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三章

    火云遮月,哀嚎遍地。

    “斩!”

    彪型大汉手中大砍刀轮圆一挥,脚下突进,反手又把大砍刀反轮回去,左劈右砍,如同绞肉机蛮横推进。

    叶寒风知道不能再退,身后的学员正发出凄厉的哀嚎,有几个直接傻掉,站在原地等死一般。

    “分开,两翼骚扰,先拖住他。”

    顿时两人一分为二。库克长枪突然探出,直奔小腹要害而去,立马被大砍刀崩飞,巨大力量下,长枪被震得颤抖不已,差点飞出手。叶寒风急忙上前虚晃一剑,彪型大汉抬腿一脚直接把他踢到三米之外。幸好他在及时用盾牌护住,否者已经胸骨骨折,重伤吐血。

    叶寒风心里明白,力量相差七八倍,任何形式的碰撞,都可能要命,但现实告诉他,持盾的左臂疼痛不已,贴着盾牌的那一面手臂肉开始扭曲变红,像是被烙铁烫到,剧痛无比。

    彪型大汉太强,除了实力之外,身材非常强壮,胳膊比腿粗,身高近乎达到两米一二,手中的大砍刀至少有一米七,挥斩之下,方圆直径五米便是死亡禁区。也只有库克的长枪能够越过这个距离,攻击本体,让他有忌惮。自己拿着一柄六七十厘米的重型短剑,凑够去就是找抽。

    “铛————嗡嗡————”

    武器碰撞之后,库克精锐级长枪距离颤抖,他心里十分庆幸,换做优质级长枪,早就被对方斩断,恐怕自己也死在对方手下。他看明白,老大一点忙都帮不上,只能靠自己。不过,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信心能够战胜对方,越打越是心惊。剧痛的虎口已经裂开,鲜血流淌出来,抓枪的手开始打滑,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少,他明白,若不跑,不出几个回合,长枪就会被崩飞,他将面临彪形大汉最直面的攻击。

    力量悬殊,叶寒风几度看到破绽,却迟迟不敢动手,进入彪型大汉攻击范围圈,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他只有一次机会,为了这个机会,他如毒蛇一般静静的观望。

    “铛铛铛————”

    彪形大汉表现出十分不耐烦,狠狠地瞪了一眼,库克就像一块牛皮膏药一般,死贴着不放,每一次交手,一击击退,让他有种拳头打在空气中的窝囊感觉。他更不能接受被一实力底下者耍猴一样束缚在三寸之地。当即大踏步攻击,双手紧握大砍刀,如风扇一般疯狂推进。

    第二刀。库克爆退五步稳住身影。第三刀。他死死的拽住即将脱手的长枪,双手一阵麻木。鲜血从虎口喷射出来,侵湿了长枪,显然,再也不能紧紧的握住长枪。双手托举长枪,直面凌厉霸道也是裁决生死的第四刀。

    “雷刃!”

    叶寒风从侧面闪电般突击,心中怒喝一声,手上的重型短剑噼啪作响,能够看到上面时不时浮现出碰撞的电火花。雷刃启动,赋予重型短剑闪电的攻击力。

    彪型大汉那眼角瞥了他一眼,手中微微一顿的大砍刀朝前呼啸而下。

    “老大,别过来————”

    库克自己危在旦夕,却担心他的老大,彪形大汉只要轻轻的反手一刀,冲过来的老大不死也得残疾。

    彪形大汉砍刀重重的砸下,巨力灌入长枪,脱手而出。只见彪型大汉一个突步,定在空中的大砍刀冲着心口奔去。

    铛————滋滋————

    重型短剑横空出世,千钧一发的截住砍刀。碰撞出发出比以往任何时刻还要猛烈的电火花,一道白色电弧窜入大砍刀之中。

    彪型大汉恼怒的看了叶寒风一眼,抡起大刀,一刀双杀,彻底结束这两个烦人家伙。

    滋滋————

    闪电窜入彪型大汉,冒气白烟,毛发倒立,浑身一僵,定格不动。

    叶寒风眼前一亮,暗道一句天不忘我,重型短剑在对方砍刀上擦出一道火星痕迹,闪电般划过对方咽喉要害。

    噗————

    毫无防备的彪型大汉捂着喷涌鲜血的脖子,一边后退,一边惊恐的看着叶寒风,若不是他的剑在滴血,怎么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浑身发麻,动弹不得?

