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不可能这么危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统312章 传统与将来

    平局。

    这么一来,今日之事就算传了出去,陈建武的脸面虽然会难看一些,但是至少也不至于下不了台,而且一个只有暗劲层次的年轻人仅凭虚界那些神奇的卡牌就逼得一位化劲大师束手无力,这个结果也足够令那些眼高于顶的国术大家们好好思考一番的了。

    只是,旁观的那六名男女闻言却是不干了。

    “怎么可能平手?明明我们教官那么厉害。”

    “对啊!这个我们绝对不承认,明显是你们作弊在先,太无耻了。”

    “孙副局长,虽然那个人是你们局里的人,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明显站偏队啊!”

    ……

    六名男女左一言右一语的,神情激奋与不甘。

    “都给我闭嘴!”

    忽然间,陈建武突然转身就猛地出声大吼,瞬间将这六名男女吓得当场噤声。

    尔后见到这六个人满脸不甘却又摄于自己威势而不敢发言后,陈建武神色这才稍缓,转身面向孙友国。

    “不好意思了,老孙,这群混小子让你见笑了。”

    “哪里哪里,我们下面总有那么一些混小子的,这样管教起来才有乐趣不是?”

    孙友国笑了笑道,心下却是松了一口气,暗道今日之事总算是揭过去了,而且看这样子,今日的这场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反倒是一件好事。

    在这一瞬间,孙友国就想到了当初他主张将天选者也甄选入神秘调查局内独立出一支行动小队时,这些国术人员明里暗里施加的压力可谓是最大的,当时若不是局长也站在他这一边顶住那些压力,或许直到今天为止,神秘调查局内估计也只有特种兵与国术这两支战斗小队而已,而且也有很大的可能没能发掘出陈昊这么一个人才。

    原本气氛紧张的局面,转瞬之间就变成了拉家常。

    周凝与华健磊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眼眸之中有些茫然不知,反倒是苏香菱美眸在前方众人之间游移不定,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另外一名教官以及五名国术名宿,包括陈向军在内,在孙友国站出来打和场之后,至始至终就一副面色凝重不语的神情。

    “趵趵!”

    半空中的陈昊,眼见孙友国与陈建武两人这般态度,心下便知道今日这场冲突总算是暂时落下了帷幕,当即也解除身上的魔法漂浮术,整个人直接从半空中坠落而下。

    “哼!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但是与周炳林的恩怨,我们可不会就这么轻易揭过去的,到时候若是真被我们查出你与周炳林确实有着师承关系,那就没那么轻易饶过你了。”

    陈建武此刻的目光也没了先前那般阴郁,但是仍然十分不善地盯向了陈昊。

    “嗯!随时奉陪到底!”

    陈昊无所谓的笑了笑,真若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实力也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比拟的,说不定到时候正面对上,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

    “哼!”

    陈建武当即冷哼一声,话也不说便转身过去,大声朝那六名男女呵斥道:“都看什么看,赶紧给我站桩。”

    “好了,既然这边事情已经结束了,那么我们也就该回去了。”

    孙友国见状当即拍了拍双手笑道,随即上前与两名教官与五名国术名宿一一道别后,这才带着陈昊几人缓步走出了院子的大门。

    “陈教官,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么?”

    “是啊!瞧他转身离开那股得意劲儿,真是不甘心啊!”

    “没错,要是教官你全力发挥的话,还哪有那个家伙表现的份儿啊!”

    ……

    见到孙友国等人坐上车子离去,六名男女原本严肃认真的表情陡然一变,一副咬牙切齿十分不甘心了起来。

    此刻在院子内也没有了外人,他们立刻就觉得不需要再为了自家教官的面子而假装认真听话的模样了。

    然而,出乎这六名男女意料之外的,在私下场合向来随和友善的陈建武教官,闻言却是猛地当场大发怒火。

    “都给我住嘴,有能耐你们自己一个个与他单挑去?”

    见得自己这六名学生满脸呆滞的模样,陈建武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们不要脸,我这张老脸可还要呢,别说人家什么天选者了,先看看你们自己,一个个自诩正统国术子弟,同时还有部队资源优势,自小就接受各种精英教育与名师指点,但是……”

    陈建武脸色一板。

    “……你们有哪一个晋入暗劲层次了?说啊?都有谁?怎么这会儿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连人家一个杂修的都比不上,你们一个个还有脸在这儿吵吵嚷嚷的?看来以前我对你们实在是太过放纵了,从下午开始,以后的训练量都给我加倍,只要一个不完成,全体都别想吃饭睡觉,哼!”

    陈建武的一通怒骂令得六名男女脸色涨红,当场羞愧难当。

    其中的两名女生甚至还偷偷地瞥了一眼站在国术名宿身侧的徐教官,露出一副楚楚可怜求助的模样。

    只是,平时很是照顾女生的徐振辉教官,这会儿却是变成木头人了般杵在原地一副深思的模样,俨然一副看不到她们求助目光的表情。

    六名男女当场更加绝望无奈了。

    “唉!是这个世界发展得太快,还是我们已经老了?”

    五名国术名宿中,现如今实力最强,勉强停留在化劲初期的王心浩,抬起半黑半白的头发望向了蔚蓝的天空,突然悠悠地长叹出声。

    另外四人闻言,神色顿时也露出十分复杂的神色,似喜似忧又似哀,就仿佛亲眼见证了一个垂暮年代即将消逝一般。

    就连其中与周炳林恩怨最深的陈向军,那紧握的拳头也渐渐放松了开来。

    有关虚界的事情,在场的他们虽然没有直接听闻机敏的权力,但是凭借着各自的人脉,在往常也能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信息的。

    只是陈昊今天的这一番表现,却又犹如一记狠辣的巴掌般,将他们从一场美梦之中给扇醒了过来,以前那些被他们不屑与忽视掉的问题,如今看起来倒是显得他们自身过于骄纵狂妄自大的了。

    “小陈,小徐!”

    仰望了天空片刻后,王心浩这才徐徐收回目光,与身旁四位友人对视了一眼后,当即神色严肃认真地叫唤道。

    “在!”

    陈建武与徐振辉两人连忙立正,神色严肃认真地望向王心浩。

    “好好与孙副局那边多接触,多多了解这个时代,这些孩子们的未来,就交给你们年轻人了。”

    “明白!请王老师放心,我们定当不负王老师所托!”

    陈建武与徐振辉两人异口同声齐齐应道,从今天这一场战斗之中,与部队频繁接触的他们,比之眼前这五名国术名宿的感触还要更深,眼光还要更加长远得多。

    (天啊!以后得怎么办?干脆让我死了算了!)

    一旁静静站桩的六名男女,心下顿时纷纷哀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