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擒心术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章717章,怒其不争

    醒心觉得,跟凌心讲道理已经行不通了。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可能真的是人越老性格越像孩子了。

    那孩子怕挨打,父母打了就会听话。

    凌心怕死,拿这一点吓她,她会不会听话?

    醒心努力严肃地望着母亲,在看见她脸上风云变幻的表情后,终是一声叹息:“跟我走,是保命的。不走,是找死。”

    凌心的眸光渐渐暗淡下去。

    她走到卧室的窗前,眺望着外面王府里的秀丽景象。

    这也是一个小江山,是荣耀的祈亲王府,可惜已经不属于她了。

    瞧着而母亲眷念不舍的眸光,醒心也是百感交集。

    她走到母亲身边,与她并肩瞧着外面的景色。

    春去秋来,王府就是王府,有着永远不输的气场跟精致的布局风貌。

    醒心缓缓开口道:“你留下也无用,这么些年了,你身为宁国的王妃,又为了宁国的百姓做过什么?

    你总说我不着家,总说我不孝顺,总说我是个野孩子就知道飞着跑。

    可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你的身边留不住人呢?

    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不是我洛醒心还在撑着王府的名声,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祈亲王府这几个字吗?”

    醒心侧目,望着母亲,又问:“一个没有人知道的王府,不声不响的王府,你即便当了王妃,又如何?

    你即便住在这里,又如何?

    我呢?

    我在这里住过几天?

    我每天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有时候抱着战地孤儿冲出楼房,炮火就在我头顶上炸开了。

    但是别人都知道,我是大宁国的长孙公主!

    妈咪,你到底懂不懂?

    地位这两个字,不是你占着这个坑,就能有的。

    地位,是看你究竟付出了多少,才能回报你多少。”

    凌心哭的厉害。

    等着她哭过之后,再一看,屋子里已经没了女儿的身影。

    洛天祈开了门,缓步走进来。

    他看着她,一步步靠近。

    凌心也望着他。

    洛天祈见她衣带渐宽,上前轻柔地拥抱着她:“心心,儿子婚礼结束,咱们就走吧!”

    属于他们的时代,终究是过去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人要向前看。

    醒凡在房间里等了会儿,跟姐姐、姐夫都聊了会儿,知道这边一切稳妥了,这才回去后面的小楼。

    今日,苏心暖的母亲也过来了。

    并且是带着衣物过来小住两三天的。

    为了陪伴女儿,给女儿解闷,周芸几乎每个礼拜都会来两三天连住。

    主要还是上次,女儿怀孕期间自杀,不但是给苏心暖造成了阴影,更是给周芸造成了阴影。

    如今见苏心暖心情愉快,周芸对于陈年往事绝口不提。

    但是心里还是担忧的,便想方设法让女儿高兴,给她做好吃的,陪她说好玩的,什么都依着她。

    醒凡回去的时候,周芸还在教苏心暖打毛衣。

    一团团粉红的,米色的,粉蓝的线团,安静地待在篮子里,瞧得醒凡心里都痒痒的。

    虽说现在什么衣服买不着啊。

    但是看着小妻子像个邻家女孩般坐着,还这么贤惠,他心里真是觉得幸福极了。

    走上前:“妈妈,小暖。”

    打过招呼,他上前在苏心暖脸颊上亲了口。

    周芸立即望着他:“饿不饿?你还没吃吧?”

    周芸今日中午,给女儿女婿包了馄饨,她会一招很好吃的馄饨面。

    之前给她买小两口做过,醒凡一口气吃两碗,而且里面全都是他爱吃的牛肉。

    醒凡接了电话就出去了,那时候馄饨刚煮好,他真是没来得及吃上一口。

    这一回来,丈夫娘就开始关心他了。

    醒凡觉得温暖,笑了:“饿了。”

    周芸更是笑了,起身道:“你们俩聊会儿,我去给醒凡煮去。”

    待周芸离开之后。

    苏心暖这才放下手里的活,抬眼望着他:“接回来啦?”

    醒凡点了个头,又道:“不过你不要担心,她不会过来打扰你的。

    而且我让钦菲在小楼守着了,只要她往这边来,就让钦菲直接把院门锁了。

    再说了,她也不会过来的,本身就要强。

    当着你的面,被铐着带走了,她巴不得离你远远的。”

    苏心暖想了想,又道:“其实我不是很想做王妃,我也仔细想过当时的情况。

    她应该就是不舍得退位。

    其实我当王妃,我干什么呀?我什么也不会。

    还不如……”

    “她也什么都不会。”醒凡笑了,又道:“之前有个化妆品公司,但是在她的经营下,越来越惨淡了。

    怎么说呢,她不懂得商人那套圆滑世故,我父亲也不是懂得做生意的人。

    尤其是化妆品公司。

    我母亲是我爷爷的亲侄女,她跟我父亲等于是近亲,是表了又表的兄妹,不过是同辈份的,血缘也远,所以就亲上加亲了。

    太奶奶特别特别疼我妈咪,真是一家人都把她宠上天了。

    太奶奶一手创办的化妆品公司,当时已经做得规模很大了,给了她,到她手里,渐渐就开始吃老本。

    后来大姐接手了,才有了起色。

    所以别看她考到博士了,却是个书呆子,眼界也不高,生意也没做好,也没给国家交过多少税。”

    苏心暖噗嗤一笑。

    她被他那句,没给国家交多少税逗乐了。

    她想起醒凡手里是有整合后的公司的,好像跟户外健身什么的有关系。

    他既然从政,那些事情只怕不能全神贯注了。

    于是她望着他:“那以后,我努力,跟你学做生意。

    然后你把公司交给我,我看看能不能尽可能多地为国家交税。

    这样也算是为国家做贡献了,对吧?”

    醒凡勾唇一笑:“那成!你想干嘛就干嘛!”

    她笑了:“你不怕我让你关门大吉呀?”

    醒凡拉过她的双手道:“不怕。

    你还真是得好好学做生意了,不光是我那公司,还有咱们小苏然的乳业集团。

    那是昭告天下要给你的彩礼,给我们第一个孩子的。

    当小苏然出生之后,企业产权赠与就完成了,并且具有法律效益。

    而在小苏然十八岁之前,肯定要父母替他张罗着。

    我父亲这些年,也是请了人张罗着,他虽然是董事长,但是手下的几个总裁,全都是小五叔给他找的人。

    小暖,说句心里话,其实瑾容他爸生气,生我爹地的气,那是对的。他对我爹地又爱又恨,那是怒其不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