    “你——你————”

    大汉没能说出最后一句话,仰天倒地,死不瞑目。

    等死的库克完全看待了,十分震惊,灵魂都在疑问,刚才彪型大汉为什么不躲?像个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不动,老大的剑碰撞的时候为什么发出那么剧烈的火花,难道他的力量比自己还大?

    高度紧绷的精神松懈下来,叶寒风重重松了一口气,心灵和**十分疲惫,撑着膝盖弯着腰不断的喘息,后怕不已,额头上不断涌出迟到的汗水。

    “老——老大,你把他杀了?”

    库克从十万个为什么中挣脱出来,一下子又纠结起刚才那凌厉精准的一剑,前后不过一秒,抹喉一击,精准的划过大动脉,彪型大汉垂死挣扎的机会都没有。这还是一个学生吗?比决斗场中每日经历生死的角斗士还要毒辣。

    叶寒风上前搜身,找到那枚连彪形大汉都重视的匕首。

    “我护送你回去。”

    库克双手自然下垂,短时间连武器都无法抓稳,只能回屋,乃至于叶寒风都不放心他,亲自护送。

    彪型大汉的死亡,并没有大氛围的影响,古树林不断的有学员和黄昏之手成员冲出来。聚集在魔法小屋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皮卡修能提供的保护越发艰难。甘道夫校长给它设置过命令,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伤害德科诺兰的学员。只打不杀,结果是魔法小屋周围的恶徒越来越多,他那几十根藤条完全不够用,而大规模的伤害魔法,万万不敢用,投鼠忌器。

    “小男朋友,你快来帮帮我!挡——挡不住了————”

    皮卡修顾不得藏匿身形,笔直的落在叶寒风身前,挡住他的去路。

    皮卡修平常只有巴掌那么大,背后有四翼蜻蜓羽翼,施法状态下,浑身绿光大盛,宛如一枚绿色灯泡。

    “皮卡修你等我安置好库克,”叶寒风搀扶库克穿过拥挤的人群,进入魔法小屋。屋内是拥挤的人群,密密麻麻,好不容易穿过去,才把库克送进主卧室。

    “咦?”

    推开门看了一眼,他忍不住的瞪大眼睛,活见鬼一般,把房间扫视了一圈。

    “洛璃儿呢?”他问走过来的琳娜。

    琳娜搀扶库克半躺依靠在床上,而那张床上躺着的洛璃儿却不知所踪。连带着校花蒂勒思也不知所踪。

    “吱呀————”

    主卧室里一扇门,缓缓打开,走出两个道身影。

    左侧那人,浑身散发一股淡淡的狐媚之气,标准的瓜子脸,一双媚眼生百态,一颦一笑动心魄。此时穿着一身紫色连衣裙,散发出谜之诱惑,让人忍不住就要像看看连衣群后面到底藏着什么,那道紫色身影看到叶寒风,叫了一声,露出天真的笑容,跑过来直接拽住他的手不放。

    “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走掉?”

    叶寒风几乎能够感受到房间的温度正在下降。

    原本洛璃儿还面带微笑,此地的脸上那里还有微笑,看了看琳娜,再看看多出来的第三个女孩蒂勒思,寒着脸,就差没有结冰了。

    洛璃儿是战斗装,冰蓝**法袍,手上是魔法杖和魔法书,绝美的脸上一副生人勿进,寒着脸从他身边走过,完全看不到他一般冷漠。

    “洛璃儿————”

    叶寒风一句话没说完,人已经走出卧室,其美貌立刻引起一阵阵惊叹。

    “琳娜,洛璃儿是不是毒性上脑,失忆了?她好像不认识我?”

