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四章 唬人

    杰斯坦手中厚背腰刀残忍的刺出,从后心灌入心口,前胸露出一丝闪着寒光的红色刀尖。他嗜血的狞笑一下,猛地拔出腰刀,滚烫的鲜血溅射四方。

    哀嚎着,求饶的学员一下子懵了,忘记了哭,忘记了哀求,甚至忘记了嚎叫。看着那具喷血的尸体重重的倒下,微微一颤,再也没有一丝动静。

    杰斯坦满意的点点头,一甩手中滴血的刀尖,发出一声狞笑。

    “肯布塞家族的?”

    他盯着几个学员胸前的家族徽章,更加高兴。学员闻言,拼命的点头,特别是死去的学员两旁那两个人,已经跪倒在地,泪水哗啦啦的流。左边那个是拼爹的,右边那个是有钱的,也不知道杰斯坦有意还是故意,杀了那个没爹没钱的,似乎是一个平民,兴许在他心里,还存在捞一笔的打算。

    “告诉老子小屋里的情况,说的最少那个拿来祭倒。”

    声音一落下,几乎个个奋勇争先,七嘴八舌之下,一下子就把叶寒风的底细和盘托出,甚至还有一个说他的**是白色的,准备随时投降,更离谱的还有人说叶寒风胆小如鼠,猪狗不如,人渣败了,当然,这些纯属筹字数,以免说的最少被杀。

    不过,诸如房间布局,以及里面有几个人,以及伤亡情况,整体实力,这些重要的信息全部曝光。特别是听到大魔法师级的洛璃儿导师重伤卧床,杰斯坦打心底里高兴。

    “噗————”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被捅杀的人还幸灾乐祸的等着看谁被杀,万万没有想到,说的最多的他,挨了刀子,致死他都不敢相信,一边吐着血沫子,坚强的问了一句:为什么——(是我)?

    杰斯坦再次甩了甩刀头热血,不屑的把唾沫吐在余温尚在的尸体上,蔑视的道:“老子平生最恨叛徒,昨天人家救了你们的命,今天为了苟活,连**是白色的都爆出来,杀的就是你这种人渣叛徒,呸!都给我起来,来人把他们绑上。”

    十七个人离开的魔法小屋,踏上寻找大魔法师庇护的道路。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他们遇到一伙黄昏之手成员,对他们展开无情的追杀,刚一碰面就死了三个,他们不得不往回跑,魔法小屋成为最后的庇护所,就在他们即将逃出古树林时,旁边窜出一个大汉,当头一刀撩翻一个。惊弓之鸟的学员想要四散而逃,却发现周围涌出两拨人,团团围住他们。这才有了刚才血腥的一幕。

    十七个出门,九个回来。

    他们被黄昏之手成员用绳子捆成两排,以人肉盾墙的方式向魔法小屋挺进。利用无辜做挡箭牌,是他们一贯的伎俩。

    叶寒风猛地一捶窗户框,牙关紧咬,两个活生生的大活人就在他眼前消逝,一股无力感和愧疚涌上心头。

    “老大,完蛋了,他们怎么被抓了?该死,还给我们引来那么多敌人,怎么办?”

    库克担心敌人带来的困扰,这也意味着前往牧医总部大楼寻求解药的任务无限延期。在他看来,眼前的学员就该死,昨天救了他们,临走的时候还冷嘲热讽羞辱他的老大,这种人就该死。

    “准备一下装备,出去看看能不能救回一两个。”

    他默默的道了一句,转身下楼寻找精锐级重型短剑以及精锐级的圆盾,从刚才杰斯坦挥刀的速度,他推断出对方可能是中级战士,也只有精锐级装备才能让他有资格在对方手底下过一两招。

    库克紧追其后,嘴巴因为惊讶而微微张着,道:“老大,你难道忘记了他们离开时候的羞辱?还有他们把所有粮食和水都卷走,完全不给我们活路。这种人你要救?老大,你是不是疯了?”

    他只是微微一点头,并不做辩解,或许是上一辈子特种兵营救任何一条生命的本能驱使他这么做,不过,谁知道呢?他走进卧室,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两个熟睡的姑娘,取出房间内的盾牌和短剑,轻轻的退房间。

    “老大你一定疯了,彻底疯了————”

    库克叨叨絮絮的念叨着,不过却是准备出征的姿态,腰间挎着一柄后背腰刀,手里握着精锐级的纯钢长枪。紧随其后,如同最忠诚的追随者。

    小屋前,三十米处,杰斯坦命令队伍停下。

    “老子知道你会出来,塞恩的废物战胜狮心的左明思,很不错,加入黄昏之手,饶你不死。”

