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逆天召唤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02章 活着,才是最大惩罚

    ..,

    如夫人的表情愈发扭曲起来。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

    拼尽了全部的力气爬起来之后,如夫人跌跌撞撞地便想要往前头跑——但是那根针的速度,比在她手中的时候还要更快,几乎只在一瞬间,猛然便射向了她的脖子。

    如夫人根本跑不过那根针的速度。

    她惨叫了一声,往旁边侧过身体。

    想要避让过这根针。

    这根针的威力,如夫人是最为清楚不过的。但是已经迟了——这根针猛然激射而出,飞快地刺中了如夫人的脖子,她捂住了她自己的脖子,发出了一声惨叫声。

    这根飞针擦中了如夫人的脖子。

    如夫人抬起头,她的眼眸之中闪现过了一缕淡淡的怨毒之色,但是同时又涌出了一抹恐惧,她抬起头,看了一眼叶玄月,眼眸之中满满的都是怨毒,然后如夫人的声音几乎都在颤抖。

    “你……”

    叶玄月的神情依然带了几分渺淡,她看着眼前浑身颤抖着的如夫人,然后叶玄月低声说道。

    “这种恶毒的法器,应该在这世间毁灭掉才是。”

    她轻描淡写走到如夫人面前,看着浑身颤抖宛若筛子一般的如夫人,然后叶玄月看着她的眼睛,声音十分的冷静同冰凉。

    “你想要害人,但是最终反而害了你自己。”

    “如果你当初不动那么多歹毒念头,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

    如夫人捂着脸,那黑气在她的经脉之中浮动着,她的眼眸之中的怨毒却根本没有消失过,她抬起头看着叶玄月,咬紧了牙关,声音都在颤抖。

    “我有什么错?”

    “都是你们……都是旁人要害我!”

    “我辛辛苦苦地为姬欢付出那么多,为他叛出门派,为他险些舍掉了一身修为,但是关键时刻,他却想要拿我当他的垫脚石!他应该下地狱!”

    “还有那些女子,她们凭什么能够生就一张花容月貌的脸庞?”

    “我呸!”

    “我有什么错,我根本什么错都没有!”

    她还是执迷不悟。

    她抬起头,看着叶玄月,突然狂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带了几分诡异,她伸出手,指着自己的胸口,然后叶玄月听见她说道。

    “我难道不痛苦么?”“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仿佛能够听见孩子的哭声,日日夜夜地折磨我……我那么爱姬欢!我那么爱他,可是我却什么都都没有了……他只是为了报复所以才同我在一起,哈哈,我那么喜欢他,却不过是建

    立在谎言之上罢了……”

    “我要他死!”

    “我要他永不超生……”

    如夫人声音宛若鬼魅一般凄厉。

    叶玄月看着眼前的如夫人。

    她好像已经陷入了某种癫狂的状态之中,她一会儿大哭一会儿大笑,看上去几乎已经疯狂了,她猛然站起来,然后伸出手指着自己的胸口,她的声音好像都在颤抖一般。

    “为什么我辛辛苦苦数百年,却失去了一切?我什么都没有,门派,所爱之人,孩子……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谎言……”

    “这个世界,就是要毁灭我……”

    叶玄月看着眼前这个癫狂的如夫人。

    她的神情依然十分浅淡,然后叶玄月开口说道。

    “你若是不心心念念想着害人。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如夫人抬起头,眼眸赤红!

    下一刻,她看着叶玄月,正打算开口说话,却突然抬起头,看着天空,然后狂笑起来。

    “我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做垫背……”

    她的身体之上,居然隐隐闪烁起了一种看上去十分灼眼的光芒,以叶玄月的眼力,一眼就看得出来。

    如夫人已经打算自爆了。叶玄月的反应却比如夫人更快,叶玄月的剑猛然抽出,四周的灵力好像在一瞬间全都被叶玄月抽干,叶玄月看着眼前的如夫人,她如今对于天地灵力的理解,居然在一瞬间抽干了如夫人四周的灵力,让她

    想要自爆,都有些困难,而叶玄月更是一瞬间上前,一把扣住眼前的如夫人枯瘦如同干柴一般的手腕。

    叶玄月看着她,然后微微动用了精神力感应了一番,然后她松开了如夫人的手。

    如夫人虽然没有自爆成。

    但是她的灵脉整体都混乱无比,估计迟早也是一个走火入魔的下场。

    何况她自己中了自己的怨毒之气,估计后头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

    至少……

    她想要再在灵武大陆兴风作浪,是做不到的了。

    顶多也不过苟延残喘地活下去罢了。

    叶玄月松开了手之后,然后往后头退了几步,一言不发地直接转过身,向着外头走去。

    如夫人看着这个少女的背影……

    她微微一怔。

    开口说道。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叶玄月的声音很是渺淡。

    “杀了你?”

    “你自己已经得到惩罚了。”

    ……

    叶玄月走出去的时候,小白的声音也带了点儿困惑不解。

    “主人……我以为你会……干脆了当地杀了她的。”

    小白都不敢提到冷莫燃。

    毕竟怨毒之气曾经伤害过主人,更间接让主人承受过锥心之痛,主人不过是让她自作自受而已,叶玄月的声音很淡。

    “活着对于她而言,才是最大的惩罚。”

    叶玄月往外头走去。

    少女的神情淡淡的。这屋子四周依然安静,方才叶玄月同如夫人的打斗激烈得很,但是也只限于这个小院子,这间院子外头的人,没有半点感觉,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一般,叶玄月环顾了两眼四周,她的神情渺淡得很,

    然后叶玄月低声说道。

    “我们走。”

    小白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走?”

    “主人我们去哪里?”

    叶玄月的声音听上去平平静静的。

    “自然是去董家了,我答应过董武,今日去董家的。”

    叶玄月走出屋子的时候,正好天色已经隐隐有些明亮起来。正好到了时候,她缓缓地向着董家的方向走去。

    清晨的街道上,尚且空空荡荡。

    少女的脚步带了几分轻巧,她缓缓地往前头走去,清晨一缕微光照耀在她身上,她的声音显得渺淡得很。

    遇见如夫人虽然在她的预料之外。

    但是……

    也算得上是了却了她一桩心事。

    她心里头的愧疚虽然很深,但是这样,她或许能够得到,一丝的慰藉。

    她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天光,她低下头,轻轻地摸了摸挂在胸口的木雕。

    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清晨,在西域的一个普通的城镇,一条普通的巷道。

    她想念起那一个人。

    叶玄月的手指缓缓地摩挲了两下那木雕,木雕已经被她抚摸得十分温润了。

    她低声说道。“走吧,我们去董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