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乾坤歌

把本章加入书签

四百二武十四、文臣武将

    “李景贞,我丈夫在哪里?”林思思远远的问道。

    瑞帝举着滴血的剑,有些疑惑的看着林思思。

    他杀得正兴起,突然被人无头无脑的问句“我丈夫在哪里”,确实是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过当瑞帝看到随之而来的林太后,就马上明白了林思思问得是谁。

    与此同时,那些被瑞军杀得慌了神的契丹军突然见林太后杀了进来,才稳了心神,纷纷向她的方向集拢。

    “你若是问得那假和尚的话,他正在我大瑞作客呢,你到了我大瑞,自然能见到他。”瑞帝笑着回道。

    “他没死!”林思思惊喜的问道。

    “这么重人的人,朕怎舍得让他死!”瑞帝笑道。

    林思思正要再说什么却被林燕燕拉住,她远远的望着瑞帝说道“今日多有打扰,先行告辞了,来日再来给瑞朝的皇帝致歉。”

    “我大瑞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瑞帝冷笑一声说道。

    说完,又一挥手,两边的山谷中又亮起无数火把,又是一阵箭雨,契丹大军没想到瑞军竟然还留有实力,再一次慌了神。

    “不要慌,咱们有十万大军,瑞军最多不过五万人!姐姐,你先带军向后退,我带着亲卫来断后!”林太后一边说一边举箭向瑞帝射了过去,她的箭一出,随后便有二百多支箭跟尾随而至。

    倒是让瑞帝手忙脚乱了一翻。

    接着喊杀声一片,更有抓住契丹太后的呼喊声。

    这些喊杀声并没有动摇林燕燕的心神,她一直沉着应对,终在亲卫的拼死保护下,杀出山谷,瑞军如猛虎在后面追赶,一路坎杀,势不可挡。

    只到契丹大军汇合,但此时都被瑞帝的气势吓破了胆,无心恋战,只有逃的份,好在林太后一路稳定军心,契丹大军不至崩溃。

    追了契丹大军十几里,瑞军才鸣金收兵。

    契丹大军摆脱了瑞军的追击,终是松了一口气,转而又郁闷羞恼不堪,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狼狈过了。

    出动十万大军,不令没有抢到什么好处,而且连敌军多少人都没有搞清楚,就被人追着打,这对他们真是天大的耻辱。

    刚开始叫嚣的金胡和金景,也被事实教训的老老实实,侥幸捡回了一条命,再也没有先前的嚣张,灰头土脸的领着自己的残兵偷偷的回自己部落去了。

    林燕燕打起精神安抚各部落将领,将他们打发走之后,脸上的神情也垮了下来。

    瑞帝的出现,表明了所有计划的失败,不仅如此,他们还损失了国师,如果猜得不错,燕京城的那些间谍系统怕也是全完了。

    对于大瑞的皇帝,她一直很关注,对于瑞帝的评价那就是从来不做小事,要做就做大事,极帝隐忍的皇帝。

    这一次,损失大了……

    ……

    瑞帝望着虽然有些狼狈但仍有序的契丹军,感叹道:“朕虽一直知道契丹的太后厉害,但到底小看了她,今日亲见,果然勇气智谋连世界男子都少有!”

    一直以来,瑞帝虽然一直重视契丹,但由于从心底对女性的疏忽,做为欺负孤儿寡母而得位的他,并没有将契丹的‘孤儿寡母’真正放在心中。

    今日他见林太后即有草原人的彪悍,又有做为女性的细致,才真正认识这位邻国的太后。

    瑞帝说完,一回头,只见典清脸色有些异常,顺着典清的眼光看去,只见无慧老和尚的左手捂着右手腕,血从手指缝中流淌而出。

    “怎么回事?”瑞帝一看就明了是怎么回事,但该关心的还是要关心一下。

    “许久没杀过人了,实在是下不了手,罪过罪过。先前不小心,这用剑的手就废了,以后怕再也拿不起剑了。”

    “不过如今天师道的张正一、天下第一剑和那契丹和尚也都废了,无法再拿剑,以后再也没人能够威胁到皇上了,老和尚我这手废了也就废了,正好一心向佛。”

    无慧惨笑道,他本想一心向佛,可是因为欠瑞帝的,只好跟着瑞帝去了泰安,现在又被瑞帝拉到这里。

    如今该死的人死了,该废的人也废了,瑞帝也不需要这世界有太多像他这样的高手了,也是时候自废武功,专心向佛了。

    “这个到是朕疏忽了,非要拉着你这个和尚来跟着杀人,弄得我中原武林损了一高手。以后老和尚有什么要找朕的,尽管开口。”

    瑞帝心中对无慧老和尚的识时务很是满意,像无慧这样的高手流落在江湖,还真有些令他不放心。

    说到这里,瑞帝又看了一眼忐忑不安的典清说道:“还好朕还有典清,你可要仔细些,朕用你的地方还有很多,莫要像无慧这老和尚一样。”

    当典清见到无慧右手受伤的时候,心中就开始忐忑不安,心中想着自己是不是也需要和无慧一样受伤。

    这时听到瑞帝这样讲,他偷偷的抬头瞧了瑞帝一眼,只见瑞帝双目含笑,面到期许与鼓励,心知瑞帝说的是实话,马上感激涕零的谢道:“谢皇上信任,臣定不负皇上所望。”

    瑞帝大笑道:“你啊,从未让朕失望过,此次能够成功,你功不可没,让你受委屈了!”

    “为皇上尽忠,臣不委屈。”典清答道。

    瑞帝拍了拍典清的肩随后又看向一身戎装的王质问道:“感觉怎么样?”

    “谢皇上给臣历练机会,让臣有机会亲手杀蛮夷!”头一次上战场的王质激动不已。

    “看看,看看,这哪像我们大瑞书生,倒像我大瑞的将军,若是以后书生个个像你这样,都可领军打仗了。”

    瑞帝笑着一边一边大步向前走。

    跟在他身后的密云守将田壮听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王质一眼,又与典清对视一眼,心中感觉不妙。

    这书生带兵打仗,他们武将干什么去,难道以后都要跟在书生后面,听书生指挥?

    若是放在以前,听到文人要指挥武将,田壮一定要笑那人是疯子,然而这几天,瑞帝明显重文抑武,武将杀的杀,闲得闲,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光,田壮不得不怀疑瑞帝有这个心思。

    皇帝的话,向来都不会随便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