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神戒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二千零九十章 赏赐

    听到宋砚口中冒出的“杀了”二字,狄丘却是忍不住冒出一股寒意,心中暗道,这文官狠起来,可是比我们武将还要狠啊。

    “噗噗噗噗!”

    鲜血飞溅,头颅掉落,很快,剩下的红狼族伤兵就全部被砍掉了脑袋。

    “大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狄丘小心的征求宋砚的意见。

    “直接杀过去!”

    宋砚道。

    挥手间,上千铁骑夹杂着一股必胜的气势,直奔西风县而去。

    如果说在发生这一战之前,这些士兵还心中担忧忐忑,但此刻,他们却信心十足,因为宋砚表现得实在太强大了。

    前行中,宋砚抽空查看了下自己的气运。

    令他很满意,杀死这批红狼军后,他的气运之力居然增长了过万。

    一时,他不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卫国大乱,周边的蛮夷必定能乘势而起,说不定他们还有机会建国,因此,两千红狼军才拥有平均过五点的气运。

    要知道,跟在他身后的那群普通骑兵,也只有两三点的气运。

    红狼族当兴!

    “如果我将红狼族大兴的机会给扼杀,肯定能谋夺到更多的气运!”

    宋砚暗暗想道。

    “报!”

    西风县城外的红狼族军营内,一名传令兵高声而来。

    “将军大事不好,萨默将军率领的两千骑兵败了,只有几十人逃了回来!”

    “什么?”

    “怎么可能?”

    “胡说八道,对方只有一千人马,萨默带领两千兵马怎么会败,而且,才这么点时间!”

    听到传令兵的汇报,营帐内却是一片哗然,各个将领都不敢相信这份情报。

    唯独魁狼的面色阴沉似水,冷喝道:“来人,把那些逃兵都给本将军给叫起来!”

    很快,几十名逃兵全部都被带进了营帐,他们脸上都挂着恐惧和心有余悸之色,甚至有人的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说,你们到底是怎么败的?”

    魁狼喝问道。

    “将,将军,凉州军中有,有个厉害的人,一剑下来,不止劈死了萨默将军,还使得百人被杀,数百人受伤!”

    接着,这群逃兵将整个过程复述了一遍,一时间,营帐内陡然变得鸦雀无声。

    “难道是宗师武者?”

    过了半晌,有人小声的道。

    “报!凉州军已经杀到五里之外!”又有个传令兵跑进来大声的汇报道。

    “众将听令,随本将军迎敌!”

    魁狼一声大喝,整个营帐内都动了起来。

    红狼族不愧是马上的民族,在凉州军来到一里外时,他们就将六千兵马给整顿了起来。

    “杀!”

    骑在马上的宋砚再次举剑,率领着一千骑兵向六千红狼兵冲杀而去。

    “混账!”

    魁狼一见,却是大怒,一见兵马居然敢主动进攻六千大军。

    “杀了这些卫狗!”

    魁狼挥动长刀喊道,顿时,静止的红狼骑兵也开始了冲刺。

    四百米。

    三百米。

    两百米。

    双方的兵马无时无刻都在缩短彼此的距离。

    就在这时,骑在马上的宋砚突然腾空而起,然后化为一道残影激射而出。

    “杀了他!”魁狼双眼泛红,也从马上冲起,迎向半空中的宋砚,同时,他手底下的另外两个战将也脱离了战马冲向了天空配合傀儡围杀宋砚。

    “死!”

    宋砚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轻蔑的笑容,长剑挥洒间,便有三个头颅被他挑起。

    他堂堂的道门金丹要杀三个先天还不是手到擒来。

    看到飞起的三颗头颅,红狼骑兵的冲刺速度不由一滞。

    见状,宋砚凭空站立在了半空中,长袍随风挥舞,然后他抬起了手中的青霜剑,然后重重斩下。

    “轰!轰!轰!”

    三道长达二十余丈的金色剑气轰然砸入红狼骑兵之中,炸裂开来,将无数的红狼兵给击杀,顷刻间,六千红狼兵直接死掉一半。

    “再来!”

    宋砚又斩出两剑,又杀掉两千多人,剩下的数百人直接成为了惊弓之鸟,转身就逃。

    “狄将军,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没有问题吧!”

    宋砚落到马上道。

    “大人放心,末将定不叫大人失望!”

    在狄丘的指挥下,一千凉州骑兵开始展开了对红狼兵的追杀。

    这场战斗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才结束。

    浑身浴血的狄丘归来,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大人,逃走的所有红狼兵都被斩杀了!”

    “伤亡如何?”

    “死了八个,重伤二十人,还有八十多个兄弟受了轻伤!”狄丘回答道。

    闻言,宋砚眉头不由微微一皱,没想到逃亡中的红狼兵也给凉州兵带来了这么大的伤害。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红狼兵本来就强悍,知道逃跑无望,肯定会激起他们的拼死之心。

    接着,打扫战场。

    但让人意外的是,西风县依旧紧闭,完全没有出来的意思。

    看来是被红狼兵吓破了胆子。

    “大人,我们要入城吗?”

