀疑蒂勒思,不过看她弱不经风,粗粗可怜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挖坑人。琳娜的单纯他是知道的,打死也想不出陷害人的办法。至于洛璃儿,她要是想整他,动动魔法杖就可以,不必花费这么大的心机。

    难不成,房间里还有第四个女人?

    两个大男人百思不得其解,望着满天繁星,闭眼再睁眼,已经是烈阳高照。

    叶寒飞也不敲门,把被子叠好放在门口,带着库克就往宿舍区,他一直都很担心两个实力微弱的兄弟,越想越担心他们的生死。

    校园一片的狼籍,不过,总算是回归平和。

    路上时不时会出现尸体残骸,或者被烧焦的高楼大厦,一支支面色冷峻的巡逻队不断从他们身边走过,更是有一具具尸体从楼房里拖出来,暂时无人搬运,在阳光下暴晒。

    叶寒风远远的就看到被烧焦的塞恩教学楼,那是他学习的地方,此时一片焦黑,黑色的浓烟还在不断的飘出来。他的心一下子就收紧了。

    “有没有看到索尔?有没有看到明格斯?”

    他见人就问,不管是导师还是同学,甚至连巡逻队都没放过。

    索尔和明格斯,他的兄弟,显然一点点名气都没有,估计班上的人都有人不认识他们,他大海捞针的一个个问,只不过是徒劳。

    “老大,我们进去找找。”库克指着烧焦的教学楼。

    “对,对,”叶寒风急得眼睛都红了,一头扎进教学楼。库克紧随其后。

    塞恩教学楼因为长时间焚烧,有些墙体已经倒塌,极有可能全面崩塌,扑灭大火之后,没有一个人停留或者进入,害怕被坍塌的大楼生埋。为了防止意外,还在塞恩教学楼外拉起一条警戒线,树立警告牌。

    “他们一定还活着!”

    叶寒风嘀咕着,黄昏之手动乱是在下午开始,那时候学院几乎都集中在教学楼上学,索尔和明格斯肯定在上课,那么,他们肯定在那个地方!只有他们三个知道的地方。

    “老大,你等等我,你要去哪里?”

    “我知道他们在哪里了,上楼顶。”

    离他不远处的一栋墙忽然坍塌,楼顶凹下来一大块。

    “老大,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库克上前想要拽住狂奔的他,没拉住,只能跟着继续跑。

    塞恩教学楼只有九层,叶寒风头也不回道:“你觉得危险你就走,别妨碍我。”

    库克看了一眼,头顶上是焦黑的楼梯,随时可能坍塌,甚至有点害怕走上,教学楼的位置东西走向,肉眼都能看出东侧比西侧矮了半米,整栋大楼都在往东面倾斜,随时可能坍塌。不过,他还是一咬牙,紧跟叶寒风。

    叶寒风有一次被打下来,当然,是以前懦弱的那个叶寒风,一直被追到天台,头都给打破了。他只能把天台的门关注,那扇门明显挡不住那些发狂的暴徒。周围没有第二条路下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不过,那些破门而入的人没能找到他,还以为他从什么地方掉下去摔死了,找了两遍都没有找到,就放弃了。

    其实,他还在天台上。

    此时,他冲上天台,径直的往蓄水池走。

    塞恩教学楼的楼顶有巨大的蓄水池,准确的说,是连在一起的两个巨大蓄水池,在两个蓄水池中间,里面是中空的,管道纵横,为了被人破坏管道,从外面用墙封了起来,看起来就像就只有一个蓄水池,很少有人能够发现里面能够藏人。

    叶寒风跳上蓄水池顶,走到背面,下面是九层楼的高度。

    “胖子,面瘫脸,你们在不在?回答我?”

    他不等回答,按下一块石砖,石板开始震动,墙壁上的突出一块像是吊桥一样缓缓的放平,一个身影立刻从洞里从出来。

    “叶子,你他妈终于来救我们了。昨晚上不知道是哪来的疯子,火烧教学楼,差点烧死我们,胖子被熏晕过去,现在还没醒。”面瘫脸一变手舞足蹈,一边指着里面那个躺尸一般的胖子。

    “死了没?库克,你力气大,快下来,把他弄上去。”

    胖子自然没死,不然面瘫脸早就急了。

    “这混蛋活该,我让他趴下,他站起来大叫大骂,没熏死够幸运了。”

    面瘫脸恶狠狠的数落,却不敢怠慢,三个人合手把胖子拖出来。

    “别埋汰了,快走,这栋楼好像要塌了。”

    库克背着胖子,叶寒风急忙崔出,一把拽住还想回去拿东西的面瘫脸。

    三个人不敢走东面楼梯,直奔西面楼梯,一溜烟的往下逃。他们刚刚到三楼,东面楼房轰隆一声巨响,中部往东的大楼瞬间垮塌,西侧的大楼缓缓的往东垮塌。

    “楼梯危险,跳楼!快跳————”

    库克背着胖子一脚飞空,毫不犹豫的跳。面瘫脸探头看了一眼,三楼啊,吓得脸上苍白,身体往后缩。

    走最后面的叶寒风一咬牙,抱着他就往跳。

    脚尖离开楼梯,整个大楼轰隆一声往东面倾倒。碎石飞溅,尘埃四起。一下子就把他们的身影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