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章 大乱斗

    德科诺兰学院外,不知何时出现两支军队,一支身披红甲,高举布肯布塞家族雄鹰旗帜。另一只身穿黑甲,高举埃鲁因棕熊旗帜。

    肯塞尔城最强大的两大家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达成联盟,以高度统一的目标催促军队干预。

    埃鲁因现任族左传,左明思和左之柱的父亲亲自带队。第一家族肯布塞家族同样重视,代理族长墨尔斯亲自压阵,他是洛璃儿的叔叔,是现在整个城市最有权力的人。

    左传族长一身黑甲,墨尔斯同样红甲护体。双方在这一刻忘记所有明争暗斗,四手相握,紧紧凝聚在一起。

    “黄昏之手太无法无天,我们当初的宽容,酿成今日不可挽回的错误。”

    “黄昏之手,哼,敢对我们的子嗣下毒手,灭亡之日不远了。”

    第一家族和第二家族强强联手,三足鼎立的局势瞬间破灭,黄昏之手顿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黄昏之手的首领转瞬间便做出壮士断腕的壮举。

    “没想到我黄昏之手出现如此叛逆,给两位老哥平添不少麻烦。”

    左侧屋顶上忽然出现一道黑影,黑色紧身皮甲,黑巾蒙面,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一闪只有硬生生的插进两个族长中间,撞破他们互相紧握的四手。

    埃鲁因左传族长两个宝贝儿子都在德科诺兰学院内,生死不知,恨不得杀光每一个黄昏之手成员,但,对于眼前这个人却是十分忌惮,怒道:“影杀好大的胆子,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来人!”

    哗啦啦————

    两侧的高楼出现一道道黑影,全部是黑色皮甲,黑巾蒙面,手中是军用级别的军弩,黑色的箭头代表着剧毒,黄昏之手特有的灵蛇之毒。

    两族的战士相当害怕毒弩,纷纷立顿,构筑成两面高高地盾墙,如果不是灵蛇之毒,黄昏之手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人,根本不可能在肯塞尔城拥有一席之地。但,不代表两大家族怕了他们,此时即便拼个你死我亡也要为自家子弟报仇。

    黄昏之手首领影杀缓缓的举起右手,摆了摆,各个楼房上的刺客顿时散去,其速度之快,消失之突然,仿佛从未出现一般。

    黄昏之手的主动示弱,让卯足力气,以为要付出巨大伤亡的两大家族齐齐一愣,对望一眼,却没有让战士退下,显然,他们的态度无比强硬。

    “两位族长可能误会了。”影杀再次示弱,拱手道:“管教不力,本组织的副首领乌塔斯率众叛变,给两位家族带来的损失,本组织一定竭力弥补,我必定亲手摘下这个叛徒的脑袋,给两位族长谢罪。”

    黄昏之手一首领,两副首领。如此一来,黄昏之手自断左膀右臂,实力至少去了三分之一。其魄力之大,引得两大族长频频侧目,甚至已经生出趁机吞并黄昏之手的野心。谁要是能吞并黄昏之手,实力必定暴涨,届时再吞并另外一家,便可以称霸肯塞尔城。

    肯塞尔城是埃塞里德防线的核心城市,一旦一家独大,整合资源之后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蚕食整条防线,甚至脱离王国管控,自立为王也不是不可能。

    巨大的利益面前,刚才还四手紧握的两大族长,脸立刻冷了下来,看对方要多不顺眼就多不顺眼。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在暗中争夺东城区的一条街区,为此付出几条性命。结果谁都不服谁,若不是德科诺兰学院出事,恐怕他们已经开始打起来了。

    面巾下的影杀冷冷一笑,这个两个家族就是疯狗,只要他适时抛出一根骨头,立马就疯狂的抢夺。只是让他惋惜的是副首领乌塔斯,这次赔进去这么一员大将,黄昏之手大伤元气,现有的地盘不得不抛出去一些,希望能安全渡过这个劫难。

    “哼,谁知道会不会暗中放走乌塔斯?”左传族长冷冷的道:“乌塔斯敢动我家族子弟,不劳你费心,我必杀之。”

    左传另一个打算是盘下德科诺兰学院。黄昏之手一直暗中操控德科诺兰学院,乌塔斯一死,自然成了无主之物,他把大军往里面一送,一盘,整个学院就属于埃鲁因家族。德科诺兰学院附属的斯巴达克斯角斗场可是一个聚宝盆,日进斗金,并且能够为军队提供优秀的兵员,一直以来两大家族垂延三尺。

    “左族长,且慢。”墨尔斯族长挡住跃跃欲试的左族长,不冷不热的道:“学院之中不单单只有你族子弟,谁知道你会不会把屠刀挥向它族子弟?”

