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神魔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不屈于淫一贼!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不屈于淫贼!

    壮士!

    人们的表情忽然变得诡谲起来,特别是天神雀、秦弑天这些,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逆神众要征服星空,于是人主便开始招募壮士?

    “悲壮的壮士吗?”天神雀嘀咕道:“总觉得更像是壮丁!”

    “天神雀!”

    凌风一脸严肃的批评道:“要对这些壮士多一些尊敬,他们有一颗乐于助人的心与坚定的意志,打赢了,我们要表示感谢。”

    “要是打输了呢?”天神雀问道。

    砰!

    凌风一个暴栗就打在天神雀的脑袋上,生气的说道:“我们逆神输过吗?能不能有点志气?”

    “……”

    “当然,要是打输了,那就是真正的壮士,我们应该永远缅怀其恩情!”凌风庄重而肃穆,而后说道:“要是打赢了,我准备送他们一面小锦旗,以表达我们内心的敬意,你们觉得如何?”

    “同意!”

    “赞同!”

    ……

    一时间,众神额首,眉开眼笑,这年头像凌风这样纯粹的贱货已经不多了,不过说来说去,这货还是在拉壮丁,怕是要让冬雨等人知道会哭出声来。

    当然。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总体上来说,天神雀、秦弑天这些与凌风是同一类人啊。

    片刻后。

    王老率先离开,逆神众有些不太愿意,他们想伴着人主走向终点,见证那最终的决胜,仰望着逆神迈出那逆天的关键一步。

    “先夺造化,距离决战还有些时间,届时你们能够赶到的。”凌风笑着说道,他知道逆神众的心思,更不介意让他们知道现在的逆神众到底有多么强大。

    “是!”

    逆神众微笑离开,心中更渴望,更知道这才是极佳的处理方式,归根究底还是他们实力太弱,否则人主就没必要这般小心。

    因而。

    他们要跟随王老,在最底层的剑山下夺造化,让自身便的更强更强!

    “我们在山顶汇合!”

    叶魔女率众离开,选择一个方向进入道台,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要一路打上去,还有比这更狂暴的方式吗?

    她相信,等逆神众登上山顶,这个方向会留下许多传说,而逆神也将成为禁忌。

    “我们也该走了!”

    秦弑天开口,率众而行,秋书怡则是同行,有柳舒舒这位狡诈的人物看着,她束手无策,再坚持下去反而会起反作用,唯有在星辰道上展现其魅力,才能获得“奖励”。

    在临行前,天神雀与凌风神目碰撞,会意而笑。

    “不对啊!”

    他们选择另一个方向进入道台,可当脚步碰触到道台的那一刻,秦弑天忽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我们并非是逆神众,这算不算是壮丁?”秦弑天向明昊问道。

    “不算吧?”

    明昊脸庞一僵,他们都忽略了这个问题:“我们并非以逆神众的名头出现,谈不上是逆神的壮丁。”

    “为了逆神的荣耀,战斗吧!”

    然而。

    正在这时,几位盖世真神踏着神虹而来,并非是恒天星辰道上的真神,而傲娇鸟的神目则是明亮起来,神勇大喝,第一个向那几位盖世真神杀将而出。

    “我擦!”

    秦弑天、明昊的脸一黑到底,感情真正的坑已在身旁,这是凌风安插在这里的卧底啊。

    “我们乃逆神众!”

    死神也受到天神雀的“嘱咐”,果断开口,将几个人身上彻底打上逆神的烙印,由不得他们挣扎与反抗,气的秦弑天想将自己一尺鞋底印在天神雀那张鸟脸上。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他与明昊不爽,倒不是介意帮逆神战斗,而是介意做逆神的“壮士”!

    但是,傲娇鸟爽啊,死神是他们这面的,秋书怡更偏向逆神,他们三比二完胜秦弑天、明昊,因而对这两位挤眉弄眼,摆明了就是告诉他们,鸟爷就是要坑你们。

    “只要会思考,壮丁少不了!”

    在秦弑天他们离开后,凌风咧嘴笑道,反正秦弑天贼黑,总想坑自己,现在坑这货,完全是心安理得,没有任何负担,还有重畅快的感觉。

    寒如月微微一笑,俏颜酡红。

    凌风并没有驻足多时,在秦弑天开始激战的时候,他与寒如月也选择一个方向进入道台,禁自向上攀登。

    呼!

    不多时,狂风大作,神虹闪亮,映照诸天,五位盖世真神踏着神虹而至,每一位气势都非常强横,虽不及老道士,但也是逆神众的劲敌。

    “嘿嘿,两位真神耶,吓得我差点回首。”其中一位盖世真神揶揄的说道。

    可是。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一个人已来到他的面前,微笑而平静:“你真的该回头。”

    “你!”

