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章 三女一男

    “呜——呜呜————”

    阴森黑暗的通道突然响起虚无缥缈的哭泣声,领头的库克脚下一顿,停在原地,吸了一口冷气,道:“老大,该——该不会有幽灵————”

    地道缺少维护,处处都透着腐朽的味道,空中闭塞,让人头昏眼花,很容易让人胡思乱想。

    叶寒风扭头看到蒂勒思抽搐的肩膀,微微一叹,想要抽出被抓的手,没能成功。

    “蒂勒思小姐,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离出口不远了。”

    库克明白过来松了一口气,并不是他想到幽灵索命,而是惊吓过度的蒂勒思同学低声抽搐,忍不住哭泣。

    “老大,此地不宜久留,天马上就黑了,还是快点回魔法小屋。”

    库克举着微弱火光的火把引路,队伍扭捏了一阵,开始继续前行,不久久看到一道木门。这是一颗古树的树干,中间被掏空,从这里出去,不远就是魔法小屋。罗卡斯把人都哦调去埋伏,因此没有多大的意外他们就通过古树林,进入魔法小屋。

    “小男朋友,拿到解药了吗?”

    皮卡修从二楼飞出来,把钥匙插进门孔,替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同时忍不住道:“小主人的病情恶化,琳娜牧医说撑不过今天晚上。拿到解药了吗?”

    叶寒风从怀里摸出药品,推门而进:“这就是解药,皮卡修。”他同样激动,想要早点拯救洛璃儿,不过刚走了两步,就被一只手拖住。蒂勒思的手从未松开过他的左手。

    “我——我怕————”

    蒂勒思看到陌生人就怕,就连皮卡修这么可爱的精灵,都不敢靠近,一直躲在他的身后。房门打开,幸存的那几个贵族同学呼啦啦的涌了出来迎接,吓得她更是往叶寒风身后缩。

    “蒂勒思————”

    “快看,是蒂勒思小姐————”

    贵族同学高声呐喊,三两下就把她团团围住,他们本来是想出来迎接叶寒风,已经忘记本意,把他晾在一旁。

    “啊啊————”

    蒂勒思仿佛被吓到了,大叫一声,从后面抱住叶寒风,缩在身后。

    叶寒风感觉肚子疼痛,蒂勒思环抱的双手不断收紧,若是肋的时脖子,估计已经掐死他了。急忙道:“库克,带他们上二楼,快————”

    如果是袭击,他有十种办法挣脱并给对方致命伤害。身后是受惊过度的蒂勒思,他也只能忍着。

    库克知道原因,顿时驱赶不明就里的贵族同学上楼,并且勒令他们不得轻易下楼走动,更不能靠近蒂勒思。

    “好了,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可以松手了。”

    蒂勒思闻言,偷偷的瞄了一眼,勒紧的双手渐渐松开,似乎现在才发现自己抱着的是一具男人躯体,如受惊的兔子跳到一边,低着头,捏着被自己拽红的双手。

    “叶同学,你们?”

    琳娜听到叶寒风归来的消息,推门而出,把两个人拥抱在一起的一幕尽收眼底,显得很是惊讶,而更让她想不到的是主动拥抱他的人,居然是鼎鼎有名的蒂勒思,有名的校花。

    “误会,误会。”叶寒风尴尬的满脸通红,解释道:“我们去找解药,恰好碰到蒂勒思同学,她也无处可去,就带回来了。”

    他已经严令库克,不能像任何一个人透露蒂勒思的事情,毕竟,对于蒂勒思来说,对声誉影响极大。只要有人问,都统一回答是在路上碰巧遇到。

    “你们找到解药了?太好了,洛璃儿导师快不行了。”

    琳娜高兴得仿佛把刚才一幕忘记了,激动的伸出讨要解药。

    “这是解药,我把蒂勒思安排进次卧,马上过来。”

    说着他把解药交到琳娜手里,希望能早一点救人,同时他也希望能够安置好蒂勒思,不然她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他将什么事情都干不了。

    他把蒂勒思带到卧室,却没能如愿,他一走,蒂勒思就跟着走。他如何把蒂勒思带进次卧,蒂勒思就如何跟着他走出次卧,前后绝不会超过三步,就如同他的影子一般。

    “老大,女神哎,跟着你还不乐意了?”从楼上下来的库克酸酸的说了一句。

    叶寒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算是认命了,等她跟累了,自然就不跟了,推开走进主卧。

    “琳娜同学,洛璃儿导师怎么样?”