    就在墨尔斯说话的之前,老谋深算的他暗中吩咐属下,再次调集军队,要以压倒性的优势迫使对方屈服,夺得德科诺兰学院,所以他并不着急,只要拖住对方不要进入就行。

    “两位族长,你们两家都有各家自己在内,谁都不放心谁。黄昏之手愿意替两位出手,亲自进入学院,拯救各族子弟。”

    “不行!”

    “妄想!”

    两位族长在这一点倒是相当一致。

    “既然如此,我们黄昏之手暂时退出,祝两位族长旗开得胜。”

    影杀走的相当果决,他初始目的已经达到,黄昏之手注定要大伤元气,不过,他也不会让两大家族安心吃下这一块肥肉。很快大街小巷就开始流传流言飞语。

    其中一条影响力最大:两大家族联手清洗各个家族势力,已经包围德科诺兰学院,从各族子嗣动刀。

    不出三个小时,满城风雨,大大小小几十个家族带着自己的所有武力,呼朋唤友,成群结队的向德科诺兰学院进发。

    两大族长正互相僵持,因为力量所差不多,谁也不敢贸然来硬的。呼啦啦一大群人涌过来,一下子就把他们逼到德科诺兰学院的墙角,七嘴八舌的喝问。其中不乏黄昏之手安排的推手在背后推波助澜,这些刺客暗箭伤人很有一套,在背后猛推几个小家族的人,狠狠的撞上埃鲁因家族的战士,暗地里的弩箭精准的射杀,一下子就死了七八个埃鲁因战士。

    死亡和混乱一下子就出现在拥挤的人群。黄昏之手采取多点开花,全面爆发,一下子就连两大族长都傻眼了,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大家族的心高气傲促使他们挥动兵器,竭力的维持大家族的威严。

    这一场乱战死伤不计其数,从中午一直持续到黄昏,混战各方纷纷脱离战场。

    临街酒楼上,黄昏之手高层俯瞰整个战场,当头一人正是影杀,只见他冷笑道:“第一家族,第二家族与全城所有小家族的血海深仇,在你们抽出身前,黄昏之手必然已经重生,到时候,谁吞噬谁还不一定。”

    “首领,是否继续计划?”

    影杀微微摇头:“全部撤退,销声匿迹。以免其他家族知道是我们在背后推动,引火烧身。”

    黄昏之手开始从各个地方撤退,消失于大街小巷,甚至有很大一部分直接离开肯塞尔城,远走他方。

    埃鲁因家族族长左传领着残军来到斯巴达克斯角斗场前面广场,这里进入德科诺兰学院最便捷的通道之一。不过,和他抱有同样想法的人已经站在广场对面。

    肯布塞家族代理族长墨尔斯挥手让残破的军队停止在原地,一个人独自走向广场中心。

    左传族长微微一点头,同样停下军队,独自前往。

    “是影杀————”

    “我也认为是黄昏之手在背后搞鬼。”

    “如果他在出现,我一定要杀了他。”

    “我完全同意!不过————”

    墨尔斯皱着眉头看向黑压压涌过来的人群,那些打了败仗的小家族族长回去之后纷纷把家底翻出来,再次组建了一支更加庞大的联军。其数量是此时两大家族的残军加起来的两倍还多一点,一举成为最有话语权的一方。

    两位族长对望一眼,默契的并肩而立,成为统一阵线,面向扑面而来的各族联军。

    “诸位,难不成我们两大家族怕了你们不成?”

    墨尔斯第一家族族长的威严夹杂着声音,硬生生的喝着各族联军的浩大步伐。

    左传族长力挺道:“诸位族长为什么联手攻击我两大家族士兵?不给个说法,谁都别想离开!”

    两大家族的实力早已经根深蒂固,即便对方此时弱势,各族联军心不齐,力合不到一处,一个个愣是被唬得面面相嘘。一时之间都在往后躲,害怕被两大家族秋后算账。

    “我们只是想救回自家子弟————”

    “对,有人说你们要屠杀我们的子弟————”

    墨尔斯和左传对望一眼,心里断定这些人是被黄昏之手当枪使了。

    墨尔斯怒道:“诸位族长误会,黄昏之手的人正在里面大肆屠杀,我们是来营救自家子弟,断无他意。你们被黄昏之手利用了!”

    左传同样恨得牙痒痒。

    对面各族联军也纷纷传来惊叹声和认可声,也明白被黄昏之手利用。

    话不过三,两大家族的矛盾立刻凸显出来,到底谁进入德科诺兰学院比较合适,之后的德科诺兰学院归属谁。

    巨大的利益甚至让小家族忘记自己身份,一个个顶着两大家族开始争抢,而两大家族再次离心,争得面红耳赤,若不是担心被隐藏在暗处的黄昏之手,恐怕就要动武力了。

    喧嚣的争论,如同进入马蜂窝,嗡嗡嗡,各说各话,加上天色已晚,愣是没有一个结果。各自安歇,约定明日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