    那位盖世真神吓的脸色惨白,正要倒退,可却发现双腿生风,整个人已悬空,几乎要窒息,他已被凌风拎在手中,真力完全被禁锢,只要凌风稍一用力,他的脑袋就要搬家。

    其他四位真神脸色狂变,初时他们觉得凌风不过是弱小的真神,可直到此刻才发现碰上真正的绝世高手。

    “你是二龙中的一位?”其中一位盖世真神颤巍巍的问道。

    “不是!”

    凌风笑呵呵的开口:“退回去吧,这里并不适合你们。”

    “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那快要窒息的真神惶恐的问道。

    “我来自逆神!”

    “逆神?”五位盖世真神一窒,沉思片刻才摇头道:“恒天星辰似乎没有这个势力吧?”

    “但,你们很快就会知道!”

    凌风淡笑道:“那时候你们会庆幸此刻的离开!”

    “你们是同意呢?还是想被迫同意?”

    五位盖世真神对视一眼,神目立刻灰暗起来,他们本想着能够打上山顶,却没有想到才出现在这里,其梦想便已夭折,不过,这个人说的很对,在绝对实力下,他们的生死早已由不得他们。

    退回去是唯一的选择。

    更何况,凌风已留手,否则他们现在已是死尸。

    下一刻,凌风松开那位盖世真神的脖子,任由他们飞离道台,消失在远方。

    “五具死尸远没有活人更有宣传力。”

    凌风望着远方,笑着开口道:“征服并不是要打死,更重要的是威慑力。”

    他们禁自向上攀登,而四周那些真神则是退避三舍,谁敢惹这样的变态啊,连盖世真神都只能任其揉、捏,他们还不想去送死。

    而且。

    他们方才听得真切,这个人来自逆神,他是凌风!

    现在,在这星辰道上,“凌风”比任何势力都更有威慑力。

    他们一路飞驰,处于他们这个境界,并不会受到剑山束缚力的影响,在短时间内便飞上第十道台,而那些盖世真神们则无比惨烈,认识凌风的早已退开,不认识的则是被打趴下,而那些敢于蔑视凌风的则是已被打残。

    逆神众的征途,就是其他势力的血泪史。

    在神武大陆的时候是这样,在这星辰道上更是这样。

    忽然。

    凌风的目光骤然一寒,神目穿透无尽灵雾,望向那剑山上方,眼中竟是有股压制不住的怒火,这让寒如月一愣,自凌风步入究极境界,这一路走来,还没有任何事情都能让他动怒的。

    “发生了什么事情?”

    寒如月在担心,怕逆神众出现意外。

    “她有难!”

    凌风声音泛着金属颤音,身上的气势正在肃杀,在这星辰道上,他真正在乎的人不多,特别是逆神众之外的人,燕十二是一个,董雨烟是一个,除此之外还有一位。

    而现在这个人正在蒙难,更在遭受侮辱,这让他不能忍。

    “走!”

    凌风一拉寒如月,闪电向前,一步落在第十道台上,强横的冲击力自其脚下腾升起来,让得整个道台猛烈一颤,而等到众神望去时,凌风已消失不见。

    嗤!

    空间破裂,凌风一步跨越一座道台,落在第十一座道台上,可怕的力道崩裂空间,更让那白雾形成漩涡,跟着他一同向上冲起。

    此刻。

    在第十九道台上,一位绝世丽人正在浴血奋战,她发丝上粘着血迹,精致的脸上布满血痕,她的双腿已被踩断,她的一只手骨已弯折,胸前更是破开一个血洞。

    而在其身旁,四具尸骨横呈,死象非常惨烈,有的双目已碎,有的全身溃烂,有的五脏六腑已流出,唯有她一个人还在挣扎。

    “嘿嘿,还不臣服吗?”

    在其对面,一位青年正冷笑着说道:“能够得到四尊宠幸,那是你的荣幸,可并非每个人都有这样机会的,还有挣扎那就将你打碎,让你死的比其他四位更惨烈。”

    “不屈于淫威,不妥协于淫贼,我虽死道不消!”

    那女子抬起头来,血流满面,即便布满伤痕,亦有惊天动地的容颜,她满脸执着与倔强:“我恒天星辰必有后来者,将你毙掉。”

    “小妞,挺有个性啊,你可不要逼我粗鲁啊!”

    那为首的一位中年森冷的笑道:“不满足我,我会让你死的很没尊严,而且我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成,成为我的禁脔,我的女人!”

    “死而不为贼!”

    那位女人满目冷光,身上的力量正在强盛,压抑的气势正在这座道台上崩开,她要进行自爆。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