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九章 蒂勒思

    醉卧美人兮,醒掌杀人权。

    罗卡斯屏退左右,已经布下天罗地网,坐等猎物上门。只要他一句话,就能决定生死。至于美人,好色如他,即便是如此还不忘记从昨天的俘虏中挑选最让人怜惜的同学。对方应该是某个贵族的女孩,平时高高在上,甚至不屑于看他一眼。世道变了,他打算先好好羞辱对方。

    砰————

    三楼楼梯左侧第一房间,房门被重重的踹开,里面的人浑身一哆嗦,珍珠般的泪水夺框而出。

    蒂勒思很出名,德科诺兰学院有名的校花,万千少男的梦中情人。特别是她的眼睛,散发着狐媚之光,一颦一笑立刻就能勾起雄性强大的**。至今没有沦为各大家族子弟的玩物,是因为她的家族比较强,是肯布塞家族和埃鲁因家族极力争取的势力。

    “啧啧————小妖精,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听说你的身子没被碰过,老子今天就来验一验货————”

    罗卡斯淫笑连连,捏着白浅如玉的下巴,另一只手缓缓的往下滑。

    蒂勒思浑身颤抖,身体如遭电击,她竭力挣扎,却无济于事,只能咬着牙娇喝:“别碰我。”

    罗卡斯变态的笑着,对方越是挣扎,越是抗拒,他越是是高兴,久经花丛的他看得出来,蒂勒思果然守身如玉,完全不像前天的那几个女学员,甚至比他还主动。

    “咚咚咚————”敲门声忽然响起:“罗头你没事吧?”

    罗卡斯看了看一眼地上打碎的茶壶,心里明白,他们以为发生什么事,这才询问,但却完全搅了他的兴致,顿时怒冲冲,拉开门,二话不说,抬脚就把那个手下踹翻。意外发生了,那个手下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意外的掉下楼,重重的摔在地上,没了气息。

    “这这————”

    一共来了三个,其他两个一看,吓得浑身一哆嗦。罗卡斯满脸通红,怒道:“妨碍老子办事,找死,你们还不滚?”

    两个手下连滚带爬的逃下楼,暗暗发誓,就算楼塌了也不会去敲那扇门。

    “一群白痴,老子要是斗不过一个娘们,这些年不白混了?”罗卡斯骂骂咧咧的把房门重重一关,转头身已经满脸淫笑。

    三号楼背面,叶寒风和库克正一个个房间排查,头顶上的怒啸一下子就为他们指明方向。

    叶寒风和库克四目相望,同时伸手指向头顶的房间,齐齐点头,往楼上继续攀爬。

    “小妖精,再也没有人打扰我们。”

    精罗卡斯进门的时候随手把兵器放在门角,迫不及待的脱下身上锁子甲,随手一丢,扑向蒂勒思。

    “救命啊————不要————啊————”

    蒂勒思歇私底哀嚎,却不知她的声音落在罗卡斯耳朵里,宛如在火上浇油,非但没有丝毫作用,反而引得对方更加狂暴,伸手一扯,豪华的魔法袍被撕破。

    “啊啊啊————”

    蒂勒思尖叫着挣扎,慌不择路,把桌子撞翻,自己也倒地,还不等她站起来,已经被一道黑影压住,动弹不得。

    叶寒风听到急促的求救声,顾不得有没有埋伏,攀上房间的窗台,跳了上去,肩膀一沉,蛮横的破门而入,顿时看到禽兽一般的罗卡斯趴在一个女子身上。

    罗卡斯闻声抬头,却是白光一闪,一柄寒光闪烁的重剑压在咽喉处。惊得脸色刷的一下子苍白无血。

    “兄——兄弟——,有话好好说————”

    叶寒风仿佛没有听到他颤抖的声音,严厉的威胁:“别动,敢发出一点声音,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库克,上。”

    库克点了点头,从身上拿出一段绳子,把罗卡斯困得跟粽子一样。

    “把他的嘴堵住!”

    叶寒风提醒一句,库克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没有带毛巾,脑子一转,把鞋脱了,卸下脚上的臭袜子,罗卡斯惊恐无比,却也逃脱不了命运中的臭袜子。

    叶寒风有点纠结,计划里没有预料到会出现一个女同学,不过,既然碰到,他就会把她弄出去。

    蒂勒思披头散发,双手抱膝,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不断的抽搐流泪,不断的遮掩春光大漏的胸襟。

    “这位同学,不要怕。”他一时之间找不到衣服,直接把桌布扯下来,轻轻的披在蒂勒思身上,却不像被对方蛮横的推开,不过,她还是用桌布裹着自己。

    “咦?楼上怎么没声音了?要不要去看看?”一楼中的黄昏之手成员中有人说了一句。

    “你想死你就去,刚才没看到那个兄弟被一脚踢下三楼?”另一个人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我看十足是罗头晕过去了,罗头正在兴头上,谁去谁死。”有人推断道。

    “反正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都不知道。”

    “算了,我还想多活几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叶寒风非常担心,小声道:“库克,你跟着墙听一下外面什么动静,要是脚步声我们杀死这畜生,马上离开。”

    库克点头示意,提着一柄厚背腰刀弓着腰,耳朵贴着门窃听,时刻警戒。

    蜷缩在墙角的女同学倒是不闹腾,让他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扫了一眼房间,快步捡起罗卡斯丢在地上的衣服。此行最大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灵蛇之毒的解药,没有直接刺死罗卡斯,也是怕他没把解药带在身边,及时的拷问。

    罗卡斯看到叶寒风走向地上的衣服,意识到什么,用尽全身力气猛一扑腾,重重的撞上倒在地上的桌子,引起一连串的响声。

    “找死!”

