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40章雏

    四海楼内,将一切看在眼里的上官秋羽,此时,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虽然剧情没有跟着他编排的剧本走。

    然,其结果却是他所想要的,甚至超出了预期效果,可谓是功成圆满。

    胜家遭受重创,南疆一众武林势力虽然损失惨重,但是并没有因此全军覆没,而是趁机逃出城了。

    就连历山禅宗那群和尚亦是怕受到牵连,从而带着南州一众宗门匆匆出了城。

    如此,胜家与南疆一众宗门势力,日后必然水火不相容,毕竟,双方弟子死伤惨重,其仇算是彻底结下了。

    待各门派之人,重新回到自家地盘,到时候即便胜家再强势,亦是不可能将南疆所有门派予以一一消灭。

    若真如此,那胜家就真的自决坟墓,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中。

    毕竟,南疆还有不少中小门派并没有响应流云宗的号召,或是没来的及响应。

    这些都是胜家可以争取的,但,若是胜家对隐刀门一众狠辣的一一报复回去。

    那么便会使得一众南疆所有宗门对其产生抗拒,毕竟,没有哪家势力会去主动接近一个嫉恶如仇,杀人不眨眼的家族。

    哪怕它再如何强大,都会让人觉得自己身边有一头,随时要自己性命的猛兽。

    如此,人们不仅不会接近它,反而会想方设法联合周围势力一起抵抗它。

    就如战国时期的秦国,其国力强大,军队更是战无不胜,导致六国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其对付自家。

    于是,纷纷结盟周边,以求自保,致使秦国只能止步关内,无法更进一步。

    然。最后秦国之所以能够灭六国,其不光光来源于军队和国力的强大。

    最主要的还是秦国利用六国之间的矛盾,实行远交近攻之策,逐步吞食,才有后来的一统六国。

    若是胜家不顾一切的穷追不舍,将一众与之为敌的势力予以消灭,那么南疆各方势力便会感到人人自危。

    到时候,胜家面对的就不光光只是流云宗一众宗门势力,那将会面临整个南疆武林势力的对抗。

    就在上官秋羽辛灾乐货的时候,身后的姬思怜意有所指的出言道:

    “上官公子,今日这出戏当真是精彩至极,怕是连你本人也没有想到吧?”

    上官秋羽不明白姬思怜想表达什么,只好顺着她的话往下接道:

    “却是令在下始料不及。”

    “呵呵”

    姬思怜笑了笑,故作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说那找胜家麻烦的两位前辈,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这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你身为怜月阁阁主的徒弟,在此之前,应该早已经将我的事查的门清,又何必问我。

    要说这方面,你姬姑娘,怕是最有发言权了。”

    上官秋羽耸了耸肩,双手一摊,一脸我没见过世面,没发言权,你自己看着办。

    姬思怜带着一脸审视的神情盯着上官秋羽,对其问道:

    “是吗?但是,我怎么就觉得那与胜家家主胜雄对战的人有点眼熟呢?

    不知上官公子有没有这种感觉?”

    摁?

    上官秋羽面上不露声色,眼神亦是没有躲闪姬思怜的审视。

    但心里却是一惊,他没有想到影老都变成那副模样了,姬思怜竟然还能怀疑到其他身上。

    不过,见对方一再试探,意有所指,却并没有一言而绝,这让上官秋羽明白,对方只是怀疑,也许是影老和赤彪虎两人刚好不再。

    而带着一众隐刀门等势力偷袭胜家的又正好两人,虽然武功不同,但修为却相差无几。

    再加上,姬思怜对影老和赤彪虎两人有过不少时日的接触。

    所以,才对恰巧不在自己身旁得两人产生了巨大怀疑。

    “没有”上官秋羽很明确回道。

    姬思怜见上官秋羽说话,眼神都没有一丝破绽,点了点头,看向不远处的几名铁卫,十分好奇的对其问道:

    “对了,怎么不见影前辈和赤前辈?”

    “呵呵”

    上官秋羽不由的笑着摇了摇头,心道:‘果然。’

    于是,故作一脸好奇的靠近姬思怜,他心里清楚,姬思怜此时仍不死心,想要套自己的话。

    他知道不能再让姬思怜这样猜忌下去了,哪怕她心里清楚,但是心里清楚归清楚,却是不能讲明。

    “你笑什么?”

    姬思怜见上官秋羽这么笑,心里不自觉感到慎得慌,双腿下意识得向后退却。

    上官秋羽拦住姬思怜退路,低着头对姬思怜言道:

    “姬大姑娘,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多了,我的事,我的人,需要无时无刻向你报备不成”。

    “我,我没有,我只是好奇。”随着上官秋羽不断接近,姬思怜心里不由一紧。

    “好奇是吗?我对你也挺好奇的?”上官秋羽莫可名状的对其说道。

    “我?好奇什么?”

    “我好奇你怎么对我的事这么好奇?莫非,一向对男人不假以颜色的姬姑娘,对在下很感兴趣?”

    说着,上官秋羽整张脸已经无限贴近姬思怜的脸颊了,若不是姬思怜双手死死的抵在上官秋羽胸口,恐怕两人已经完全贴合在一起了。

    “你,你想太多了。”姬思怜顿顿吐吐道。

    上官秋羽见此,并没有再靠近姬思怜,转身坐在了椅子上,倒了一杯清酒,悠悠然道:

    “是吗?希望如此,毕竟,本公子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你就死了那份心吧。”

    “呼”见上官秋羽离开,姬思怜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然,还没让她舒畅一会,便听到上官秋羽十分自恋的话语,这让她气的不由牙根直痒。

    她见过自恋的,却是没有见过像上官秋羽这般厚脸皮的,不由讥讽道:

    “本姑娘还真没见过,有那个有家室的男人,竟然到现在还是个雏,莫非,上官公子那不行,不是个男人?”

    怜月阁中的女子,自是有一套看人的本事,虽说她不需要以身献媚男人。

    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身在怜月阁,其多多少少耳炫目染,自是能一眼看出男女之间是不是雏。

    很显然,上官秋羽处男之身却是被其一眼看穿了。

    “噗”

    “咳咳…”

    被人当面拆穿,却是让原本自鸣得意的上官秋羽差点没被自己口中的酒水呛死。

    一张脸瞬间满面通红,不知是羞愧还是被酒呛得。

    姬思怜这反转一击,却是让上官秋羽撞了一鼻子灰,弄的是灰头土脸。

    其心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入,同时,将姬思怜祖宗十八代一一问候了一遍。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