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帝少请节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346章:谁也别想让我道歉

    “初初,这是不存在的事情,先放在一边,我只想说,你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动手打乔静唯,这里面一定有事情,你如实告诉我,好吗?”

    “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她先骂人,我气不过,才会动手的。”

    厉衍瑾却摇摇头。

    看着他这个摇头的动作,夏初初一颗心都瞬间凉了半截。

    “乔静唯不会骂人,我和她认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过她骂人的样子,就连训斥手下的人都很少,不会说什么过分的重话。”

    夏初初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那,你是觉得,我在说谎?”

    “也不是。初初,你向来是伶牙俐齿,没有几个人能说得过你,真的争执起来,也该是乔静唯说不过你才对。你怎么会气不过,然后打她呢?”

    “小舅舅,看来,你对乔静唯……也不是太了解。”

    “大致性格,我能摸清。”

    夏初初摇摇头:“每个人都不可能只有一面的,在你面前,她是温柔,贤惠,乖巧,淑女,具备一个完美的女朋友品质。但是,她的另外一面,可能从不曾对你展现。”

    “也许吧,就像我,也有一面,对她没有展现。我爱你的模样,她永远也不会看到,我也不会让她察觉出来。”

    夏初初笑了。

    她要怎么告诉小舅舅,乔静唯已经发现了,她爱上了小舅舅。

    可能小舅舅掩藏得真的比她好吧,所以直到现在,乔静唯还没有发现,小舅舅也是爱她的。

    夏初初转身,往门口走去。

    厉衍瑾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只见夏初初已经走到了门口,手放在门把上:“小舅舅,关于我动手打了乔静唯的事情,等我和她都在场的时候,你再说吧。现在,你真的该回自己的房间了。”

    厉衍瑾站在原地,没有动。

    夏初初又说道:“今天晚上……很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以后,我保证都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会让自己健健康康的。”

    话一说完,她就要打开门。

    “等等。”

    厉衍瑾长腿一迈,忽然快速的走了过来,按在了她的手上:“你赶了我三次,放心,我会走。”

    夏初初像是触电一般,快速的抽回自己的手。

    厉衍瑾也适时的松开。

    他低头望着她:“我总是在想,也许,我不该丢失我之前的那部分记忆。”

    夏初初听他这么说,猛然抬头,望着他的眼睛,表情一片错愕。

    “之前的我,有多爱乔静唯,爱到会让她有机会怀上我的孩子。而现在的我,为什么爱你爱到,想为了你和全世界对抗。”

    “你忘记的事情……”夏初初喃喃回答,“不重要,都是些不重要的。”

    “我以前很无所谓,可自从我爱你的感觉越发强烈之后,我觉得那部分记忆,是重要的。我该找回以前的我,我不该打扰到你的人生。”

    “你想找回来?”

    “想,但是没有办法。”厉衍瑾自嘲一笑,“难道我再出一次车祸?”

    夏初初也是一声苦笑。

    小舅舅失忆,根本不是车祸。

    但是归根结底,也不是因为爆炸,伤了大脑。

    而是,小舅舅过得太难太难了,他太煎熬,太痛苦了,在昏迷的过程中,下意识的为了保护自己,让自己能够轻松一点,而选择忘记。

    忘记了,他和她的那段初遇。

    忘记了,他和她的地下恋情。

    他把和她的所有一切,都忘记了,一干二净,只留下一片空白。

    这是他对自己做出的自我保护,潜意识的行为。

    夏初初常常会在想,到底,她和小舅舅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给他造成了多大的困扰,让他这么的心碎,成了他心尖上最深的那道疤痕。

    那段爱情,是有多让他痛不欲生,他要这么的忘了她。

    见夏初初没有说话,厉衍瑾再次自嘲的说道:“如果再出一次车祸,能让我记起以前的事情的说,我想,我愿意。”

    “你怎么还会出事呢?不会的小舅舅,你要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那段记忆,以前的你……你不会想要记得的。”

    “为什么?”厉衍瑾问,“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以前的我,到底是什么样子,你可以告诉我吗?”

    夏初初撇开目光:“我对小舅舅……不怎么了解。”

    厉衍瑾的神色一黯。

    “好,我走。”他说,“初初,明天……乔静唯会来的,你到时候,跟她道个歉……”

    厉衍瑾话还没说完,夏初初就打断了:“道歉?小舅舅,不可能的,我绝对不会向她道歉。”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你先动手打人,就已经是不对了。所以,一句道歉,是在所难免的。”

    即使厉衍瑾说的字字在理,但是夏初初却依然无法接受。

    她只是摇头:“谁也别想让我道歉,包括小舅舅你,也不能。”

    她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但是她拒绝道歉。

    错了又怎么样?她错就错到底。

    给谁道歉,她也不会给乔静唯道歉。

    厉衍瑾没想到她会是这个态度,表情微微有些愕然。

    夏初初也看见了,微微一笑,说道:“小舅舅,这样的我,让你很为难吧?没办法,我现在就是这么的蛮不讲理。”

    “初初。”

    “不管你偏向我也好,还是偏向乔静唯也好,这句对不起,我是不会说的,除非我死。”

    厉衍瑾望着她:“你是因为我,才会对乔静唯……这么的讨厌吗?”

    “不,是她本人就让我很讨厌……”

    夏初初话还说完,肩头处忽然一疼,被人重重的捏住,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已经被小舅舅重重的扯进他的怀里了。

    他双手紧紧的抱着她,大手摁在她的后背上,重重的,把她往怀里带,让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夏初初,”耳畔响起他的声音,“我究竟要拿你怎么办才好!”

    语气里,是无奈,是心疼,是宠溺,也是……心酸。夏初初在他怀里,双手依然笔直的垂在身侧,微微仰着头,目光从他肩膀上方望去,望着雪白的墙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