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48章如意算盘

    原本她只是以为上官秋羽惦记巫山铁矿场哪百十万降卒和壮年男子也就罢了,却不想上官秋羽的胃口竟然如此之大。

    竟然想将荒州几处铁矿场里面的人全部吃下,这吃相未免有些难看。

    须知荒州七处铁矿场,里面的矿工加起来有近千万,南疆地广人稀,这近千万人,却是足以抵的上数郡的总人口了。

    更何况这些人都是壮劳力,远非普通的老弱妇孺可比,虽然其中降卒占了三分之一半。

    但是,那些被南蛮强行征召的百姓,几乎可以说,占了荒州一半的劳动力。

    要是上官秋羽将其全部掠走,可以想像,战争结束之后,荒州会是一个怎样的场景。

    不过,除了朝廷之外,却是没人会去为此心疼,他姬思怜甚至上官秋羽皆不会理睬这些。

    从这,便可以看出,家族和宗门的自私程度,为了使自家实力和势力变的更加强大,只会背地里挖朝廷的墙角。

    当然,上官秋羽和上官家挖归挖,其说到底还是为朝廷效力,这些东西,是上官家付出劳动所应得的。

    上官家就好比依附在大禹皇朝这个大树上的树枝,树枝只要没有强壮到累垮树干的地步。

    那便可以依旧与大树一体,毕竟,两者打断骨头连着筋。

    然宗门势力却是犹如吸血虫一般,只知道趴附在大禹皇朝这条大腿上,吸取大禹的骨髓,十分贪婪,只进不出。

    这便是上官家等一众家族与江湖宗门不一样的地方。

    姬思怜除了是吃惊上官秋羽胃口大外,还有就是因为她已经得到消息,现今有不少人已经看出南蛮这次即将败退。

    不少势力亦是将主意打到了这些矿工身上,近千万身强力壮的矿工,转变成奴隶后,其中的暴利是惊人的。

    当然,钱财对普通百姓是赖以性命的东西,永远也离不开,但对于像怜月阁这样的大势力来说。

    钱财已经不是她们所看重的了,在其眼中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数字,

    而上官秋羽和朝廷若不是需要供养军队,他们对于钱财亦是会如怜月阁等宗门势力一般,不加以颜色。

    这些矿工里面不仅仅只是百姓,其中三分之一是受过训练的郡兵,这对于不少势力来说,这是一个让自家势力和实力提升的途径。

    而且,就是买卖,那些有着一手功夫在身的士卒,所需要的钱财远远不是普通百姓可以相提并论的。

    所以,自然有人早早的将主意打到了这些人身上,甚至比之上官秋羽还要早。

    姬思怜面带犹豫之色,沉思片刻后,对其提醒道:

    “你可知,如今有多少人多少势力将目光放在了哪些矿工身上?

    那些人有的比之你上官家丝毫不弱,而略差你上官家的势力,便更多了,他们那些人都想在这里面分一杯羹。

    你想要独吞,就不怕引起那些人的不满,引起他们的众怒吗?”

    姬思怜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乃是已经有不少人从怜月阁将荒州各个铁矿场的详细资料买走了。

    这背后的含义自是不用多说,是人便清楚他们想要干什么。

    “我为什么要怕他们?”上官秋羽一脸不明所以得问道。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姬思怜有些没好气道,这时她很是怀疑上官秋羽脑子是怎么长的。

    有时精明的过分,好似没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然,有时又看不清时势,完全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假小子,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理会。

    然而,没有让姬思怜多做它想,便听到上官秋羽道:

    “你所说我都明白,可是,哪又如何?

    难道因为他们也惦记这些人,我上官秋羽就得乖乖收手。

    我上官家就得眼睁睁看着他们用各种钱财物资去换取原本就属于我大禹的士卒百姓?

    那是资敌,那是卖国,我上官秋羽又岂能看着南蛮身受重创之后,因为他们的行为,而又在短时间内重新站起来。

    他们想要便让他们自己带人去抢,只要他们不怕被朝廷派兵消灭,我上官秋羽绝不阻拦。”

    上官秋羽这番话说的那是一个大义凌然,一副自身完全是出于为了大禹,为了朝廷才会如此。

    丝毫没有现露出其内心本质的贪婪,这幅正义的化身,让坐在一旁的姬思怜看的是目瞪口呆。

    她见过也听说过不少大禹官员表面上一副为老百姓伸张正义,清廉如水。

    然背地里男盗女娼,为谋及私利,不知做了多少令人不耻之事。

    然,这些与此时的上官秋羽比起来,完全就是大巫见小巫,其差了何止是十万八千里。

    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这就好比做了婊子还立牌坊,然却令人无话可说。

    姬思怜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上官秋羽了,每有利益当前,上官秋羽的脸皮之厚,是她无法想象的。

    而上官秋羽并没有对自己的所言感到一丝脸红,正如他自己所说,那些人想要,便自己去抢,他真的不会去阻拦。

    甚至他还十分欢迎乐见其成,若是真有势力敢在朝廷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他倒也乐的拉住上官家在一旁看热闹。

    不过,那些人虽然有实力将那些降卒和百姓救出来,然却没有可以将其名正言顺据为己有的条件。

    如今大禹皇朝还在,虎威犹存,任何势力,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借口,便将这些人据为己有,大禹皇朝岂能坐视不理。

    所以,那些人只能等着南蛮退兵,等着南蛮将这些无法全部带走的降卒和百姓,以奴隶的身份卖给他们。

    大禹不禁止奴隶贩卖,如此一来,朝廷便没有任何借口阻拦那些人。

    但,上官秋羽不同,他身为镇国公上官雄的孙儿,又有铁卫在手,还有两名先天境强者随行。

    其完全可以借助自家便宜爷爷镇国公的名头,大大方方的去将那些人救出来。

    然后,再以战利品的名头,将那些人光明正大的占为己有。

    毕竟,从始至终都是他上官秋羽和上官家的人出手。

    所得皆为自家所有,却是不需要与他人分配。

    至于,会不会有人跳出来从中刁难,那么他们可以去问一问,如今将南疆一众军力尽握于手的镇国公上官雄。

    看看他答不答应有人找自家孙儿麻烦而坐视不理,看看他手上的大军,其兵戈是否锋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