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12章书 情书,叔叔我爱你

    ..,

    小八没有直接回答南浔的话,而是反问一句:“如果这个世界的你和**ss不烙饼,你觉得**ss的恶念值能全消吗?”

    南浔微微一怔,不知道小八为什么突然问这种问题,想了想,她如实道:“或许能,但很难。”

    如果不能烙饼,她一开始就会将自己定位成魏猖的亲人,那样或许也能消掉恶念值,但也只是或许,毕竟……厉琛那个世界她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成乖女儿,结果后面还是变得一塌糊涂。

    小八叹了一声,“人鱼没有文字,所以无法记录人鱼历史,但你知道人鱼里的海巫师吗,据说她们可以传承记忆,在很久很久以前,人鱼的历史里有过人鱼跟人类相爱的先例,但结局并不美好。”

    说到这儿,小八没有继续往下,而是话音一转道:“你好像有近一年没有变鱼尾了。”

    南浔:“魏猖在我身边寸步不离,经常和我亲亲抱抱酱酱酿酿的,所以最近就算碰到水也没有机会变鱼尾。”

    小八略作沉默,道:“下次让**ss出个长差,然后你再试试吧。”

    南浔微微皱眉,没有继续问为什么。魏猖出差的次数并不算少,但是因为家里有个惦记的人,他最长一次出差也只有两天,最近一次南浔借口要锻炼他的忍耐力,足足一周没有跟他做晚间运动和晨间运动,加上他要离开两天,时间足够长了

    。

    她进入浴缸,让双腿全部浸润在水里,可是等了好久,那双腿也没有再变成鱼尾。

    南浔看着自己的双腿,微微失神。

    “小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变成了人类?”

    小八没有直接回话,而是道:“你可以咬破你的手指再看看。”

    南浔微微一怔,按它说的轻轻咬破了手指,有血滴渗了出来。

    在以前,这么小的伤口早就自己恢复了,可现在,那伤口没有一点儿变化。

    小八继续道:“刚才你放的是冷水,但是你觉得这水冷吗?”

    南浔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没有觉得冷,说明我还是变温动物。”

    除了哺乳动物和鸟类,其他动物基本都是变温动物,人鱼是通过卵胎生的方式来繁殖下一代的,在并非哺乳动物,所以也是变温的。

    她维持着人鱼的特征,这双腿却变不出鱼尾了,她强大的自愈能力也突然消失了。

    那她现在到底是人鱼还是人?

    小八:“南浔,你可能变不回去了。”

    南浔在最初的诧异过后已经淡定了:“小八,你直接告诉我后果吧。”小八:“表面上,你从人鱼变成人了,但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本该在海底生活的东西突然蹿去陆地了,还不是远古时期跟那些爬上岸的鲛人一样慢慢进化成人类,而是直接汲取人类的精气变成

    人,这种不正常的转化你觉得就没点儿副作用吗?”

    南浔淡淡哦了一声,“你的意思是,变成人类的我寿命会……缩短?”

    小八:“以前的一个例子是这样的,那只跟人类相爱的人鱼,好像还是只纯种蓝人鱼,只陪伴了那人类十年就死了。

    其实人鱼的平均寿命是200岁,但人鱼上岸了,变出腿了,回到大海的次数越来越少,她们遗弃了孕育她们的大海,所以遭到了惩罚,这大概就是海巫师所说的诅咒吧。这个世界的气运子后来并没有跟人鱼公主在一起,不仅是因为人鱼公主的身份,还因为海巫师将这件事告诉气运子之后,他不想人鱼公主为了短短十载便丧了命,所以他救出人鱼公主,来了一个凄美的吻

    别后,就回归到以前的生活了。”

    南浔:“小八,你这最后的讲故事式的语气听着挺不爽的。”

    小八:……

    明明是因为不能继续浪了,所以自己心情不好,还怪我?

    “我想问一下,死前有什么症状?”

    小八:“这个爷真不知道,我能想起这一茬,也是因为原世界里海巫师说了这么一段话。你很快就会亲身经历一次了,到时候爷还要问你呢。”

    南浔吸了一口气,忍住想揍兽的冲动。

    小八:“亲爱哒你是不是很难过啊?别难过,本来做完任务就该走的,可是爷大方地让你留到自然死亡,你不应该欢欣鼓舞咩?”

    南浔叹了一声,“算了。”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活不久了有了心理作用,南浔最近总觉得自己胸闷气短,偶尔那么两次竟然提不上气来。

    但她没有因为这件事就禁欲,现在禁也来不及了,倒不如放纵一番。每晚她都会缠着魏猖,两个人抵死缠绵。对于这样的折磨,魏猖甘之如饴,他虽然跟着一起放纵了,但没有忽略锻炼,小宝贝最近有些贪吃,他保养得好,看起来还是跟当初没啥差别,他还想一直保持下去,保证自己再过个二三十年也能满足他

    贪吃的小宝贝。

    而南浔也没有再看泡沫剧了,她用闲暇时间假模假样地学习写字。

    魏猖十分诧异,取笑道:“蓝蓝,为什么想学习写字?”

    南浔冲他眨眨眼,一脸俏皮地道:“因为我想给叔叔写情书啊。”

    魏猖怔愣了好一会儿,看向她的目光愈发温柔,能将人溺毙的温柔。

    不到一个月,南浔就能写出歪歪扭扭的情书了,写给魏猖的第一封情书只有一行字:叔叔,我爱你。

    这还是南浔第一次写这么直接肉麻的情书。

    当时,可把魏猖高兴坏了,立马就让方恒将那封歪歪扭扭的情书裱了起来,还摆在了自己书房一个特别显眼的位置,幼稚的行为让方恒嘴角直抽抽。

    “叔叔,如果有一天我生病死了,你不要难过。因为,就算我死了,我的灵魂也会一直爱着你。”温存过后,南浔躺在他的怀里,对他这般道。

    魏猖觉得小家伙有些奇怪,不禁亲了亲他的小嘴儿,“是不是肥皂剧看多了,最近怎么老说这种傻话?”

    南浔笑了笑,嘟嘟嘴道:“是啊是啊,叔叔,这都被你发现了,你是名侦探吗?最近悲剧看多了,我心情都不好了。”

    一开始魏猖没将她的玩笑当回事,他见识过她强大的自愈能力,所以她很少生病。

    可是,有一天,魏猖突然发现,她的气色好像有些差,肌肤有些过白了,嘴唇上的血色也淡了许多。“蓝蓝,你身体不舒服吗?”魏猖开始变得不安,他总觉得小人鱼隐瞒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