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五章

    杰斯坦一脚把站在他面前的手下踢翻在地,怒道:“你为什么不拦住他们?”

    被踹的手下在地上滚了三圈才停止翻滚,哀鸣一声,趴在地上站不起来,心里十足的埋怨:明明是你自己没反映过来,连命令都没有下达,怎么拦住?

    “废物,”杰斯坦直接把责任推卸给手下,尽管心里知道他也反应过来,恼羞成怒道:“把人质顶上去,靠墙,爬上去。”

    黄昏之手成员不敢有一丝一毫迟疑,推着仅剩的五个人当人墙,颤颤兢兢的靠近。

    “老大,他们跟过来了,怎么办?”

    库克一着急,拖着大厅里的长条桌要去堵门,长条桌有六米长,半米宽,实心木打造,少说有七八百斤,他搬不动,只能拖,桌腿和地板激烈的摩擦发出刺耳的噪音。

    “皮卡修要生气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叶寒风眼前一亮,心呼有救了。皮卡修的身影从某个树洞飞出来,稳健的落在长条桌上,浑身绿光一闪,六条腿的长条桌长了根一般,就算库克使出吃奶的力气都难撼动丝毫,反而把他憋得满脸通红,热汗直冒。那三个被拖进来的学员终于反应过来,明白一旦让对方闯进来,只有死路一条,呆头呆脑的爬起来,合力助推长条桌。

    “使劲啊,快使劲————”

    库克鼓舞一声,力气硬生生提升三分,其他三个学员哪里敢不卖命,一个个咬牙切齿,使出浑身力气,脚下的鞋和地面不断打滑,发出吱吱的用力过度声响。

    “哼,让你们吵吵吵————”

    皮卡修环抱双手,气呼呼的样子,转头那眼睛凶巴巴的等着叶寒风,似乎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他,死盯着就不放了。

    叶寒风心里暗暗吃惊,这个巴掌大的小家伙,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四个人居然撼动不了丝毫,魔法的力量真的有那么强大吗?还是,这张长条桌本身就有古怪?一时之间,连他也想不明白。陪笑道:“皮卡修,外面有人要砸门,让他们进来我们就死定了,还有你的小主人,还有老主人让你保护的房子,统统都要被抢走。”

    皮卡修急得跳脚,挥舞翅膀飞了起来。它一走,长条桌上的魔法立刻消失,库克和其他三个人用力过度,触不及防纷纷摔倒在地,原本纹丝不动的长条桌轻的不像样。

    “老大发生什么了?这桌子太邪门了,一会儿轻,一会儿重。”

    库克从地上爬起来抱怨着,忌惮的看着长条桌,有点不敢过去。他刚才背拖长条桌,没有看到皮卡修突然出现,而其他三个学员原以为长条桌本身就很重,完全没有往皮卡修身上想。皮卡修身体只有巴掌那么大,还没有一个茶壶大,所以他们很自然的忽略这个小家伙,只有叶寒风知道是它搞得鬼。

    “上楼,库克。”

    他招呼一声,飞跑的冲上楼,害怕错过什么。但,当他打开窗户的时候,似乎还是错过了什么。一条碗口粗,布满倒刺的藤条从屋顶垂下,略过敞开的窗户蜿蜒前行。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十几个黄昏之手成员被藤条倒掉在空中,双手不断捶打锁腰的藤条,但他们越是挣扎,藤条越是紧缩,倒刺深深的刺入皮肤,随着不断收缩,如同电锯一般划啦**。一时间仿佛杀猪场,此起比伏都是惨叫声。

    叶寒风心想还是慢了一步,没能看到皮卡修是如何施法,好像这个家伙都不用念动咒语,以及使用魔法师专用的魔导武器:魔法杖和魔法书。而据他的记忆所知,只有魔导士级别的强者才能够直接施法。可惜,他再一次错过评估皮卡修真正实力的机会。

    “皮卡修,抓住那个穿铁甲的,他身上有救洛璃儿的解药。”他指着一个人高声呐喊。

    杰斯坦向来谨慎,而且听说过魔法小屋的传说,他让自己手下推着人质做肉盾往前冲,自己反而后退三步,拉开不少距离,当看到手下突然遇袭,非但没有一丝一毫解救的行动,反而一路后退,足足退出十米之远,听到叶寒风一声呐喊,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扭头就跑。

    叶寒风不光光是呐喊,身影一窜,从窗户直接调下来,可还没有落地,他就知道晚了,杰斯坦跑的那个干净利落,清新脱俗,是他头一次见到。他微微一叹息,已经放弃了,准备去解救被吓傻一般瘫坐在地上的五个人质。

    “哎呦————啊————”

    杰斯坦可谓是脚下生风,跑得那个飞快,可就在这时,脚下的小草忽然疯长,一下子缠住他的左脚,直接绊倒在地,连连翻滚,还不等他回过神,绿油油的小草已经把他团团围住,如同粽子一般困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丝毫。

    “干得好,皮卡修!”

