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擒心术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00章,上门

    秦玖玖让曹悦将车停在纽约市区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

    曹悦帮着她取下行李,笑着道:“我还是住学校寝室,以为新居是婚房,不好让你住的,我们自己也没地方……”

    “没关系没关系,我住酒店就好了。”秦玖玖连连摆手,笑着道:“你赶紧回去吧,耽误你这么长时间。”

    “没事,小事,这是我电话,有事找我。”

    “好的好的。”

    秦玖玖目送曹悦的车离开,长出一口气。

    转身进了酒店。

    她是个节约的人,虽说知道瑾容每次都是总统套房,但是她一个人根本不需要那样的排场。

    要了个标准间大床房,就提着行李回房间去了。

    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一路过来的突发状况,自己都不得不佩服命运的安排!

    怎么就碰上曹悦了呢,怎么就给苏杭打电话了呢,他会来吗,千万别过来啊!

    秦玖玖打开行李箱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然后进了洗手间,洗澡。

    别的都不谈了,先好好睡一觉再说吧!

    *

    宁国。

    晚上十点半。

    秦宅的管家忽而匆匆跑上楼,带着一份忐忑地望着钦野:“有人找容少。”

    钦野有些诧异地问:“这么晚了,谁呀?”

    “苏杭先生,说是小姐之前在纽约的同学,还有,他是容少小舅妈的亲弟弟。”

    管家说着,钦野就想起来了。

    好像是海飞二婚的老婆的弟弟。

    他侧过身在书房门上敲了下,而后进去汇报去了。

    不一会儿,他出来,对着管家道:“容少说见,让他上来吧。”

    管家点点头:“好!”

    他要转身,钦野见他年纪大了,跑上跑下的,于是道:“我去。”

    然后一溜烟,人就跑的没影了。

    管家愣了一下,笑了笑,心里头暖烘烘的。

    容少人好,他身边的人,也好,心都是这么善良的。

    钦野披着夜色来到别墅的门前,见苏杭穿着一件简单的长袖衬衣站在门口。

    年轻是他的资本,不过二十岁,比起瑾容的沉稳,更添了一份活跃与率性。

    钦野道:“苏先生,容少在书房等着您。”

    开了门,他将人放进来。

    苏杭进去,点头:“多谢。”

    钦野愣了一下,刚才还觉得这人看着潮气蓬勃的,但是此刻又觉得他其实骨子里也是个稳重的人。

    两人前后进了屋子,迎面遇上老管家,笑着问:“苏先生,白咖啡可以吗?”

    苏杭的心思显然不在喝茶上:“随便。”

    上楼后,他进了瑾容书房,但见瑾容端坐在办公桌前,正在处理公务。

    他么有出声打搅,而是安静地站在一边。

    钦野请他坐下,他也没动,反倒是瑾容见他过来,迅速将手里的东西点击保存,暂且休止了电脑。

    起身,步履舒缓的来到苏杭面前:“苏先生这么晚,过来找我什么事情?”

    苏杭走上前,望着他,很担心地道:“我同学说在纽约看见玖玖一个人提着箱子,像是离家出走。”

    曹悦是个聪明人。

    当着秦玖玖的面打电话不过是试探,将其送去酒店归来之后,又给苏杭打了个电话。

    苏杭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然后将那家酒店的定位给瑾容看。

    并且道:“容少,玖玖虽然失忆之后性格变了不少,但是她一直都是越变越可爱的。

    她生性善良,不舍得伤害任何人。

    她非常地单纯,出去打工一连被纽约的黑心商贩骗了好几家,最后的咖啡厅还是我悄悄去找老板谈,才找到的兼职!

    她也很聪明,她会做饭,会织毛衣,不管多难的菜、多复杂的花样她都会。

    她成绩也非常好,理科一样好。

    容少,玖玖是个无价之宝,我相信每一个真爱她的男人在娶了这样好的妻子之后都是会感到人生圆满的。

    我也相信容少不会因为任何事跟她吵架,或者将她逼的离家出走。

    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没错,我好像不该多嘴过问。

    可是容少,你娶走了我最爱的人,我此生不求别的,但求你善待我的青春。”

    瑾容看着他的手机,立即明白这个位置了。

    毕竟他也是常年在纽约混迹的商人。

    对着钦野用英语说了一个地方,钦野立即转身去办。

    而后,瑾容望着苏杭,温润道:“多谢苏先生了,其实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不对。”

    瑾容眸光闪了闪,心中钦佩苏杭人品的同时,顺带问了一句:“对了,苏先生当初跟内子在学校里恋爱的时候,是更喜欢失忆之前的她,还是失忆之后的?”

    “失忆之后的。”苏杭几乎脱口而出。

    瑾容背在身后的一只手,握了一下,又松开。

    苏杭接着道:“之前跟她在一起,因为她长得漂亮,而且留学在外的孩子,多半都比较孤单。

    能有个女朋友,长得又漂亮,在兄弟们面前也是一件有面子的事情。

    不瞒容少,我刚开始就是这样想的。

    就是她摔伤住院,我也觉得,作为男朋友我有义务帮她一把。

    可就是在她醒来之后的再次相处,她失忆了,我感觉她像是变了另一个人。

    以前的性子谈不上特别喜欢,可后来的性子却让我割舍不下。

    所以,现在她能找到容少这么好的归宿,我甘拜下风,我也希望她幸福。

    我知道容少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是我无法比拟的,可我也希望容少明白,不管您是以什么样的错误将她逼走的,她永远都是我想要捧在手心里疼一辈子的好姑娘。

    我这样的珍惜的她,选择了您,而您将她逼走,让她伤心。

    我很想揍您,却不能违背宁国的律法,不可以欺辱皇室。”

    苏杭说着,坦然地望着瑾容:“如果有一天,容少不再爱她了,请放她自由。

    虽然这世上爱慕容少的女子很多,离了婚,你也不会缺女人。

    但是这世上爱慕玖玖的男人同样很多,比如我,我今年20岁,我会再等10年,等到我30岁,甚至更久。

    我只有看着她幸福,才能忍的住不去打搅她。”

    瑾容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他忽而,很想给苏杭介绍一个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