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上门女婿的那些年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千两百十八章 一切都结束了

    回去面对小娟,必须按照我的说辞,如果你敢说明寻宝小组这一次在天平山发生的

    事情。我父亲和韩磊的事情这些,那我立刻让你去坐牢。”

    “怎么会呢,二哥,我……等下视频里,是我杀了韩磊的,我怎么会和小娟说呢?是

    不是?我不会害自己暴露自己的。”

    眼镜一脸献媚的微笑。

    “你明白就好。”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放过了眼镜,不过后面发生的事情,说明放过了眼镜,对于最

    终的结局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如果这个时刻,我杀了眼镜,那后面我就没办法收场了。

    现场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中。

    这短暂的寂静里,我看向了韩磊。

    他已经几乎是半昏迷半苏醒状态了,一动都不动。

    “眼镜,动手吧。”

    我冷冰冰对他说着。

    站在我身后的圆圆,还有对面的江一道,两个人都目瞪口呆看着眼镜。

    “好,好,我马上动手。”

    眼镜埋着沉重的脚步,靠近了韩磊。

    韩磊的气息越来越弱。

    他无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站在自己头顶上方的眼镜。

    “师傅,对不起了,我不想死,我还很年轻。”

    到了这个时刻,眼镜也没有了刚才的坚决,脸色凝重犹豫。

    “畜生……畜……生……”

    韩磊无力的用手指指着他。

    “骂我畜生也好,骂我猪狗不如也好,师傅。我都没有错,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说完以后,眼镜双眼里突然露出了凶光。

    他回头看向了我。

    我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准了他。

    “开始录了吗?二哥?”眼镜问我。

    “现在开始!”我朝着他说道。

    “好,现在开始,现在开始了……”

    眼镜从地上捡起一把带血的匕首,愣愣的看着韩磊的脸。

    现场的空气好像一下子就凝固了。

    所有一切都静止下来。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双眼死死盯着眼镜看。

    “师傅,走吧,我送你上路!”

    这句话说完,眼镜突然下蹲,用手里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猛烈的朝着

    韩磊的胸口插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每捅一下,韩磊的身体就猛烈的挣扎一下,腾地一下离开地面,弓了起来,又松弛

    瘫了下去,弓了起来,又瘫了下去……

    鲜血喷溅了一点,在眼镜的脸上。

    韩磊的血本来就已经流的差不多了,所以几乎没有多少血出来。

    一连捅了三下以后,眼镜终于停止了下来。

    他好像雕像一般,蹲在地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目光呆滞。

    哦哦哦……

    韩磊发出微弱的声响,不过只有七八秒钟,就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

    这一刻,韩磊,死了。

    韩磊真的死了。

    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双眼瞪得极大,死不瞑目的样子。

    这个我非常熟悉,就像我亲哥一样亲切的韩磊。

    这个也算照顾了我半年,帮我解决了很多难题的韩磊。

    这个活埋了我父亲的内鬼韩磊,他们统统都是一个人。

    现在,他死了。

    从这个世界上离开了。

    从这一刻开始,韩磊再也不存在了。

    眼镜腾地一下,脸变得惨白,他好像如梦初醒一般,看到了死去的韩磊,吓得一屁

    股坐在地上。

    刚才的狠劲荡然无存,他坐在地上,连忙往后面一直退一直退,不敢靠近韩磊的尸

    体旁。

    我把整个过程都拍了下来,按了保存以后,我把自己的手机收了起来。

    现在视频已经在我手里了,眼镜一切都要听我的指挥了。

    不听指挥,这个视频发给公安局,他绝对要吃子弹。

    眼镜杀了韩磊以后,他用力的抹了一下自己的脸,做着洗脸揉脸的动作。

    他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杀了韩磊了。

    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双手在微微颤抖。

    哐当!

    他手里面的匕首掉落到了地上。

    眼镜好像浑身都没力了,灵魂都被抽空了。

    我走到了韩磊尸体旁边。

    看着他的身体,我心情难以平复。

    走吧!去陪我父亲去吧。

    你们两个人是战友,现在为了藏宝图的事情,一个为江家,一个为王家弄成现在这

    个样子。

    现在好了,所有一切都结束了。

    你们在地底下,从头开始吧。

    我在心里面对韩磊说着。

    他双眼圆瞪,死不瞑目,那种可怕的目光,好像正在盯着我看。

    很多年以后,做噩梦,我都依然会梦到韩磊死不瞑目的目光。

    我伸出手,在他的眼睛上轻轻触碰了一下。

    我帮他合上了双眼。

    为了确定他到底死了没,我还摸着他的鼻孔,已经没气了。

    韩磊死透了。

    “眼镜!”我看着眼镜没好气的大叫了起来。

    啊!

