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六章

    两个学院十分局促的站在旁边,当叶寒风从他们身边经过,立刻想起如释重负的声音。

    “他没认出来,千万别说话。”

    “对对,我们之前那么说他,要是被他知道是我们两个,肯定会被他丢出去,我可不想死。”

    另一个人紧张的附和一声,双眼盯着脚尖,害怕一抬头就被叶寒风看到。他们两个正是之前辱骂叶寒风的贵族子弟,属于肯布塞家族,似乎有不低的地位。

    叶寒风在厨房寻找趁手的家伙,突然浑身一僵,狐疑的左顾右盼。厨房除了他再没有其他人,不由得独自嘀咕道:“难道是过度紧张,出现幻听?”

    “你没有幻听,本尊是雷翼兽。”

    “雷翼兽?”他迷糊的重复一句,如梦惊醒般捂住心口,骇得猛吸一口两期,精到:“你在我的身体里?在我的心中?你快给我出来。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死了你也活不了。”

    生死同命!

    若不是如此,堂堂圣兽雷翼兽甚至不屑于张口说话。

    “本尊若想杀你,只需一个念头。闭嘴,听我说。”雷翼兽声音仅仅夹带一丝力量,却震得他浑身发麻,张开的嘴迟迟发出声,好像失声一般:“本尊撑开封印一丝边角,能够赋予你新的能力。”

    一道念想涌入叶寒风脑门,雷翼兽的气息如潮水般退去,他的身体立刻恢复知觉。当即抱头发出一声痛呼。

    “老大,老大,怎么了?”

    刚下楼梯的库克恰好看到诡异的一幕,飞快的跑过来负起他,他的手刚触碰叶寒风立刻闪电般收回,即便如此顺速,整条右臂发麻而失去知觉,犹如被一道闪电劈中。

    “啊,叶同学,”闻声开门的琳娜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牧医的职业本能驱使她上前察看。

    “别过去,危险!”

    库克哪敢让她过去,中级战士的他差点就丧命,琳娜过去必死无疑,一把拽住她,道:“他有电,你看我的右臂,刚才碰了一下,完全失去知觉。谁都不能过去,你们你个后退。”

    琳娜狠狠的掐了一下库克麻痹的右臂,对方却浑然不知,一点感觉都没有,急问:“发生什么了?叶同学怎么会这样?”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纷纷摇头,谁也没看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即便有人看到,也只是说他自己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哎呦————”

    厨房传出一声痛呼,在旁人看来已经是尸体的身体抖了一下,翻了个身,在大家惊恐的目光中自顾自的爬起来,甚至还扭了扭脖子,仿佛一具生锈的身体嘎吱作响。

    叶寒风终于体会到痛并快乐着是何种境界。全身每一块肌肉被电击一般酸痛,麻木,虚弱,内心却是狂喜,癫狂的喜。

    “新能力:雷刃。释放雷电附着于兵器上,攻击附带闪电伤害,有一定几率麻痹目标。持续时间三分钟。一天可使用三次。威力随宿主本体实力提升而提升。”

    心头默念一遍,他感觉身上的疼痛越来越不是事,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大,你不会被电傻了吧?天妒英才,为什么要这样?”

    库克嚎啕一声,捶胸顿足,不过,他只能用左手捶胸,整条右臂还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真是已经有做断臂枪客的心理准备。

    “嚎什么嚎,我还没死呢。”

    他笑骂一句,双眼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库克,盘算着要不要电一电他,测试一下新能力的威力。不过,他看到无力垂下的右臂,顿时不解道:“你的手怎么了?断了?”

    库克整张脸变成苦瓜脸,捧着毫无感觉的右手,哭诉道:“老大,你赔我的右手,刚才我想扶你起来,手指头碰了一下你的身体,直接电麻痹,到现在一点知觉都没有,肯定已经坏死了,我的手,我最重要的右手就这么牺牲了,老大————”

    他这么一说,只听打量脚步倒退的声音响起,那群贵族学员一边倒退,一边惊恐的看着叶寒风,防洪荒猛兽一样盯着他。他们知道库克是中级战士,连他碰一下就废掉一条臂膀,换做他们,恐怕已经成为尸体,顿时把叶寒风看作连碰都不能碰的危险生物。

    “有那么严重吗?我看看。”

    他好心的上前准备察看库克的伤势。不过,他走一步,库克就退一步,始终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伟大的水之元素,请听从我的号召,凝聚于尖端,浮现于阵列。召唤:治疗术。”

    牧医琳娜始终没有忘记她的职业,挥动枯木魔法阵,以杖尖为笔,勾勒出一个魔法阵,水蓝之光闪烁,凝结成阵,缓缓的流入库克受伤的右臂。

    “咦,有感觉了!”