    正如他预料,小屋的房门缓缓打开,走出来两个身影。他不认识身为黄昏之手成员的库克,一眼就认出叶寒风,并且抛出橄榄枝。叶寒风和左明思的决斗在某种意外上,人气堪比年度角斗士总冠之军之争,其意外的比赛结果更是跌破所有人眼镜,被赋予一丝传奇色彩。即便当日没能观看比赛,事后也能从街头巷尾听说加强版的述说。

    叶寒风的名气,远远超出他自己的想象。黄昏之手中层以上管理层都听说过他,不过很少见过他,杰斯坦能够一口说出来,完全是那群叛徒学员掏心掏肺的述说。

    “老大,小心,”库克再次贴近他,低声告之:“他叫杰斯坦,小有名气的头目,中级战士,实力比我强。”

    黄昏之手这回来的人不管是从质量还是数量比上次来的人都要高。装备的同样是厚背腰刀,却多了一套套皮甲护体,那个杰斯坦甚至穿了一套锁子甲,脚上是一双铁靴,战斗力大幅度飙升,这也是第一次碰面,同为中级战士的库克就承认不是对方的对手。而且,这次对方还有九个人质。

    “放了他们,有什么事,我们慢慢聊。”

    叶寒风语气坚定,不像请求,倒像是命令,身板停的比直,相当的刚正不阿,威武不屈。

    库克在心中暗暗竖起大拇指:“老大就是老大,这说话,这气势,像一个将军。不过,他不是一个还没踏出校门的学生吗?真是奇怪!”

    特种兵嘛,大多数都是先虎一虎对方,寻找破绽一击毙命,解救忍住。磨磨唧唧拉家常式嘴仗,那是谈判专家的工作。他说话直奔主题倒是体现了他本性。不过,有一点可能他没有转过弯,对方此时有绝对武力优势。他手中拿的是剑,而不是百步穿杨的枪,等你跑过去的时间,足够对方把人质全部砍死。

    杰斯坦确实一愣,继而拿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他,心道:难道这个家伙还有底牌?或者他在决斗场上还隐藏实力?否者怎么如此嚣张?不行,老子要小心使得万年船,别在阴沟里翻了。

    “呵呵,叶兄弟,有话好好说,来人,先放三个,表示一下诚意。”

    一听这话,杰斯坦的手下愣住了,面面相嘘,愣是搞不清发生什么。他们是黄昏之手,杀人不眨眼的恐怖组织,被对方吼了一句就放人?要不要这么怂?不过,随着杰斯坦狠辣的眼神一扫,疑惑的手下也只能照办。

    “这都行?”

    库卡望着老大的背影,突然感觉高大起来,至于身后获救的三个学员,他不屑于看上一眼。

    “老大,老大,你是不是会邪法,怎么杰斯坦都听你的话,他可是一个狠角色。你能不能把这招交给我?”

    叶寒风心头也是微微一讶,脸上却不动声色,微微点头,等对方发话。

    “叶寒风,如果我没猜错,洛璃儿导师危在旦夕,你就不想救她吗?”

    叶寒风身体猛地一震,尽管很快就掩饰下去,却还是被杰斯坦尽收眼底。

    “你能救她?解药在哪里?”他心中激情澎湃,却用可有可无的语气说了一句,仿佛只是随口一说。

    杰斯坦若不是刚才看到他震惊的身体反应,可能还真的就被他骗过去。

    “你加入我们,我就把解药给你。”

    “老大,不要,千万不要加入————”库克急忙出言阻止,如果能替他决定,肯定帮他一口回绝,黄昏之手现在嚣张不行,却是秋后蚂蚱,在两大家族联盟之下,蹦跶不了几天。

    “这么说,解药在你身上?”

    叶寒风眼神一寒,如一道激光扫描对方的身体,想要找出解药被藏在哪里,下意识的握住腰间重型短剑的剑柄。细微的举动,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对面十几个黄昏之手成员纷纷抽出腰间厚背腰刀,白花花的刀刃整齐划一的对着他。

    抢,叶寒风的动作已经说出没有说出的话。

    噗————

    叶寒风刚刚启动的脚步瞬间止住,瞠目结舌的看着对面。

    杰斯坦的刀再次染血,一名学员满脸无辜和震惊,看着胸口的大血口,不知道为什么是自己。

    “你往前一步,老子就捅死一个,来呀,叶寒风,怎么不动了?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引得其他黄昏之手齐声应和,压迫的叶寒风步步后退。

    “老大,怕什么?他们迟早都会被杀,只不过是早死和晚死,我熟悉黄昏之手的作风,杀戮成性,这些学员肯定会被杀。老大,你犹豫什么?”

    库克一看叶寒风退,只能跟着退,闪烁锋芒的枪头死死盯着对面,以免对方趁势扑杀过来。

    “走,回去。”

    叶寒风低啸一声,搀扶着两个学员,急速后退。强势的对峙,忽然转身,他走的果断而快速,黄昏之手成员还没反应过来,五个人呼啦啦的逃进魔法小屋,响起重重的关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