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91章赶到

    一旁的守卫见两位大佬脸色不太好,吓得不敢说话,趁着两人在想事情,便悄悄逐步向后退去。

    有道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这个小身板可承受不了两位大佬的一掌,能闪还是尽量闪为妙。

    步青锋两人自然是注意倒了守卫的小动作,但对此并没有兴趣理会,他们此时还在想天隐究竟是什么人,没功夫去管一守卫的事。

    很显然,对方逃跑,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何必心虚逃跑。

    而且,对方的武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自家少将军之所以能一招将其重创,很大原因是因为对方大意轻敌所致。

    不过,此刻步青锋两人回想起来,但还是没能找出天隐的身法轨迹。

    同时,又联想了半天,两人亦是没能想到对方到底是何人,出自何门何派,那个势力。

    不过,从对方的身法来看,倒是有点偏向刺客行径,这让他们顿时想到了血杀盟。

    这个以刺杀为主的势力,只要对方出的起钱,他们什么人都敢杀。

    不过,血杀盟自从被皇室围剿一次之后,就变得低调了许多,甚至直接通告不接任何有关朝廷官员的刺杀任务。

    虽然上官秋羽还不是正式的朝廷官员,但是他作为镇国公上官雄的独孙。

    这一身份,即便血杀盟敢接,也没有什么人能出的起价钱,再则,派出一个一流境界修为的刺客来刺杀,这未免有些掉价。

    当然,如今步青锋最关心的不是对方是什么身份,而是天隐有问题,他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反而将其带到了七雄庄。

    上官秋羽没事还好,若是有事哪他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毕竟,人是他带来的,如今人有问题,他自然要负责任,即便上官秋羽不在意,但一顶识人不明的帽子他是戴定了。

    马车内,齐嫣儿掀开帘子,看着不远处的一片山群,对着同样凝望外界的姬思怜问道:

    “姬姐姐,我们快要到了吗?”

    “摁,再过一会便到了。”姬思怜放下帘子,看向有些着急的齐嫣儿。

    “大胆,什么人?”

    原本她正准备安慰齐嫣儿两句,却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其立马便将齐嫣儿拉过来,护在身后。

    却说天隐从七雄庄一路逃出来后,因为使用秘术的原因,虽然让他暂时恢复无恙。

    然,这并不是说他真的没事了,他只不过是暂时压制住了体内的伤势。

    如今,秘术有时间限制,如今渐渐退却,他的伤势亦是重新开始发作,感觉到上秋羽正在后面紧追不舍。

    他却没有办法找机会停下疗伤,想到再这样下去,定然会被抓住。

    不想,恰巧碰到姬思怜一行人,怜月阁之人,他天隐自然再熟悉不过了。

    看到姬思怜和齐嫣儿所在的马车,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越过了外面的怜月阁众女和胜家卫士。

    直接想要钻进马车,不过,在他制服马夫的瞬间,一柄长剑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摁?

    待看清天隐的脸,姬思怜有些意外,上下打量了一下天隐,见其脸色苍白,好似身受重伤一般。

    而且,看起来似乎正在被人追杀,此刻显得很是狼狈,这让姬思怜不由将长江剑更加贴近天隐的脖子。

    略带戏调道:

    “呦,没想到堂堂天隐大人,竟然也有落魄的时候,当真是让小女子深感意外。”

    被姬思怜用长剑架在脖子上,这让天隐脸色瞬间变了数遍,听到姬思怜的戏调,其眼中不禁漏出一丝杀意。

    不过哪杀意却不是对姬思怜,而且对让他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上官秋羽。

    对于姬思怜,他天隐自然与之打过交道,若是他没有受伤,姬思怜自然拿他没有办法。

    可如今他身受重伤,却是没有把握从其剑下逃生,而且他本意也没有打算再继续逃跑。

    微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天隐转头看向姬思怜,对其言道:

    “帮我度过这一劫,我欠你一个人情。”

    说完,便闭目不再言语,他虽然如今落魄了,但是他亦是有自己的尊严。

    之所以肯开口求姬思怜,乃是因为姬思怜背后有些怜月阁撑腰,自己若是能够得到其暂时的庇护。

    那么他身后追来的上官秋羽即便知道他躲在马车内,有着怜月阁阁主徒弟身份的姬思怜在。

    量他上官秋羽也不会为此而开罪于怜月阁。

    不过,生死捏在别人手里,由别人决定自己生死,这让天隐觉得十分的憋屈,甚至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若要他苦苦哀求姬思怜,他却是办不到,他宁愿死也不会哀求对方。

    对于大禹护龙卫两大密探组织中的天隐首领的接班人,怜月阁自是对其有着深刻的了解,虽然信息不多,姬思怜对其也没有很深的了解。

    但是,对于同为天骄的姬思怜来说,她自是明白天隐的坚持。

    于是,也没有在意那么多,收回了手中长剑,抬眼看了天隐一眼,对其言道:

    “进去吧”

    “多谢”说完,也不待姬思怜回应,便径直的钻进了马车内。

    马车内的齐嫣儿见天隐进来,只是撇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刚刚两人在车外的对话她都在里面听到了,自是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而天隐进了马车后,更是看都没有看齐嫣儿一眼,便自顾自的盘膝而坐,开始运功疗伤。

    马车外的一众怜月阁女弟子和胜家卫士见姬思怜放天隐进了马车,均没有多问,径直的各自散开,准备继续上路。

    就在姬思怜刚准备进马车时,上官秋羽便赶到了。

    一众人见又有人闯了过来,不禁有些生气,刚刚天隐突然闯入,她(他)一时没有注意,让其靠近马车也就罢了。

    如今,再一次有人闯进来,还是她(他)们有所戒备下,这让一众人不禁纷纷将上官秋羽围了起来。

    不过,待看清来人是上官秋羽之后,一众怜月阁女弟子不禁相互对视了一眼,接着,却是将指向上官秋羽的长剑放了下来。

    随即看向此刻正站在马车上的姬思怜,等她做决定。

    怜月阁众女的举动让周围的胜家卫士很是尴尬。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显然看怜月阁众女的反应,似乎与其认识。

    最后,秉着少管闲事的心理,一众胜家卫士却是退到了一边,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齐嫣儿,其他的与他们无关,自然不会多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