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魂飞飞魄散

    夜血裳刚刚放松下来的心神,骤然跌到了谷底。

    她本想用水流香的安危,以此牵制住楚行云,从而找寻到一线生机,岂料,楚行云不仅没有妥协,还让她尽管试一试,看是她引爆灵魂的速度快,还是他的剑快。

    这句话,太自信了,自信得楚行云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

    虚空当中,灵魂之剑静静悬浮着,光华闪烁不休,每一缕剑光,都宛若在嘲讽着夜血裳,让她的心神开始微微动摇。

    夜血裳深知,以霸天斩魂剑的恐怖力量,倘若再度斩落下来,她将必死无疑,但相对的,楚行云也会因为庞大的灵魂消耗,而出现性命之忧。

    更甚者,即便她死于霸天斩魂剑之下,也能拼死引爆灵魂之力,让水流香的灵魂受到强烈冲击,无论轻重,后果,楚行云都承受不起。

    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夜血裳也知道,楚行云的性情尤为缜密,从不做无把握之事,他如果说出此话,肯定不会无的放矢。

    何况,这一句话,事关水流香的生死安危!

    “楚行云现在催动的灵魂神通,强大得难以言说,难道说,他真的有信心能在我引爆灵魂的一刹那,直接将我诛杀掉?”

    “倘若真是如此,那为何一开始,他并没有将我当场灭杀,是为了羞辱于我,还是说,楚行云无法将我一剑诛杀,故而出言诈我。”

    “可是,楚行云连续出剑,自己的灵魂极有可能崩溃,水流香的安危,也无法得以保障,这个赌博风险太大,他应该没有那个魄力。”

    短短一瞬之间,夜血裳的脑海中,无数道念头性浮现出来,让她的思绪顿时紊乱到了极点,根本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她重重摇了摇头,再度朝着楚行云望过去,却见此刻楚行云双眸魔光汇聚,头顶上的灵魂之剑闪烁,嘴中轻然吐出一字:“斩!”

    话音一落,魂剑破空。

    遽然间,灵魂之剑直接斩向了夜血裳。

    无尽的灵魂之力倾泻,整片空间在瞬间仿佛被镇压,夜血裳的身体猛然颤抖,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身体四周处,不知何时被灵魂之力所束缚住,一重接着一重,犹若无穷。

    “楚行云,你,你诈我!”夜血裳立即明悟过来,眼眸满是阴厉的瞪着楚行云,但回应她的,却是光华璀璨的灵魂之剑,刺痛着她的身躯,让她生出一种要被完全灭杀的感觉。

    “诈你?”

    听得夜血裳的厉声嘶吼,楚行云不禁一笑,面庞如妖的说道:“刚才,我仅仅是出声反问你一句,除此之外,再无言语,你之所以会思绪紊乱,完全是因为你心生异念,处处惊惧,生怕自己真的会被霸天斩魂剑斩掉。”

    “你身为武皇强者,修炼岁月何其的漫长,眼界更是宽阔,但你始终没有一颗真正的修炼之心,只想着如何算计,如何趋利避害,所以,你才会妄图夺取流香的九寒绝脉,免除一切的后顾之忧,而这一点,恰恰是你的致命死穴!”

    楚行云早已看穿了夜血裳,就连她的紊乱思绪,都知晓得一清二楚。

    待最后一道话音落下,他的脚步重重一踏,镇压虚空,手掌猛然一挥,霸天斩魂剑的力量摧枯拉朽,杀向夜血裳。

    这刻,夜血裳的面庞早已经狰狞如鬼,无论她如何爆发出灵魂之力,依旧无法动弹半分,只能睁大着浑浊不堪的双眸,眼睁睁的看着霸天斩魂剑撕裂灵魂,刺入她的胸膛。

    轰隆隆!

    短暂的刹那间,整个脑海深处,漫天的灵魂之力肆意翻滚,恐怖力量将夜血裳的身体斩断,然后切割成无数碎片,越来越渺小,最终,当灵魂之剑耀眼如同一**日之时,夜血裳的身体,完全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九寒宫之主,夜血裳,终陨,魂飞魄散。

    茫茫剑光当中,楚行云站立于原地,一步都未移动。

    只见他看着夜血裳的灵魂完全消散,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如释重负的笑靥,但在同时,他的身体,居然开始变得虚浮起来,流窜于周身的灵魂之力,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着。

    可是,楚行云却丝毫不以为意,就这般站立在水流香的面前,双眸凝视,一股浓厚的爱意充斥于全身上下,变得愈发浓厚。

    片响后,一道低沉的嗡鸣声陡然响起,楚行云的身影消失在此地,与此同时,水流香的灵魂也摆脱了压制,光华闪烁,隐隐有苏醒的迹象。

    外界,九寒峰之巅。

    冷冽刺骨的寒风,再度停止了呼啸,暖阳重新探出云端,洒下微冷的阳光,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在场人群又是一惊,他们抬起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了楚行云和水流香。

    这时候,裹挟在两人身体周围的寒冰,已经消弭一空,水流香身上的气息,也不再狰狞、凶残,重新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但反观楚行云,他周身气息却有些虚浮,俊逸如妖的面庞上,一双剑眉突然微颤了下,漆黑而又深邃的双眸睁开,一如既往的动人心魄。

    “师尊!”见楚行云醒来,楚虎和宁乐凡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浊气,开口间,楚行云并没有理会,步伐向前踏出,一步步靠近了水流香。

    他的漆黑眸子,一直凝视着水流香,没有移动半分,每一步踏出,眼眸中的爱意,就会浓厚一分,宛若除了水流香之外,整一片天地,再无他物。

    当楚行云走到水流香的面前,水流香那双紧闭的双眸,也是微微颤动了下,颀长睫毛掀起,露出了一双宛若宝石般的晶莹明眸,轻缓抬起,迎上了楚行云的注视。

    然而,不同于楚行云眼中的浓厚爱意,水流香的面庞却是苍白如纸,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眸,不断闪烁着异芒。

    但见她深深看了楚行云一眼,随即视线移动,看向柳眉紧锁的夜千寒,以及她怀中的婴孩,面庞狠狠抽搐了下,贝齿紧咬着嘴唇,丝毫不知一缕殷红的鲜血,从嘴角缓缓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