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之万王之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三章

    “真把自己当回事,就一个下贱的平民————”

    “哼哼,他还想命令我们,真是笑话,哦,叶寒风,塞恩教学楼的废物?”

    肯布塞家族的子弟向来心高气傲,本事没有,贵族的陋习到全部学会了。仗着身份,丝毫不避讳的高谈阔论,或许,就是为了说给他听,以表示过去一晚上是耻辱的,对叶寒风服从,是莫大的耻辱。

    “这群人渣!”

    库克拧着拳头,瞪圆了双眼,敢侮辱他老大,全他妈忘了昨天下午,是老大冒着生命危险才把他们抢救回来,否者外面冰凉的尸体之中就有他们的位置。

    “老大,你别拉着我,今天我我把他们的屎打出来,这群忘恩负义的杂碎。”

    叶寒风确信他能做到他所说的,毕竟他之前是黄昏之手成员,那股子狠辣劲并未跟随他而消失,只不过因为对于他的尊敬而有所收敛,但并不代表他好欺负,而他身为中级战士,想要潦倒十几名手无寸铁的见习战士或者初级战士,自当时手到擒来。

    楼下那些人听到库克怒啸,吓得缩紧脖子,仿佛害怕被抓到,呼啦一声,争先恐后的逃出大门。甚至后悔,怎么忘记叶寒风身边的库克。他们还以为库克会跟他们离开,否者借给他们两个胆也不敢如此口无遮拦。

    “一群无知的小学生罢了,较真你就输了。下去看一看他们给我们留下什么?即便他们把所有食物带走,我也不会感到一丝惊讶。”叶寒风只是摆了摆手。

    库克脸色大变,他都给气糊涂了,真的让他们把所有粮食带走,他们怎么办?

    “老大你怎么不早说?该死,这群人渣他们敢————”

    说话间,他冲下楼,只见一片狼藉,整个厨房仿佛经历一场惨烈的战争,连根毛都没有给他留下。

    “老大不好了,这群人渣连最后的水都扛走了,草,他们不是有水系魔法师,为什么还要把最后的水扛走?”

    叶寒风耸耸肩,这才有几乎继续刚才的话题。

    “皮卡修,库克是我的朋友,他不会伤害你的,出来吧。”

    魔法小屋中有很多小通道,打开十几厘米,看起来排风口,其实就是一条条通道,能够抵达整个魔法小屋,甚至能够进入最珍贵最重要的甘道夫魔法小屋的神秘实验室。

    “小男朋友,你叫破嗓子也没有用,我是不会出来的。你要是敢对小主人使坏心眼,你就死定了。听到没有,死定了。”

    “谁在说话?”库克警惕的看向四方,下意识的握住腰间的厚背砍刀。

    皮卡修故意压抑声调,显得十分的严肃,装着一副少年老成的腔调,像要显得更官方,它透过魔法阵的扩音,使得整个房子都能听到,又分辨不出声音从那里来。而此时,它正在洞内为自己的能耐津津自喜,像是完成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叶寒风示意库克放松,缓缓的深处一根手指。

    “三秒钟内出现,奖励一颗糖果。”

    “糖果?”

    还没等他开始数数,一道绿光立刻闪了出来,速度之快,以至于没有人看到它是从哪里窜出来。

    “骗子,你个大骗子,你一个糖果都没有,你还欠我十颗糖果,小男朋友,你这个大骗子。我要告诉小主人。”

    叶寒风为它的速度感到惊讶,对于它的指责,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还没见过如此贪嘴的高等精灵,脸上堆起一丝笑容。

    “皮卡修,你拿个小本本都记着,月底肯定给你发放。加上之前的十颗,一共是十一颗,我以我的人格保证,绝对不会骗你。”叶寒风露出一副大灰狼的笑容,没办法,有时情求这个小家伙,画饼充饥也得使出来了。

    “真的吗?真的吗?月底就给我?我算算,一共是十一颗,今天是十三号,一——二——三——四——五————。”

    小家伙伸出无根手指头盘算离月底还有几天,结果发现两只手十根小指头完全数不过来,一脸纠结的看着叶寒风。

    “这个月里月底还有十七天,小家伙,你家小主人连加减法都不教你?”

