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51章血性

    至于一众降卒,那就更容不得他们挑三拣四了,他们投降外族,不论什么原因,都是有罪之身。

    如今上官家能够收留他们,他们感激不尽还来不及,又哪里还会生出埋怨之意。

    不过,他们没意见,但是,上官秋羽却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

    在上官秋羽下令他们能够加入上官家,成为上官家私兵的时候,一个个降卒不由兴奋的无以复加。

    要知道,上官二字在大禹军队中代表着什么,其含义没有什么人比他们这些当兵的人更清楚。

    能够成为上官家私兵的一员,这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当然,想要加入上官家,还得看最后有没有这个资格,却是需要经过考验和筛选。

    而那些在上官秋羽攻进来,起身冲向南蛮士卒,与之誓死拼杀的人得到了这次机会。

    余下近三十万人,其中有近三四万人,在上官秋羽来救他们的时候无动于衷。

    他们那些人已经失去了士兵应有的血性,上官秋羽对于这些人,没有报以一丝怜悯之心。

    再给新加入的二十几万士卒们发放兵器后,他的第一道命令便是下令这些士卒,将那些贪生怕死的降卒全部杀掉。

    “杀”

    面对上官秋羽面无表情命令,一众士卒在略微犹豫之后,便对那些曾经的同袍狠下杀手。

    毕竟,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上官家出了名的军法森严,再加上身旁一众铁卫虎视眈眈,他们自是不敢怠慢。

    古代军队中,除了亲族之间一众人会抱团取暖,其他的,所谓的同袍,只要上锋一道命令,刀剑相向并不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事。

    那些自以为得以活命的降卒在得知自己没有被选上后,内心不由感到后悔,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勇气冲上一搏。

    如今白白失去有可能成为上官家私兵的机会。不过,得以活命,已经让他们感到十分庆幸了。

    不过,在上官秋羽一道命令传下,他们发现那些原先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同袍们,对自己等人持戈相向。

    顿时,感到十分的错愕,不明白上官秋羽为什么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在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这些人不敢对南蛮人誓死拼杀,但这时见自己生路尽失。

    却是有了奋力一搏的勇气,这让那些原本有些下不去手的士卒们,一个个再见到自己与其客气。

    然,人家却是跟自己拼命,于是,一个个也收起了心底最后一丝不忍之心。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下不去手,在人群中浑水摸鱼。

    有的甚至因为对面有自己的亲朋好友,立即倒戈相向。

    不过,面对一众手持兵刃,又数倍于己的士卒,心有不甘反抗之人,很快便被彻底屠杀殆尽了。

    上官秋羽站在高台上,看着一众眼神中带着迷茫之色的士卒们,上官秋羽并没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

    因为他们还不是自己的兵,他没兴趣与他们多说什么,只有最后留下来的,他才会用自己所能竭力培养他们,给他们洗脑。

    这时,士卒中一名官衔最高的将官来到上官秋羽面前复命道:

    “少将军,一众叛逆已经全部授首”。

    “叛逆?”上官秋羽冷冷的对着那名将官问道。

    上官秋羽听到这名将官将那些被杀的士卒称之为叛逆,又见其不以为意的样子。

    顺时感觉叛逆二字甚为刺耳,毕竟,是人都想活着,自己要别人的命,难道还不准别人反抗吗?

    上官秋羽却是没有将那些人看作是叛逆,毕竟,一言定他人为叛逆,其家人是要受到牵连的。

    数万人身后,便有数万户家庭将要受到牵连,那些人只是不甘,不甘自己就此死去,才奋起反抗的。

    而且多数人并没有对杀他们的人下杀手,只是不甘的反抗,对绝望的反抗,何言叛逆之说。

    若是自己顺着此人的话说下去,到时候死的就不是几万人那么简单,其身后的妻儿老小,数十万人皆会因为自己一句话而被问罪。

    他上官秋羽虽然冷血,好杀戮,但他这些只对外族,对自己的敌人等,却不是对那些手无寸铁的大禹百姓。

    “这,他们胆敢反抗,对少将军不敬,便是叛逆?”

    那名将官被上官秋羽这么冷不惊得一问,一时不明白上官秋羽到底何意,但还是没有否认自己的话。

    见此,上官秋羽将视线转向一众士卒。

    “军中,百夫长连同百夫长以上的人出列。”

    一众人开始还不明所以,不明白上官秋羽为什么突然叫自己等人有职务在身的出列。

    不过,一众原先身有职务的一众将领军均纷纷快速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不少人此时已经喜上眉梢。

    他们在经过短暂的诧异后,便认为这是上官秋羽要重新认可他们职务的意思。

    毕竟原先大家都成了俘虏,待罪之身。

    原有的职务他们已经不敢去想了,没有被问罪就不错了,如今,近二十多万人需要统领。

    他们均以为这是上官秋羽需要用到他们的时候,致使需要他们出来见上一面。

    到时候只要好好配合这上官少将军,必然能够保住自己以前的官职。

    这一心理,是一众将官们大致的心理,就连躬身站立在上官秋羽身旁的那名中年将官,这时心里所想亦是如是。

    同时,原本他躬身谨立的身躯,这时候也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

    刚刚上官秋羽的一番杀伐,却是让他感到心惊肉跳,不敢对上官秋羽有丝毫不敬,深怕自己受到牵连,被其所杀。

    哪怕上官秋羽看人去一脸人畜无害,顶着一张比他小儿子还稚嫩的面孔,但是,他依旧不敢生出丝毫不敬之心。

    毕竟,上官家的威名不是吹出来的,经过上官秋羽的一通乱杀,他哪里还敢摆他军中大将的谱。

    然,如今感觉上官秋羽需要用到自己等人了,将官便觉得自己等人已经平安无事了。

    毕竟军队还要自己等人去带,自己作为一众士卒将领们的最高长官,自是上官秋羽需要拉拢仰仗的存在。

    此时,他的心理却是对上官秋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从而由心到外,从开始的谨小慎微,到此时敢于直视上官秋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