    打扫完战场,狄丘前来请示。

    宋砚笑笑。

    “大人,我们再怎么说都解了西风城的破城之危,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派人出来,这也太令人心寒了吧!”狄丘有些不岔的说道。

    宋砚笑了笑:“他们不出来,无非是有两个原因,一是担心这只是个计谋,二么,则是他们故意在装傻,我们救了他们西风城,如果他们出现,肯定要拿出钱粮来犒劳大军!”

    狄丘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大人英明!”

    “对了,红狼兵留下的物资清点完毕了吗?”宋砚再问。

    “还在清点之中!”

    狄丘道。

    又过一个时辰,物资清点完毕,并被整理成册送到了宋砚手上。

    这番战斗,不止消灭了八千红狼兵,还获得了八千多幅皮甲,其中五千多都是完好无损的,剩下的多多少少都有了损伤。

    兵器弓箭也收获了不少。

    最后便是战马,只有三千,剩下的五千都死了,这让狄丘颇感遗憾,如果宋大人出手时,能对战马留情,也不至于才缴获三千战马。

    粮食则不多,只有六百多石。

    倒是金银铜钱折合在一起又三十多万两。

    还有死去的五千战马也可以拿来吃肉,总之说,这次收获很大。

    “回吧!”宋砚挥挥手。

    于是,一千凉州军带着大批物资离开了西风县,而看着离去的大军,西风县的县令则暗自松了口气,宋砚猜得不错,他不派人出来,的确是不想拿出钱粮来犒劳大军,因为他根本就拿不出,在他看来,那群兵马已经杀红了眼,如果拿不出粮食和银子,一旦对城内的居民动手,那造成的影响难以想象。

    傍晚。

    当宋砚带着兵马回到凉州城下时,苏炳文亲自来迎接。

    当看着马车上那摆放着的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苏炳文先是脸色一白,随即激动的迎了上去,一番视察,他忍住呕吐问道:“子玉,你这次出去杀了多少红狼兵啊!”

    “八千红狼兵全灭!”

    宋砚淡淡道。

    “丝!”

    苏炳文和府衙的一干官吏集体吸了口冷气,一千对八千,居然让八千全灭,而且还是红狼兵,大家都有种做梦的感觉。

    但那八千血淋淋的头颅告诉他们,这都是真的。

    在以往,能凉州兵和红狼兵交手,能有几个或者几十头颅就算立了大功。

    现在斩获八千头颅,那绝对是旷世巨功。

    回到府衙的当晚,宋砚就和苏炳文联手写好了折子,然后命令一百骑兵以及两百民夫押送八千头颅到总督府,至于他们的折子已经派快马送完总督府。

    一日后,总督齐宁收到了来自凉州府两位主官的折子,却是气笑了,直接将折子给扔到了桌上,冷笑道:“这凉州的知府和知州真把本官当成傻子糊弄,一千凉州兵就能灭掉八千红狼兵?”

    但在三日后。

    八千红狼兵的头颅被押送到省府来之后,总督齐宁却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马上马上命人查探真伪,但经过鉴定,这八千头颅都是红狼族无疑。

    尤其是其中数个经过特殊保存的头颅,让人认出,却是红狼族的大将魁狼以及他手下的三个战将。

    一时间。

    齐宁不由激动得浑身颤抖了起来。

    “好!好!凉州府好啊!”

    随即,他将护送头颅到来的骑兵招来询问当时的战况。

    不过这些骑兵都经过宋砚的交代,特意弱化了他的功劳,即使如此,齐宁也是一阵目瞪口呆,没想到这天大的功劳居然是一位文官立下的。

    “好一个探花郎!”

    最后,齐宁所有的情绪都化为了这句话。

    既然这份军功都是真的,那么就该考虑着该如何替宋砚和苏炳文请功。

    朝廷正被西北的糜烂搞得焦头烂额,云荒州总督送来的一份折子却给了朝廷一剂强心剂。

    不管真假,这件事就值得大书特书。

    尤其是卫帝,当晚回到宫中就喝醉了。

    但也有许多的官员对这个捷报表示怀疑。

    但在七日后,那批头颅送到京城后,所有官员心中的怀疑都尽去。

    接着,宋砚和苏炳文的封赏也到了凉州。

    知府苏炳文被调回京城,担任御史中丞,也是正五品的官职,但是,这个官职的份量却不是一个凉州知府能比的。

    而宋砚则被封为凉州节度使,掌管凉州的军政大权,官居从四品。

    至于狄丘则被封为凉州中郎将,从五品的官职。

    其他的士兵也都有奉上,总的来说,都提升了一级。

    除此外外,还有金银等物的封赏,最让宋砚哭笑不得的是,卫帝居然赐给他一套玻璃杯,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作者题外话:一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