    眼镜吓了一大跳,大叫了起来。

    真的发狠杀了韩磊以后,他整个人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他终于怕了,惶恐不安,双手失控颤抖。

    “过来把大哥的尸体,搬到土坑里。”我对他命令说着。

    “我……好……”眼镜小心翼翼靠了上来,看到了韩磊的尸体。

    咕噜!

    他情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里面满是愧疚和害怕。

    “刚才不是还非常干脆吗?怎么了?现在怂了?”

    我连忙问他。

    “我……我真的亲手杀了他了?”眼镜有点不敢相信问我。

    “对,韩磊是你杀的,视频我已经拍下来了。”我肯定无比对他说着。

    眼镜陷入了沉重的沉默中。

    过了五六秒,我看到他双眼通红,不过忍住没有哭出来。

    这也是真实的人性。

    刚才为了活下去杀了韩磊,现在韩磊死了,他非常害怕悲伤,这都是真的。

    人就是他妈的这么复杂。

    “还没完!把韩磊弄到土坑里,你来做,扔进去以后,你来铲土填平了。”

    我对眼镜故意说着。

    上一次,韩磊让他把父亲活埋了。

    现在,我要他埋了韩磊的尸体。

    “好,好,好,二哥,江哥,都交给我,统统交给我……”

    眼镜有点神经质一般不断说着。

    我于是后退了两步,再次打开了视频,对准了眼镜和韩磊的尸体。

    眼镜抱起了韩磊的尸体,艰难的往旁边挖好的土坑靠近。

    呼哧!

    呼哧!

    现场只有眼镜的剧烈的喘息声。

    我,江一道和圆圆三个人面面相觑,全部盯着他。

    “师傅,送你上路了。”

    眼镜小声说了一句,五六步后,他抱着韩磊站在土坑的边缘。

    “这是你的新家。”

    眼镜又嘀咕了一句。

    说完他突然松手,韩磊的尸体,往下坠落,掉进了土坑里面。

    扑通!

    只听到一声巨大的响声,韩磊的尸体,不偏不倚,掉落到了土坑里面。

    眼镜刚才抱了韩磊的尸体,浑身上下,全部都是血。

    他站在土坑上面,往下看了足足一分钟。

    我不知道此时,他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悔恨?

    愤怒?

    害怕?

    一分钟以后,眼镜拿起铁铲,把刚才挖出来的土,开始往土坑里面回填。

    这一次干活,他没有了刚才的干劲,感觉浑身上下的力气好像都用完了一般。

    我一直对准眼镜,一直到他往土坑里面填了一大半了,这才停止了录像。

    差不多了。

    一切都结束了。

    我在心里面大声对自己说着。

    父亲死了,韩磊也死了。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从这一刻开始起,所有的一切,所有的焦点,所有的责任,全部都在我自己的肩膀

    上了。

    韩磊死了以后,我对他的所有恨,也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父亲是我亲爸,他也可以算是我的亲叔或者亲哥。

    内心深处,我其实非常悲伤,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以后我要自己一个人了。

    这一句话,在脑海里,不断的盘旋,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

    我也抹了一下脸上的血,我的双手上也都是血。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说实话,我厌倦了。

    如果父亲老老实实在工地上干活,不答应王家的条件,寻宝太平天国宝藏,他就不

    用诈死,也不用死于非命。

    韩磊也同样如此,他如果不为了自己的私欲,暗中当了江家的内鬼,怎么可能陪着

    父亲一起去了。

    现在藏宝图在我手里,藏宝地点,也只有我知道。

    我成了寻宝小组新的老板,可是,我真的要去寻宝宝藏吗?

    我对这一点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和动摇。

    我回去以后,和韩娟结婚生子,到老家小镇上,远离云城,过普通快乐的日子。

    那样是否会更好?

    就像如果我在更早之前,就和陈婉若回老家小镇生活,我就不会和她分开了。

    我想我是时候,脱离这一切了。

    就到目前为止!

    我心里面想着,今天从天平山离开后,我脱离江家,脱离江湖,什么都不管了。

    藏宝图和宝藏,我也不管了。

    我想从此过平静快乐的生活……

    收回思绪,我看到眼镜终究还是哭了出来了。

    他把土慢慢往里面填,很快韩磊的尸体已经看不见了。

    只看到了一抹黄土。

    呜呜呜……

    眼镜扔掉了铁铲,蹲在地上哭了出来。

    他跪在那个深坑的旁边,足足有一分多钟。

    刚才为了活命,眼镜是拼了,现在冷静下来,知道自己做了这个事情,他的内心防

    线,终于也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