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春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四八 章 看法

    屋里的陈设其实十分简单,这倒并是因为屋里不住人,而是整个锦衣侯府素来都是简洁为主,不似其他达官贵人府里金碧辉煌。

    这里本是作为餐厅之用,所以最显眼的便是屋子中间摆了一张古木圆桌,四周摆了六张椅子,田夫人将油灯放在桌上,屋内顿时便亮起来,齐宁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田夫人回头看了房门一眼,犹豫一下,还是问道:“侯爷,要不要.....要不要关门?”

    齐宁心想和你这样的美妇人独处一室,关上房门自然是极好,不过这是在唐诺的住处,真要是关了门,回头有人过来或者唐诺出来,看到孤男寡女在屋里,那是好说不好听,齐宁终究还是为田夫人的声誉着想,摇头笑道:“不必,这离那边屋子有些距离,在这里说话,不会影响到唐姑娘。”

    田夫人还真担心齐宁要关上门,听他这样说,松了口气,略略宽心,齐宁抬手道:“夫人坐下说话吧。”

    田夫人这才微提起群裾,十分小心地在齐宁对面坐下。

    她是见过场面的人,也知道深浅,知道这里不比在自家,自己在家中可以随意一些,但到了锦衣侯府,还是要注意一些。

    毕竟锦衣候乃是大楚帝国四大世袭候之一,位高权重,这锦衣侯府也不是寻常地方,所以虽然坐下,却只是搭了半边屁股,不敢坐满。

    她抬头看了一眼,见齐宁正瞧着自己,心知自己若是太显紧张,反倒像两人有什么事情一般,整了整衣衫,这才笑道:“侯爷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吩咐可不敢当。”齐宁笑道:“夫人最近生意如何?”

    “托侯爷的福,一切都好。”田夫人微笑道:“侯爷,你的那份我一直都给你记着,随时都可以支取。只是不知道侯爷已经回来了,所以没有将账簿带过来,侯爷要是要看,我现在就回去取。”

    “那倒不必。”齐宁笑道:“夫人,其实今日也是想谈谈这件事儿。”

    田夫人立刻道:“侯爷是要银子用吗?”

    “也可以这样说吧。”齐宁想了一下,才道:“夫人可知道,锦衣侯府有一项开支,在老侯爷和.....和家父在世的时候,都会贴补一些战死疆场的兵士,让他们的家人后顾无忧。”

    田夫人摇摇头,迷人的眼眸儿眨了眨,道:“民妇不知道,不过人人都说锦衣候都是卫戍前方,保护楚国不受进犯,乃是楚国的大英雄。”颇有些感慨道:“锦衣候还想着战死的士兵,有些当官的就只知道中饱私囊......!”说到这里,似乎觉得这些话不该自己说,顿时止住。

    “皇上下令我重建黑鳞营。”齐宁道:“人数不多,只有千把人,不过为了将这支兵马练成所向披靡的精兵,我已经向他们承诺,只要一心训练,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无论谁家里出了事儿,到时候都由我来解决,好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田夫人睁大眼睛道:“侯爷真是菩萨心肠。”

    “我哪有什

    (本章未完,请翻页)

    ”,”g”:”已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