    叶寒风落地后就地一个前翻滚,卸去坠落之力,双脚生风,为防止意外,冲过去狠狠的一脚踢在杰斯坦脑门上,当场给踢昏死过去。

    “老大,我来帮你!”

    库克挥舞着精锐级长枪,火急火燎的冲过来,举枪就刺,叶寒风拦都拦不住,眼睁睁的看着枪头刺入杰斯坦小腹,愣是把人生生给疼醒过来。

    “你干什么?”

    叶寒风挥剑挡下库克要命的第二枪,他还指望从对方嘴里知道点什么,这么扎死了,是无比巨大的损失。

    后知后觉的库克终于知道自己多此一举,尴尬的看着染血的枪头,左顾右盼,躲避他责备的眼神。他忽然指着后面,惊道:“咦,藤条怎么把人都放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皮卡修已经把黄昏之手的成员全部放下来,那些人死里逃生,也不管他们老大,捂着伤痕累累的腰杆,一边痛呼哀鸣,一边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古树林边缘。不用说,肯定是会老巢叫人去了。

    叶寒风赶紧低头一看,幸好杰斯坦还在,被小草团团捆绑。

    “皮卡修可以反击,但不能伤害德科诺兰学院任何一个学员的性命。”他道了一句,也不管杰斯坦痛苦哀鸣,上去又是一脚踹在脑门上,比麻药还管用,又把人提晕了。

    特种兵追求一击毙命,所以非常了解人体各个部件,以及各个要害之处。同时也精通击晕目标的精确攻击。他能够两脚踢晕两次,在旁人看来只是运气好,实则是多年研究以及实践积累的成果,毕竟,好歹是特种兵中的不败之王,基础项目不但要过关,还要精通。

    “你那枪再往上三分,直接就要他的命,皮卡修,松开他,库克你负责把他搬回去。”

    叶寒风略微失望的摇了摇头,他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杰斯坦,没有解药。顺便察看了伤口,并不是致命伤,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拖回去有大把时间审讯,他肯定知道解药的事情。

    “是,老大,”库克应一声,转身喊道:“你们两个过来,把他抬进去。别看了,对,就是你们两个。”

    两个被指明的学员非但没有过来,害怕的后退两步,自己把自己绊倒在地。杰斯坦凶残无比,至少有四个同伴死在他的手下,即便是昏迷且受伤,学员们都不敢靠近,这应该就是凶威。

    叶寒风摇了摇头,他有点看不起这些贵族学员,如果不是上辈子特种兵肩负保家卫国,保护平民的使命,或许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解救这几个贵族。库克已经不止一次提出质疑,如果不是他侥幸的每次都能成功,库克的质疑就会变成反对。若他在一意孤行,这个老大也当到头了吧。

    “真是一个残酷的世界。”

    他缓缓的把精锐级圆盾挂在背上,轻轻擦拭重型短剑,此时他拯救了他们,未必落难之日他们就会帮助他,更可能是落井下石。他只不断变强,再变强,当一个能裁决别人生死的人,而不是等别人决定生死的可怜虫。

    “晋级!我一定要晋级成为中级战士。”

    他在心里怒啸。不知不觉来到主卧室门前。

    咚咚咚————

    “进来——”

    他推门而进,脸上挤出一丝微笑:“琳娜同学,洛璃儿导师有没有好转?”

    琳娜一筹莫展,轻轻的扯了扯被子,摸了摸洛璃儿苍白无血的额头,叹道:“开始发高烧了,如果不是洛璃儿实力强大,或许昨晚上就已经————”

    他能听出来,不能再等了,洛璃儿的时间不多了。他轻轻的把重盾和重剑放在墙角,想要去抚摸一下子洛璃儿的脸,感受一下温度,伸到半空的手忽然停住。琳娜正拿滚圆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他伸出去的手,仿佛在疑惑这只手要干嘛?

    “咳咳,”叶寒风灵机一动,又伸出一只手,替洛璃儿整了整被子,点了点头,在脸红之前飞快的回了一句,转身逃离卧室。

    “我已经找到解药的线索,很快————”

    后面的声音被卧室的门挡在门外,不过谁还在乎呢。

    “扑哧————”琳娜捂着嘴笑道:“有色心没色胆,臭男人————,不过,洛璃儿导师那么美,实力又强,还是第一家族的核心子弟,唉————”

    幽幽一声叹息,饱含无尽失落,刚才笑声仿佛只是一个幻觉。

    叶寒风感觉脸上有点烫,不过,忙碌的事情容不得他继续懊恼。

    “老大,你要的人,放那?”库克指挥两个学员把人抬进来了,刚好碰到他。

    叶寒风扫了一眼去而复返的八位学员,他们肯定会待在一楼,他们的神经已经饱受摧残,若是再看到血腥的审问,估计会疯掉。

    “放二楼,我去准备点工具,马上过来。”

    刑事审讯,自然需要一些刑讯工具,比如刀,或叉子,都是不错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