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75章再临

    再次来到这里,上官秋羽却是没有如第一次那般好奇。

    一路上,上官秋羽已经打听到了,齐不修等人已经带着人退到原先的七雄庄所在。

    这让一众不明所以得人见了,不由大感意外,认为七人打算重抄旧业,继续做着他们原来的老本行。

    不过,以如今七人收拢的势力,确实已经有了与其他势力分庭抗衡实力,这到让人觉得有些理所当然。

    “什么人?”

    峡谷前,一队严阵以待劲衣短打的大汉,手持刀剑,一脸警惕的看向突然出现在自己等人面前的上官秋羽和影老两人。

    他们皆出自江湖,自然多少有点眼力劲,见两人突然出现,自己等人又没有丝毫察觉,自是警惕非常。

    虽然没有立马动手,但是手中刀剑却是已经出鞘,看样子只消上官秋羽说不出个所以然,便会立马刀剑相向。

    上官秋羽见此,没有说话,从系统空间中取出一块步青锋等人给他的令牌。

    那名带头的大汉,见到上官秋羽的令牌,不由大吃一惊,一再打量了上官秋羽手中的令牌。

    大汉作为一个头目,步青锋等人虽然没有透露自家与上官秋羽的关系,但是多少有与这些手下头目们说过这令牌的含义。

    大汉在确认令牌真伪后,连忙躬身道:

    “属下参见大人”

    随即,想到自己身后手下们还对其刀剑相向,于是,连忙招呼道:

    “收起来,快收起来,快参”

    此时,上官秋羽却是没功夫搭理他们,向大汉罢了罢手,吩咐道:

    “不必了,速速带我去见步青锋他们。”

    听到上官秋羽直呼步青锋的名字,大汉没有一点意外,反而更加认定了上官秋羽的身份。

    因为,步青锋等人在与他们说这令牌的主人时,曾言明令牌主人的身份,比他们要大,不可轻慢。

    见上官秋羽好似有什么急事要见自家庄主,不敢怠慢,点头应道:

    “是,属下遵命。”

    “尔等好生看守…”

    大汉向自己手下略微交代后,便邻前给上官秋羽带路,一路上,经过了好几道关卡,皆有人把手。

    一路上暗中戒备之人众多,埋伏之人不少,一个个皆警惕性很高,显然是在防备什么。

    十数万人聚拢在这七雄庄,却是没有听到多大动静,这让上官秋羽见了,不由感到很是怀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上官秋羽微微皱眉,向前面的大汉问道。

    大汉见上官秋羽这么一问,有些犹豫,但一想到上官秋羽的身份,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好像是大庄主和二庄主受伤了,七庄主下令戒严,以防胜家来袭。”

    上官秋羽见这些一个个桀骜不驯的江湖人士,如今却乖的跟小鸡似的。

    又见大汉提到齐不修等人的时候,言语间透露一丝惧意,好似顾及自己身份才出口说的。

    这让上官秋羽不禁有些好奇,齐不修等人是如何将这些人收服的服服帖帖的。

    这几天,步青锋受伤,一众事务全部压在了齐不修身上,十数万人的吃喝拉撒都要要他一个人管。

    同时,还要防备胜家人的报复,或是其他势力来寻麻烦,他可是一刻也不敢松懈。

    每天早中晚必然会亲自检查防守情况,以免手下懈怠偷懒,毕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些人的尿性。

    不来点狠的,他们不知道厉害,不知道听话,所以,他一发现有人懈怠,基本上不问缘由,直接便是当面杀了。

    虽然手段狠辣了一些,但是这些人却是都吃这一套,同时,齐不修的狠辣亦是让一众人很是畏惧。

    今早,他在看望步青锋两人后,便照常准备去巡查各处,隐约间,齐不修眉间有一抹忧虑。

    不为别的,只因为刚刚他发现自家结义大哥步青锋和二哥步青山两人寒毒的发作时间越来越短,而每次寒毒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他十分担心再这样下去,步青锋两人怕是撑不了多久了,这让他不由感到很是焦急。

    想到胜龙临走时说的话,齐不修不禁自言自语道:

    “真的要如此吗?”

    步青锋两人体内的玄冰真气是胜龙打进去的,那么他自然就有办法将其引导出来。

    只是,若是那样,自己七人便得向其低头,他们倒不是不愿为此低头,毕竟事关两人性命,他们自是不在意这些。

    只是,他们要是那样做,待上官秋羽回来,那他们该如何交代,所以,这事七人虽然都明白,但却一直没有提出来。

    那怕步青锋和步青山两人,亦是强忍着身上的寒毒折磨,亦没有说出去找胜家人解决他们寒毒。

    他们所有人都在等,等一个人,他们相信,他们等的人到了之后,定然能解决这些问题。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不知何时,上官秋羽已经不经意间,在他们心里有了很深的影响力。

    “七庄主,七庄主…”

    “老黑,可有什么情况?”

    齐不修来到下山的第一道关口,向身前的一名面如黑炭,如同黑面神一般的大汉问道。

    “庄主放心,没有任何情况,山下亦是一切如常。”

    齐不修身前的老黑,乃是当初七雄庄被围时,少数活下来的人之一。

    齐不修见老黑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拍了拍其肩膀,向其问道:

    “还有什么问题?”

    “庄主,恕属下多嘴,少将军他”

    “摁?”齐不修不由面色一变,眼神冷冽的看向自己身前的老黑,警告之意不言而喻。

    “属下知错,望庄主恕罪。”大汉一见到齐不修那不带一丝感情的冷冽眼神,吓的连忙低头认错。

    额头上不禁吓的冷汗直冒,不敢多言一句,作为老人,他很清楚齐不修的手段和秉性。

    见齐不修良久不发一言,身上重如千钧的压力,压的他如芒在背。

    “哼,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显然,若不是对方乃七雄庄原先的老人,齐不修显然不会有所顾虑,定然会将其当场斩杀。

    在他齐不修看来,没有人可以质疑上官秋羽,他不会,别人更是不能。

    “谢庄主,谢庄主”

    深感自己刚刚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大汉不敢再多问,连忙退到一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