    琳娜回头拿眼睛狠狠的盯着两只牵在一起的手,心道:活该,不打死你已经给你面子了。

    “某些人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明白。”琳娜不知说的是牵手,还是叶寒风欺负蒂勒思那件事。

    这屋子的女人没有一个正常,洛璃儿仿佛失忆一般,对他冷冰冰的。之前高高在上,看都没看他一眼的校花蒂勒思,主动牵起他的手,仿佛一刻也不能分开,走到哪跟到哪。最善解人意,小家碧玉的琳娜,突然也变得阴阳怪气,说话跟猜谜语一样,让人捉摸不透。

    旁观者的库克暗暗吃惊,正所谓旁观者清,他看出来这三个女人对老大都有意思,只不过当局者谜,老大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直到现在还没有松开牵在一起的手,这么迟钝,怎么没被打死呢?

    “蒂勒思同学,我要去杀人救人,你松开。”

    叶寒风费劲力气才从主卧室逃出来。

    “谁敢靠近方圆一百米,死————”

    冷冰冰的怒喝传遍四方,走出魔法小屋,一股冷风袭来,温度急剧下降。

    洛璃儿可不想皮卡修被限制,对于恶徒自然不会手软,大魔法师的力量,施展出四面冰墙,牢牢的拱卫魔法小屋,以及寻求庇护的人。皮卡修用藤条把人群中的恶徒全部丢出冰墙外,两者配合,很快就让慌乱的队伍安定,从危险中解脱出来。

    “洛璃儿导师,你的毒还没有完全消退,不宜过度使用魔法。”

    叶寒风好心好意的提醒一句,不想一道薄薄的冰壁出现在两人之间,直接隔离。至始至终洛璃儿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洛璃儿内心挣扎,她天之骄子,在荣誉的汪洋中茁壮成长,自尊心和虚荣心比谁都强,蒂勒思牵起他的手,她始终无法接受。她喜欢叶寒风,甚至听到他为了救她不惜屡次冒险,找到解药救了她。如果没有蒂勒思,或许她就认定这个男人。强大的虚荣心和自尊心,始终无法接受另一个女人分享她的男人,甚至她不希望救她的是别人,而不知叶寒风。

    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之外。

    她挣扎着维护自己的自尊和虚荣心,她的男人只能属于她一个人。

    情场如战场。

    叶寒风就像一个刚上战场的新兵蛋子,两眼茫然,还以为是自己那里做的不对,冒犯了对方,心里暗到,找个机会道歉,和解和解。因此也不再纠结,笔直的走向冰墙之外,他看到好几个中级战士的恶徒被狠狠的甩飞,有几个半天挣扎不起来。晋级任务进度是百分之三十三,白送的进度不拿白不拿。

    古树林里依旧不断有幸存的学员,那些被丢出去的黄昏之手恶徒顿时把心中的气撒在学员身上,拿着凶器四处扑杀,愣是又把学员赶回古树林中。

    叶寒风实在有心无力,他已经很努力的牵制,可惜孤身一人,又不敢离开冰墙太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学员倒地身亡。

    他回过神时,周围八个恶徒不知道从那里冲出来,把他团团围住,挥舞染血的腰刀,呐喊冲杀。

    “雷刃!”一天能使用三次,一次三分钟。

    叶寒风面不改色,左盾护住一侧,右剑狰狞,对着正前方就冲。

    滋滋————噼啪————

    电光闪烁,重型短剑招架正面三柄武器,持刀的主人立刻浑身僵硬,身体失衡,栽倒在地。

    叶寒风从两个人中间的缝隙掠过重剑出击,瞬间击杀两人。

    “别让他跑了————”

    其他人对着那三个身体僵硬的人提醒一句,想让他们追击,并拖住叶寒风,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叶寒风和其中两人插肩而过,自己人一点反应都没有。看到目标突围,一个个万分懊恼。

    雷刃只有三分钟时间,叶寒风怎么可能浪费,脚下一顿,一百八十度掉头,冲左翼扑杀,一剑麻痹目标,一剑补刀,干净利落的干掉一个。

    八个人一下子去掉四个。

    恶徒当场就有两个吓得尖叫一声,扭头就跑,另外两个一个呐喊着冲杀,一个迟疑不前。叶寒风顺利的收割。结束这场突如起来的危机。

    他也不敢再轻易冒进,退到冰墙附近,专挑落单的恶徒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