    叶寒风乐的直发笑,却不敢笑出来,只能憋回肚子,很快就憋得肚子疼了。皮卡修是高等精灵,只要不离开魔法小屋,似乎比大魔法师还要厉害,到目前为止,还没真正见识过它最终威力,不过弊端也非常致命,离开魔法小屋力量就会消失,变成如同小猫一样无害且脆弱。

    他需要仰望的一个存在,正在为一道加减数学题难倒,一脸焦急的求助目光,谁看到都会觉得好笑。

    “咳咳,”叶寒风脸色一正,道:“皮卡修,小主人如果再得不到解药就会死。我打算立刻前往牧医总部大楼请求帮助,我们一走整个房子只剩下你和琳娜两个人。她们的安全就托付给你了,有问题吗?”

    “有皮卡修,没人能够进入魔法小屋。小男朋友,你一定要找到解药,小主人不能死的。”

    皮卡修着急起来,落在他的肩头,扯起他左耳的耳垂,害怕他听不到一般,朝着耳洞就是一顿大叫,差点没把他振聋。他抖了抖肩膀,迫使皮卡修飞开,晃了晃有点眩晕的脑门。

    “皮卡修,我需要一幅地图,德科诺兰学院的地图。”

    他去过的地方几乎是三点一线,大部分地方都是陌生地域,甚至出去走一圈能把自己搞丢的尴尬处境。他把库克带在身边,也是出于引路人的考虑,但德科诺兰学院很多地方对于学员是不开放的禁区。比如储存粮食的库存区,乃至于在学员耳朵里传言的武库区。至少,他前一任的记忆力,连武库区在哪里都不知道。

    “老主人的地图在哪里呢?”

    皮卡修轻轻的吐出一句话,引得叶寒风双目贼光频闪。

    皮卡修的口中的老主人正是甘道夫。以甘道夫德科诺兰院长的职务,这份地图恐怕是整个学院最紧密最高等级的地图,说不定有什么意外发现。他期待的盯着皮卡修,心里祈祷这个被一道加减法数学题难道的小家伙不要说自己忘了。

    “老大,你要去哪里直接告诉我,我带你去,我就是地图,你还要什么地图?”

    库克很是不屑,劝说他放弃地图,早日出发才是正道,他可是连粮库区都能够自由出入的人才,德科诺兰学院,那里还不能去?德科诺兰学院只要叫的出名字的地方,他都能去。

    “你懂什么?嘘嘘,别打扰它,要是它忘记了,我打死你的心都有————”

    他紧张的用手指虚压嘴唇,看库克张嘴要反驳,立马拿凶狠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生生把刚要说出口的话给瞪回去,引得库克捂着嘴巴连连咳嗽。估计被口水给呛到,偏偏不敢发出声,直憋得满脸通红,冒出一层热汗。

    “我想起来了,在书房————”

    叶寒风心头一喜,刚要追问在书房那里,等他转身之后,只看到一道身影闪过,皮卡修已经消失不见。

    “书房?我怎么不知道魔法小屋还有书房?”

    魔法小屋一共上下两层,再加上地下的魔法实验室。一楼是大厅,和厨房,以及主次卧室。二楼有两个是货仓,一个种植花草树木的植物房间,是皮卡修的房间,另一个就是甘道夫院长的办公室,占了整个二楼一半面积,里面倒是有几个书架,摆放官方文件,却远远称不上书房。

    他再次细细沉思,终于确定魔法小屋没有书房。

    “皮卡修,明明没有书房,你是不是记错了?”他朝着空旷的房顶喊了一声,知道能听到。

    “小男朋友,想知道书房在哪里吗?嘿嘿————”

    皮卡修声音出现的同时,身影已经停在空中,两只小手捧着一张叠好的羊皮纸,一脸的得意,嘴角不由得往上拽。

    “真有书房?”

    他看着皮卡修手中的羊皮纸,从它得瑟样已经看出来,这就是之前所说的地图,而随着地图出现,那个虚无漂渺的书房自然存在。

    “当然有,你别问我,皮卡修是不会告诉你的,这是老主人的命令。不过,小主人可以告诉你,甚至可以带你进去长长见识。”

    叶寒风立刻断了进去的想法,皮卡修绝对不会违背老主人明确的禁令,他即便许诺糖果勾引,也不会成功,反而会引得它生出反感。想让洛璃儿告诉他,除非把她救活,才有机会发出请求。至于答不答应,谁知道呢。

    “皮卡修,好好照顾你的小主人,把地图给我,我们马上出发寻找解药。”

    顺利接过地图的他来不及看,匆忙塞进怀里立刻就准备出门的武器装备,除了解药,整个屋子都没有粮食和水,同样需要他们立刻解决。

    “救命啊————别杀我————啊————”

    “饶了我,我爹是————啊————”

    “我有钱,别杀我,我给你钱————全给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