    叶寒风心里怒火连天,转身重重的一脚踢在对方肚子上,低声怒喝:“再动一下,现在就杀了你。”如此巨大的声响,他已经做好计划失败的打算,管不了其他,拽着墙角的女同学就往窗台走。

    “啊啊啊————”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一碰蒂勒思,对方像是触电一般发出巨大的惨叫声,声响和阵势是刚才的数倍,聋子恐怕都能听到。

    叶寒风心里哀鸣,已经做好杀出去的准备,抽出挎在腰间的重型短剑。

    “别叫了,再叫大家都要死在这里。我是来救你的,快跟我走!”

    他急忙去拉,却如同拽着一颗树一样,对方一动不动。泥菩萨也有火,他恼怒的转头,忍不住呵斥,不过,当看到那双狐媚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微微一愣:“你是?校花蒂勒思?”

    “什么蒂勒思?老大你想女人想疯了吧?还不快跑?”

    库克从外面冲了进来,接二连三的巨大声响,完全不用警戒都知道,楼下那些家伙肯定往楼上杀来。一进屋就看到老大拉着那个女同学发愣,不由得着急。不过,当他走进看到眼前的女同学的样子,同样浑身一震,嘀咕道:“女神蒂勒思!天————”

    “库克,你带她从窗台下去,我掩护你们。”

    叶寒风把蒂勒思的手交到库克手里,没想到对方触电一般躲开库克,反过来紧紧拽着他的手。

    “老大,她只愿意跟你?你对她做了什么?”

    叶寒风甩了甩手,没挣脱,转头疑惑的看着她:“你跟着我干什么?还不逃命?”

    蒂勒思被他一瞪眼,立刻低下头,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拽的更紧,憋了半天,弱弱的道:“我——我怕————”

    无巧不成书,下午三四点的太阳斜照,让这栋楼的窗台能够承载更多阳光,叶寒风破门而入,可以说是踩着阳光出现。

    当时的蒂勒思,恐慌和害怕,她的精神一点一点的崩溃,绝望的她正准备咬舌自尽,一切,随着破门的巨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者被制服,她被拯救了,绝望的她透过凌乱的秀发看到一个身影,背负阳光,在她最虚要的时刻出现了,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再晚一点,她的舌头就要被她自己咬断。

    那道身影,烙印在心中,给她无尽的安全感。

    叶寒风浑然不知蒂勒思中了什么邪,死死拽着他,挣脱两三次无果,只能认命,道:“库克你去搜他的衣服,找解药。”他来到罗卡斯面前,用剑挑开塞住他嘴的臭袜子。

    “解药在哪里?”

    “在——在锁子甲里————”罗卡斯面无血色,颤抖着回答。

    也不知叶寒风怎么想,转头对着蒂勒思道:“把头转过去,闭上眼镜。”

    蒂勒思又是仇恨,又是害怕的盯着罗卡斯,听到叶寒风的话,微微一愣,看了叶寒风一眼,也不问为什么,微微点头,直接照做。

    叶寒风紧了紧手中的重型短剑,心里道,还不是时候。

    “找到了!”库克高兴的举起一个药瓶,无疑,那就是解药。

    罗卡斯知道决定他命运的时候到了,哀求着:“这位————”

    刷————

    一道寒光掠过,叶寒风没有给对方说出求饶的条件,重型短剑闪电般抹过对方的脖子,破裂的血管猛地喷射出一道血雾。

    “老大,干得漂亮!”库克把药瓶塞进怀里,道:“赶快走,我来掩护。”

    库克是很像把药瓶抛过去,不过一看叶寒风一手持剑,断人生死,一手拽着校花蒂勒思,完全是腾不出手,只能效劳了。但他更关心的却是,黄昏之手的办事效率怎么那么低了?暗里早就该破门而入。

    今天可能是幸运之神格外眷顾他们,直到此时,楼下的黄昏之手尽管疑惑重重,愣是没有一个人提出要上去看看。

    “你——你杀了他————”

    蒂勒思楠楠一句,泪水哗啦啦的往外掉。

    “你说什么?”叶寒风听的不太清楚,转过头,看到她的眼泪,觉得整个头都大了,他宁愿面对不可能强大的敌人,也不愿意面对女人的眼泪:“快走,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库克,不要恋战。”

    他顾不得男女有别,扛起欲言又止的蒂勒思,直接从三楼阳台跳下去,落地后整个脚后跟都麻了。顾不得那么多,冲着对面的楼就冲。

    库克紧随其后,转眼跟了过来,疑惑的道:“老大,今天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诡异的一天。没人上来,好像整栋楼只有罗卡斯。这也不科学啊。”

    “科学能当饭吃?少啰嗦,你速度快,先去打开机关,离开这里才是王道。”

    库克一下子反超,按照他的吩咐去开启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