    库克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是对了,缓缓的抬起右臂,握掌成拳头。当水蓝之光闪进,右臂已经可以自由舞动。

    “感谢琳娜同学,如果不是你,我这条手臂就让老大给废了。跟着这样的老大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哎,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叶寒风也不恼,被自己手下说的如此不堪,一点都不恼,他只是缓缓的靠近,随意的抬手搭在库克肩膀上。

    “啊啊啊————”

    远处的学员把他的动作尽收眼底,看到他的手落下,整齐划一的替库克发出一声惨叫。

    库克感觉肩膀一沉,吓得面如死灰,浑身一激淋,已经做好被电晕倒底的准备。

    琳娜双手紧紧地捂住小嘴,惊讶在喉咙酝酿,仿佛只要库克敢到下,她就要表演女高音的嗨叫。

    “我去审问犯人。”

    叶寒风也是在最后一秒才决定不使用新能力雷刃,对于测试新能力的威力,他找到完美的替代品,杰斯坦。

    库克一动不敢动的目送叶寒风走上楼,浑身一激凌,不知何时吓得满头冷汗,脚一软,扶着墙,大口大口喘息,看来吓得不轻。他只是手指头碰了一下叶寒风,整条右臂就麻了,刚才叶寒风搭着他的左肩,足足十几秒,死七八次都够了。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琳娜捂着跌宕起伏的胸口,喘息不已。

    叶寒风有点期待的看着被捆绑躺在地上的杰斯坦,新能力的威力如何呢。

    “库克,弄点水把这个家伙泼醒。”

    他的声音刚落下,三秒后楼梯就响起上楼的声音,库克捧着一盘水出现,二话不说浇醒杰斯坦。

    “啊——啊————”

    杰斯坦醒来第一时间发出两声痛呼,是肚子上的枪伤被牵动而产生的剧痛,他想要去捂住伤口,发现双手被绑在身后,坐了起来,很快就知道自己成了一名俘虏。

    叶寒风对杰斯坦的期望极高,此时他对于整个学院发生的事情都是一知半解,对于学院目前的情况是两眼一摸黑,什么都不知道,相信眼前这个小头目会告诉他很多很多他需要的东西。还有那份他最需要的解药,灵蛇之毒的解药。

    他向库克打了一个眼色,自己走到床边的凳子坐下。

    库克心领神会,点了点头,把杰斯坦从地上揪起来,怼到墙上,怒喝:“说,你的目标是什么?德科诺兰学院到底发生了什么?”

    “呵呵————想知道?呸————”

    杰斯坦朝库克脸上吐了口口水,十分倔强,非但没有配合,反而羞辱。

    “啧啧,”库克抹掉嘴角的唾沫,不怒反笑:“告诉你一个消息,老子也是黄昏之手的成员。黄昏之手的刑讯之下,老子看看你能撑多久。”

    “什么?你也是?叛————啊————”

    库克狠狠的一拳落在对方腹部伤口上,鲜血溅射。杰斯坦声音立刻被惨叫打断,身体弯曲像一个虾米一般卷缩在地。

    “你————你这个叛徒————”

    “叛徒?”库克把手上的鲜血随意擦拭在衣服上,不屑的道:“老子帮你们把左明思从牧医总部大楼劫出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反而对老子下毒,老子的兄弟全他妈死了。如果不是老大救我,老子就是一具尸体,被大火烧得干干净净。”

    库克说完,双目湿润,如果不是救他。解药就能救现在洛璃儿,他们中的都是灵蛇之毒。

    “快说,灵蛇之毒的解药在哪里!老子弄死你————”

    “慢着,”叶寒风急忙上前扯住库克,否者杰斯坦会被他打死,“你休息一下,我来审。”

    他内心其实早已经跃跃欲试,甚至十分期待杰斯坦不要说话,继续嘴巴紧闭,好让他能名正言顺的测试新能力:雷刃的威力。

    “呕————”杰斯坦重重的欧了一口血,就当他准备发难时,张口道:“我说,别打我,我什么都说————。”

    “我————”

    叶寒风刚刚握在手里的铁棍还没抓稳,听到这句话当啷一声掉地上,他上一秒还在考虑雷刃附着在铁棍上,是不是有电棍的功效,结果,才想到一半。他的内心是挣扎的:兄弟,你嘴也太不牢固了吧,起码让我电一下,尝尝鲜,怎么能这么不给面子?

    他一下子兴趣全无,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刚坐下的库克:“看什么?我累你,你审。”

    库克上上下下打量叶寒风,愣是看不出他那里累,不过老大发话,不能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