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撩人:爹地,把妈咪抓回来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八十章 重磅出击

    “王老板,你也不用害怕,只要我们合作愉快,就没人会找你麻烦。说白了,我为国宝而来,如果你不识趣,这以后的路……”

    贺琉阳没有说下去,却充满了震慑力。

    王诚民想到贺琉阳的身份,他怎么说也是部队的人,如果和国家挂钩,他王诚民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威风的。

    “贺中校,你不是开玩笑吧?呵呵。我只是一个老百姓,犯不着和国家扯上什么关系。”他有着谨慎:“而且,我这藏宝图也是自己家里的,不算是公物。”

    “自己家里的?我看未必吧。”贺琉阳不容置疑的口吻:“既然是家里的,另外四分之三你怎么会没有?”

    “额,当然是遗失了。”王诚民说完,想想又不对,只好改口:“也许落到了别人手里,这种可能性最大。”

    贺琉阳没有说穿,由着他自圆其说。

    到了下午五点多,派出去的小组陆续有了回复,找到的目标多半都愿意配合,少数不愿意的在各种威胁劝说之下,最终也同意了。

    向尚来找贺琉阳,两人又合计了一番。

    等他离开,琉阳开始换衣服,一身名贵西装派头十足,非常大方。

    骆薇薇今晚的装扮并不出众,白色花边上衣搭配九分裤,一双五公分高的黑色皮鞋,亮点是腰间的皮带,大红带金色,醒目出挑。

    贺琉阳看着她梳头,将长发编出新颖的辫子造型。

    “这样真好看!”

    “贫嘴。”薇薇嗔他,心里却受用。

    “没错,我就是嘴贫,需要滋润滋润。”说完,琉阳猛地扣住她的纤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旋转,直接吻住她的唇,好一阵辗转吮吸。

    两人都有点眩晕,为浓情蜜意而陶醉。

    贺琉阳好不容易才放开她:“行了,今晚是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他等着薇薇把手放到臂弯里:“走吧,激烈的战场在等着我们。”

    向尚等在车里,这车是临时租的,为了显示财力,他们租了法拉利最新款,豪华而尊贵,看到贺老板和骆秘书上车,他随即发动豪车。

    “那边安排得怎么样?”

    “我们的人会混进去,随时应对变幻莫测的局面。”向尚一边开车一边说:“就是安检会很麻烦。”

    “不该带的东西别带,免得打草惊蛇。”

    “明白。”

    三人到达六星级酒店,经过了三重安检,感觉就算是一只苍蝇都很难飞进去,足见安保严密。

    酒店顶楼已经来了很多人,加上媒体、工作人员,整个宴会厅显得热闹非凡,拍卖还没开始,已经呈现出激烈的竞争趋势。

    “嗨,你们猜今晚谁会是赢家?”

    有人忽然大声问。

    “我觉得会是我,我有钱,真的非常喜欢这件拍品。”

    “来这里的都有钱,我敢打赌是他们的国家,这个据说是他们的国宝,继续流落在国外会被人笑话的。”

    “呵呵,那也要有实力才能拍回去。”

    “这个国家到底有没有钱把它赎回去?”

    “只是一件拍品,却要引发一场战争,实在太震撼。”

    林林总总,说什么的都有,最明显的一点,很多人都不相信这国宝可以回归它的祖国。

    “贺老板,你也听见了吧?真是太气人了!”薇薇受不了别人对自己国家的诽谤:“他们都是狗眼看人低。”

    “别气,没必要和跳梁小丑生气。”贺琉阳环顾四周,在薇薇耳边说:“这里有几个是我们的人,所以尽管放心,我会把国宝平安送回国。”

    “嗯,加油哦!”

    “收到。”贺琉阳看着她:“这个时候,是不是吻一下比较有诚意?” 说完他就浅笑。

    “嘁。”

    骆薇薇不自觉露出笑意,感觉没有了刚才的紧张。

    “先坐下来吧,拍卖还有一会儿才能开始。”

    “好。”

    两人刚坐下,最前方的显示屏就开始播放关于本次拍品的详细介绍:这是一尊羊脂玉佛像,高二十三厘米,底座直径四十五厘米,佛像面容慈祥和蔼,纯净温润,脂光可鉴,是难得的真品。

    据说,该佛像的主人是一位皇帝,曾经供奉香火,最早的猜测是被宫里的人偷出来倒卖,几番颠沛流离,终遗失海外。如今佛像再现,希望有缘的人可以拥有它。

    当显示屏上出现拍品的全景像,所有人都震撼了。

    这简直就是一件巧夺天工的顶级艺术品!它凝聚了先人的智慧、胸襟和才情,经过数百年的风雨沧桑,依然焕发出最美的神采,岁月如梭,不变的是对国的诠释:博大精深、有容乃大。

    “这样真好看!”薇薇赞叹。

    “你是说你自己吗?”琉阳反问。

    “我又不是国宝,你赶紧把它拍下吧,我都有点等不及了。”

    “别急,心急喝不了热粥。”琉阳淡定说:“人都还没出场,难道你想让我用抢的?”

    “好吧,是我太激动了。”

    骆薇薇坐好,严阵以待。

    等了一会儿,主持拍卖的人终于出现,这是位男士,大概四十多岁,穿着衬衫打领带,说话的声音很大,又会煽动气氛,没说几句话,就引起不小的反响。

    “我们要看到实物!”有人开始喊话。

    “快让我们见见珍贵的宝贝佛像。”有人跟着附和。

    紧跟着,就是一阵阵的掌声,热烈而持久!

    终于,国宝在千呼万唤中羞答答地出场。

    之所以说是羞答答,因为透明的玻璃罩外面盖着白纱,看不真切,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虚无缥缈,就像一位新娘戴了头纱。

    现场议论纷纷。

    “天啊,这真的是天价宝物吗?”

    “看起来只是一尊佛像,没什么特别。”

    “今晚真是来对了,应该是很贵重的。”

    骆薇薇伸长了脖子,一眨不眨地看着前方,压抑激动的心情,想到国宝马上就能正大光明地拍回来,不激动才怪。

    所有镜头都对准了今晚的拍品,咔嚓咔嚓声不断响起,就等着新娘揭开神秘的面纱,让大家一睹芳容。

    主持人说道:“各位,我身边的这件拍品就是我们今晚的主角,没有之一。它是某个国家的国宝级产物,有幸在这里出现,大家才能看到它的华丽身姿。现在,就让我们迎接它的真容。”

    音乐,变成了扣人心弦的节奏;灯光,汇集成一束强烈的光线,只为现场唯一的主角:羊脂玉佛像。

    当面纱揭开的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佛像上面,虽然之前有看到关于它的介绍,面对实物,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佛像通体晶莹剔透、栩栩如生,就算隔着玻璃罩,依然能感受到那股强大的气势,加上亦真亦幻的故事依托,焕发无与伦比的生机。

    所有的镜头再次对准了羊脂玉佛像,有序热烈。

    另外,有主持人已经对着镜头开始播报现场盛况! type=”text/java” sr=”/ba/tg.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