    琳娜把解药给洛璃儿导师服用,端坐在一旁观察效果,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扫过紧跟其后的蒂勒思,眼神一愣,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一本正经的道:“刚刚服下解药,药效还没有彻底展开,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做出判断,不过,导师的气息和脉搏都有所缓和,之前刚刚用过治疗魔法,现在不敢乱用,以免引起其他症状。”

    库克嗅了嗅空气,似乎有一股酸醋的味道,心里暗到老大不愧是老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老大,我去看看杰斯坦是不是还活着,看看能不能再审出一点情报。”话音刚落,避开叶寒风挽留的手,扭头就跑上二楼。

    叶寒风尴尬不已,很想象库克一样转身逃离,不过却非常担心洛璃儿的毒,没有确定解药有效之前,他始终不能安心做其他事。

    “琳娜同学,你继续,我在旁边看看。不会打扰你吧?”

    “嗯,不打扰,”琳娜应了一句,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蒂勒思同学状态似乎不太好,她的衣服?”

    透过单薄的桌布,她看到蒂勒思同学破碎的魔法袍,浑身一身,看向叶寒风的目光慢慢变了,宛如在审视一个变态。而她的手不知不觉握着身后座椅的椅背,随时准备反击什么。

    叶寒风顺着对方的目光扭头看向蒂勒思,从他这个角度俯瞰,不仅仅是破碎的魔法袍,还有一大片的雪白,春光无限。

    “混蛋!”

    一声怒喝夹杂着椅子的破空声,叶寒风只觉得后背一疼,身体就像前扑腾,不等他站稳,椅子又打了过来,耳边混杂着琳娜暴怒的喝骂。比如色狼,变态,禽兽,一个个标签贴在他身上。

    “你给我出去————”

    琳娜用椅子把他扫地出门,最后整把椅子甩过去,重重的把卧室门关上,反锁再反锁。

    “蒂勒思同学,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琳娜紧张的问道,她一直很欣赏叶寒风,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简直是人渣,败类,禽兽,真是看走眼了,差点就被骗了。

    “不要打他——我怕————”

    蒂勒思仿佛此时此刻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主要是琳娜的攻击突然而迅猛,前后不过五秒钟,且毫无症状。她一着急,跑过去开门,桌布脱落而浑然不知。

    琳娜看着上半身近乎**的蒂勒思,整个人如遭雷击,事实胜于雄辩,刚才她只是怀疑叶寒风,现在几乎可以肯定。

    “叶寒风,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等洛璃儿导师醒过来,就是你的末日。”

    门外的叶寒风刚把借助的椅子放在地上,正在回放刚才的画面,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隔着厚厚大门的一声怒喊,让他更是一头雾水。

    “琳娜,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哼,你对蒂勒思同学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禽兽!”

    “我————”

    叶寒风张嘴解释,在最后一刻又刹住车了,他看到楼梯探出几颗脑袋,正一个个竖起耳朵窃听,如果他为了自己的清白把蒂勒思的遭遇说出来,蒂勒思怎么在学院继续生活学习下去?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他只能没头没脑的说一句,既不承认也不解释。

    库克把跑下来的贵族学员赶上二楼,走过来,有点担忧的道:“老大,你确定要承受不属于自己的责任?蒂勒思的爱慕者遍布整个学院,自找麻烦。要不我上去把那几个贵族学员宰了,免得消息外泄,一了百了。”

    “库克,”叶寒风严肃道:“把你在黄昏之手那股子匪气收起来,你敢滥杀无辜,我会亲手夺走你的性命。”

    库克微微一愣,想要再说什么,叶寒风已经转身离开,可他想不明白,自己这是为了他好,这么混乱的时期,死几个人也不会有人在意。

    夜幕降临,伤害却没有随着日落而消失,反而越来越烈。特别是副首领乌塔斯知道自己成为黄昏之手的弃子,最后的疯狂便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