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47章奴隶

    然,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虽然不能一篇概论,但却是有一定的道理,

    性格,有些人是天生,更多的人是后天形成的。

    而上官秋羽属于那种眼中容不得半点沙子的人,自是不会容忍自己眼中出现任何能够威胁自家的势力。

    现在只是南疆胜家,将来随着上官家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到时候,所面临的敌人也会越来越多。

    那时候他敌人太多,他却是没有那么多心思每日去算计别人了,否则,他一脑袋的脑细胞非死光不可。

    不过,不算计别人,并不代表他会妥协,他会让自家强大的实力碾压一切不与之合作的势力。

    而在上官秋羽内心字典里,只有一句话,那便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齐嫣儿对于他来说,对她只是抱有好感,当然还有一些喜欢,但却远远还没有达到非她不娶的地步。

    况且,他如今心里装了一个南宫诗洛,虽然他不排斥齐嫣儿,但也不会主动去追求她。

    他对于处理齐嫣儿的关系,选择顺其自然,有缘自会在一起,无缘也不刻意去强求。

    一切看齐嫣儿自己的态度,毕竟,他身边有了一个南宫诗洛,其愿不愿与她人共侍一夫,却是得由她决定。

    他上官秋羽自是不会因为自己也喜欢她齐嫣儿,便吃着碗里的,又惦记锅里的。

    这种事情他干不出来,也不会去做,哪怕这个世界并不会有人跳出来指责他,但他依旧不会那样做。

    倒不是他故作清高,而是,不论前世今生,他对于感情这方面都格外看的很重。

    有时候,喜欢不代表爱,喜欢是一刹那,一瞬间产生的,而爱是永远。

    他之所以担心,乃是因为他上官秋羽内心所在意的人太少了,他在意他每一个在意的人。

    因为,一个人若是没有他在意的东西,没有想要去保护的东西。

    哪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无求无欲不是他的追求,只有拥有**,他才会拥有前进的动力。

    而齐嫣儿是他在这个世界第一个见到的人,同时,两人在一段时间内生活的很愉快。

    所以,他很在意齐嫣儿这个人,和与她在一起的轻松时光。

    至于姬思怜,也许两人一开始,便是因为有着需求,有着利益关系,所以,上官秋羽才会对他没有太大的感觉。

    对于她一些举动,虽然心里明白,但却不知道姬思怜表现出来的是真是假。

    毕竟,女人是善变的,同时也是天生的演员,更何况,姬思怜这种从小接触那些习惯于逢场作戏的地方。

    虽然他从没有介意或在意姬思怜的身份,但是,有些人天生会给人一种潜意识的不信任感。

    所以,上官秋羽往往对于姬思怜所做的一些事,选择直接忽视或过滤,从不多加思考。

    良久,姬思怜才从上官秋羽的述说中回过神来,看着面前一脸淡然的上官秋羽,姬思怜不知怎么,竟然有些被其迷住了。

    还好她哪几名师姐不再,否则她们非被姬思怜这副模样惊掉下巴不可。

    怜月阁之人从来都是以迷惑别人为主,从未有过被他人迷惑的先例。

    更何况,姬思怜还是怜月阁阁主的唯一弟子,名义上将来的怜月阁阁主。

    不过,只是一瞬间,在上官秋羽亦是没有发现下,姬思怜眨眼间便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姬思怜,撇了一眼上官秋羽,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并没有发现什么,便放下了心。

    不知道聊什么话题的姬思怜,随口问道:

    “你接下来是要去解救那些矿场的降卒和百姓吗?”

    “解救?”上官秋羽用一种白痴的眼神看着姬思怜,好似再问,我有那么好心去解救那些人吗?

    不由要随便给人发好人卡,我不接受,也不需要。

    见上官秋羽一副完全没有那个打算的表情,姬思怜仔细回想了一下。

    貌似自己没有听错,刚刚上官秋羽与影老的交谈,就是有关巫山铁矿场的事。

    随即,姬思怜疑惑不解的问道:

    “怎么,难道不对吗?不然你让影前辈他们去了解巫山铁矿场做什么?”

    同时,她内心原本的怀疑一度再次兴起。

    “我可没有哪好心去解救那些降卒和百姓,如今,他们在我看来,都即将成为我上官秋羽的奴隶。

    我是去接收我的奴隶,谁说我是去救百姓的?他们还能算是百姓吗?

    待我接收他们之后,即便是百姓,哪他们也只能是我上官家封地里的百姓。”

    上官秋羽此时像足了一个人口贩子,对于把数以百万计千万计的百姓,转变成奴隶的事情,他是一点也没有感到于心不安。

    因为他不觉得自己那样有什么不妥,一则,他不去救他们,他们可能面临更加残酷的生活,甚至死亡。

    虽然上官秋羽口中称呼他们的为奴隶,但却不会将他们真正当做奴隶对待。

    之所以称他们为奴隶,乃是因为只有将他们当做战利品,他上官秋羽才能够名正言顺的将这些人全部送到自家封地去。

    若是将他们放了,虽然能够得到他们内心的感激,然嘴上的感激,除了给他上官秋羽带来一些声望外,其他什么实质性东西都没有。

    他上官秋羽本就是务实的人,不喜欢虚的,再说了,如今他上官秋羽在南疆一地,还需要声望吗?

    如今他的名字,早已传遍南疆,这解救矿工,放他们回去与自己亲人团聚。

    这点声望,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其只不过是景上添花,有没有都无所谓。

    所以,他上官秋羽自然是选择可以为自己产生巨大利益的决定。

    面对上官秋羽这样,姬思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毕竟,上官秋羽说的是事实,再说了这么大一块肥肉,换做是谁,谁都不会放过。

    这到是让她觉得上官秋羽之所以来庸城,一开始的目的便是冲着巫山铁矿场中的降卒和百姓而来的。

    还不待她继续为他编下去,便听到上官秋羽道:

    “姬姑娘,你怜月阁情报天下第一,不知你对荒州其他六处铁矿场是否有了解。”

    听到这,姬思怜一双美目瞪得老大,其一脸不可置信。

    心道‘上官秋羽的胃口未免太大了吧。竟然将主意打到了荒州所有铁矿场中的降卒和百姓身上。

    也不怕一口吃下去撑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