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96章离开

    上官秋羽见她一脸傻白甜模样,伸出手指头,在其额头上轻轻一弹,气笑道:

    “好好努力,我等着。”

    随即,上官秋羽很是认真再次向其问道:

    “你决定了?”

    他倒是不介意齐嫣儿跟在自己身边,只是她奶奶和胜家人怕是不会答应。

    当然,胜家人答不答应他不在乎,也不会管那么多,最主要的还是齐嫣儿自己的想法。

    齐嫣儿点了点头,很认真的回道:

    “摁,我决定了。”

    其实,她与胜家卫士说的并不是与上官秋羽所讲的那样,若是她真的说她把自己卖给上官秋羽了。

    哪胜家人定然不会同意,甚至一直对他关爱有加的胜家四爷胜豹也不会服用丹药。

    至于,具体说了什么,她暂时却是不打算告诉上官秋羽。

    见其一脸坚定,上官秋羽点了点头,也不去想胜家接到消息后会怎样,对其招呼道:

    “既然如此,哪我们走吧。”

    说着便打算带着齐嫣儿离开,从头到尾却是看都没有再看姬思怜一眼,似乎已经将其遗忘了。

    上官秋羽忘了,可不代表齐嫣儿也忘了,她见姬思怜一脸郁闷的站在一旁。

    颇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想到若不是姬思怜,他也找不到上官秋羽。

    而自己光顾着和上官秋羽说话,却是将她忘在一边了,还以为姬思怜为此而生气了。

    拉了一下上官秋羽,然后,走到姬思怜身旁,拉着她的手道:

    “姬姐姐,这次真的很感谢你。”

    面对齐嫣儿的感谢,姬思怜强颜欢笑着回应道:

    “没事,你都叫我一声姬姐姐了,姐姐帮妹妹的忙,应该的。”

    说完,姬思怜抬眼看了上官秋羽一眼,见他目光眺望远方,根本没有注意自己,似乎连看都懒得再看她一眼,这让她不由感到一阵气闷。

    见姬思怜一脸郁闷的看向上官秋羽,齐嫣儿随即出言问道:

    “姬姐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那七雄庄看看?”

    说完,齐嫣儿便发现自己失言,捂着嘴看了一眼马车方向,抱以歉意的微笑。

    一想到马车内得天隐,姬思怜不由就感到一阵头疼,原本她已经打算同齐嫣儿一道,去看看上官秋羽在七雄庄的具体实力。

    同时,还打算看看上官秋羽下一步有什么动向。

    毕竟,连护龙卫都忍不住,将自己手上的王牌密探派了出来了解情况,她同其身后的怜月阁自然亦是对此十分好奇。

    不过,如今原本的计划却是全泡汤了,而且,还间接的让上官秋羽对自己产生了一丝反感。

    这让姬思怜有种得不偿失的感觉,甚至为自己因为天隐所谓的人情,与上官秋羽发生这样的不愉快而感到可笑。

    “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下次吧!”姬思怜摇了摇头道,

    齐嫣儿理解的点了点头,不再劝说,向其挥了挥手,退到上官秋羽身边。

    “羽公子,我们走吧。”齐嫣儿道。

    “摁?怎么又改口了?”上官秋羽对齐嫣儿改口有些不解道。

    自从上一次两人再次见面后,齐嫣儿便改口叫他羽哥哥了。

    毕竟,如今齐嫣儿的身份不一样了,作为胜家五大佬之一的孙女,她在胜家的地位丝毫不比胜家那些嫡系子弟。

    不想现在又突然改回原来的称呼。

    “你不是说,你缺个侍女吗?”齐嫣儿白了上官秋羽一眼道。

    “呵呵”上官秋羽尴尬的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牵着其小手,像七雄庄方向漫步而去。

    ………

    不知过了多久,姬思怜一直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不知再想些什么。

    这时,一名姬思怜的师姐见天色已经不早了,于是,上前提醒道:

    “小师妹,你再看下去,天就要黑了。”

    摁?

    姬思怜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远处群山头顶的日暮,心中轻叹了一口气。

    转身看向自己的马车,想到里面的人,姬思怜一脸淡漠的拔出自己的长剑,随即一道剑气飞射而去。

    正中马车,不过,却是没有想象中的车毁人亡,除了坐下马屁有些受惊外,整辆马车却是依旧完好无损。

    马车虽然无事,但里面的人却是差点被姬思怜这一剑弄的走火入魔,伤上加伤。

    原来,天隐见上官秋羽带着齐嫣儿离开后,却是放心的在马车内重新开始运功疗伤。

    刚刚正直紧要关头,不想外面良久不见动静姬思怜,突然来了这么一出,直接让他心神失守,差点走火入魔。

    好在他心智坚定,不然刚刚那一下,他不死也得半残。

    不过,即便没事,他前面的一番辛苦却也白费了。

    出了马车,天隐抬眼望向四周,发现打断他的人正是姬思怜,这让他原本一肚子怒气顿时重新咽回了肚子里。

    这时候他可不想招惹姬思怜,也没有质问她的想法,毕竟,在他看来,有时候女人本就是无可理喻的。

    不待天隐多想,便听到姬思怜冷言道:

    “立马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额

    天隐见姬思怜如此,不由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向其抱拳道:

    “今日之事,多谢姬姑娘援手,改日必抱之。”

    说完,也不再多做停留,瞬间消失在马车上,不见了踪影。

    十里外

    一座看起来快要坍塌的破庙前,里面传出零星火光,显示里面有人停留于此夜宿。

    一般情况,像这样的破庙是不会有人停留在此的,前后几十里皆有城镇,来往商人行人一般皆不会在这种快要坍塌的破庙夜宿。

    而这里靠近七雄庄,如今七雄庄引起无数人注意,这里距离七雄庄不远不近。

    七雄庄有什么风吹草动皆可以很快得知,所以,能在里面露宿之人都是些什么人,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即便如此,艺高人胆大的天隐却是没有将里面的人放在眼里。

    眼见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隐捂着胸口径直的走进了破庙。

    破庙中,扎堆着好几波人,也有个别独立独行之人,但那些人一般都躲在角落,不予任何人交流。

    破庙中,唯一能够遮风避雨的地方,却是被几名黑衣所占据着,庙内之人看向里面几人,皆面带惧意,显然里面几名黑衣大汉很不好惹。

    天隐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视,这破庙是个人都可以进来,没有人守在门口阻拦。

    当然也没有人敢大声说话,因为里面的人,没有一个好惹得,若是因此吵到谁,惹其不高兴,被杀也是在所难免的。

    所以,即便有人见天隐浑身是伤,也没有人上前找他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