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不可能这么危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风314章 风起云涌

    “这种金色卡牌真正的用处,估计得等到凑齐条件合成一张真正的卡牌才能知道了……”

    听得孙友国的疑惑,陈昊脸色转瞬平静了下来,从金属箱内抬起了头,认真地望向了坐在对面的孙友国。

    “……至于现在这种碎片状态的卡牌,大概的使用效果就是用一次死掉一个人,是必须以生命为代价来使用的,相信我,这种方法越少人知道越好。”

    陈昊神态认真,语气平淡地将这种千年碎片卡牌的功效模糊地说了出来。

    “既然这样……那行吧,我就不问了,不过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得看看你的意见。”

    孙友国琢磨思虑了片刻后,点了点头应道,随即神色间却又忽然变得有所迟疑了起来。

    “什么事情?”

    “嵩山少林寺的现任方丈,想约个时间和你见个面谈一谈。”

    “嵩山少林寺方丈?我不认识他呀,怎么突然就想找我见个面了?”

    陈昊不由得疑惑起来,毕竟即便如今陈昊的社会地位有所不同了,但是双方之间却还是那种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这个事情说起来有点复杂了,你还记得之前你让你的队友们提前带回来的那个特制手环吧?”

    陈昊点了点头,不过孙友国这一句话倒是点醒了陈昊,他心中一动,瞬间想起了什么似的。

    对面沙发上,孙友国也没多注意陈昊脸上那细微的表情变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说道:“之后我们立刻就将里面的录像尽数导出来并且分析虚界嵩山的情况,只是……”

    “……关键就在于录像中突然出现的那名德谦的和尚,经过事后联系少林寺那边,我们得知了一个极其意外的消息,就是那个名为德谦的和尚,竟然是四十年前突然神秘消失的少林寺候选人,是德字辈少林寺元老……”

    “……从视频上分析出的信息终究还是有限,只是单单这点有限的信息,就已经震惊了少林寺上下,因此少林寺的方丈立刻出面联系到了我,只是当时因为你还在基地之中无法联系上,我这才推托到了今天。”

    孙友国缓缓将整件事情大致讲述了出来,随后神色认真地盯着陈昊,笑了笑道:“至于你答不答应与少林寺方丈的会面,就由你自己决定了,毕竟如今的你身份也有所变化,明面上很少能够强迫你做出决定了。”

    “有这层身份看来确实能少了些许麻烦啊,不过即便是他们暗地里使阴招,我也不惧怕……”

    陈昊闻言,当即随口回了一句,尔后语气顿了顿,微笑道:“……不过既然人家如此有诚意,那么你帮我约个时间吧,过了这个周末之后随时都可以见面,待会不是要回去了么?那么会面的地点就定在羊城,具体时间地点你到时候再通知我吧!”

    陈昊的回答在孙友国的预料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

    孙友国猜测到了陈昊会没有附加条件地同意见这个面,但是却没有猜到陈昊竟然不前往嵩山少林寺,反倒是要让人家方丈亲自前往羊城与其见面。

    不过孙友国略微细思,倒也明白了陈昊的打算,毕竟今日距离他们进入虚界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舟车劳顿之下,就算是再天大的事情也得暂时放置一旁,休养好身体与精神以应对虚界里面的危机。

    “嗯!那好吧!稍晚些我就与那位方丈约个时间,到时候再通知你。”

    孙友国当即点了点头应道,望着陈昊将那三张金色卡牌小心地收起来,想了想还是决定信任陈昊一回,将准备收回其中一张金色卡牌用以研究的话语吞回了肚子内。

    “叮!”

    与此同时,那边的电梯门再次打开,一名身着干练正装的女子带着苏香菱一行人缓缓走了出来。

    “都办理好了?”

    陈昊见状,当即站起身来迎了过去,微笑着问道。

    “喏!办理好了。”

    苏香菱巧笑兮然地扬了扬手中的两本红色封皮小册子,样式与款式都与陈昊身上的那两本一模一样。

    陈昊点了点头,视线转移向了周凝以及华健磊,见得这两个人也同样扬了扬手中那两本小册子。

    “报告孙副局,这是您要求改签的机票,请您看看可以不?不行的话我再联系那边推后一个班次。”

    那名干练女子见得孙友国跟在陈昊身后也走了上来,当即正了正身子,双手将机票端给孙友国。

    “嗯!这个班次就可以了,辛苦了你。”

    孙友国接过手检视了一番飞机起飞的时间,见到时间还有些富裕,当即点了点头说道。

    “您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女子笑了笑,一双美眸却蓦地转向陈昊,十分好奇却又好不遮掩地上上下下打量着陈昊,像是准备从陈昊的身上看出点花儿来。

    “咳咳!那个……孙副局,既然这边事情结束了,那么我们也该启程回去了吧!”

    真论起年龄来,这名女子比起陈昊也大不了几岁,但是常年在国家机构之中工作,女子身上的气质远比陈昊要成熟干练得多。

    骤然被如此明艳成熟的女子明目张胆地上下打量,陈昊还是略微有些不自在,当即轻咳了一声转头朝孙友国说道。

    “呵呵!也好,早点回去早点可以休息!”

    孙友国见状倒是颇为有趣地笑了笑,朝着这名文职手下点了点头后,便转身当先走向了大门口。

    陈昊连忙紧跟而上,倒是苏香菱轻笑了一声,带着华健磊与周凝向这名女子道了声谢谢后,这才连忙跟了上去。

    神秘调查局内的规章制度颇为严格,但是受到现任的两名局长性格的影响,底下的成员只要不触犯一些原则性的东西,平日里的工作态度倒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比如刚才女子在自己顶头上司的面前,却还是敢于明目张胆地打量陈昊,也比如现在,女子静静地立在当场,直至到陈昊等人的车辆从大门前经过后,这才缓缓转身重新进入了电梯内。

    尔后,就在陈昊等人登上飞机的同时,两则惊爆众人眼球的消息悄然地从神秘调查局的总部与郊外那座院子内传遍了整座京城。

    “什么?那个百年来无人能通过考核的职位竟然有人接任了?”

    “查,赶紧给我查查那个年轻人的信息。”

    ……

    “级别不够,无法查询?那就到羊城去,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

    “什么?这么重要的名额,竟然给了两个女孩和一个小孩?真是暴殄天物啊!”

    “快,立刻派遣人手赶往羊城,务必至少得夺下一个名额来,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

    ……

    “父亲,这次谈判的价码底线是多少?”

    “没有底线,就算是把全部家当丢出去都行。”

    “啊?但是这样我们家……”

    “哼!你懂什么?只要有一个名额在手,再加上我们的人脉运作,到时候全部身家翻几番都未可知,别被眼前的这点蝇头小利给迷了眼。”

    “我明白了,父亲,那我这就立刻动身前往羊城。”

    ……

    就在陈昊等人的飞机还未落地之前,京城之内许多有点消息渠道的家族,都已经纷纷派人动身盯向了羊城。

    至于陈昊与军中化劲大师陈建武打了个平手一事,反倒没引起多少人在意。

    毕竟,在这个现实社会中,武力值再高,也比不上权力地位所带来的利益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