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32章齐聚庸城

    齐嫣儿走后,只留下姬思怜和上官秋羽两人大眼瞪小眼。

    姬思怜听完齐嫣儿的话后,虽然心里生出一丝惭愧,然其并没有因此而向上官秋羽服软。

    却是死鸭子嘴硬,死撑着,而上官秋羽在齐嫣儿离开后,并没有如姬思怜想象的那般对其发火。

    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直盯得她心底直发麻,不明白上官秋羽到底想干什么。

    最后,实在忍不住的姬思怜,不由开口道:

    “你干嘛?”

    上官秋羽起身来到姬思怜身后,俯身慢慢靠近,在其耳边暧昧道:

    “我干嘛,你说我想干嘛?”

    上官秋羽与其靠的非常的近,粗气打在耳垂上,让姬思怜感觉痒痒的,浑身不自在。

    脸上浮现出一抹晕红,很是害羞,不使得抬眼向自家一众师姐等人望去。

    见其一众人好似商量好了一般,没有一个人注意他(她)们俩这边,貌似没有一点察觉。

    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但这至少让姬思怜松了一口气,没有因为不好意思,便推开上官秋羽。

    “我不知道”姬思怜说这话时咽了咽口水,显然是有些紧张。

    “不知道吗?”

    “摁”

    “你们怜月阁的人,对这不是很了解吗?怎么会不知道?”

    上官秋羽突然一改之前的暧昧,语气带着一丝冷冽,让姬思怜一下从云端掉落到谷底。

    姬思怜转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上官秋羽,见其面无表情冷眼相对,其心里不由一冷。

    她没有想到上官秋羽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让她原本晕红的脸一下直瞬间变的苍白无力。

    良久

    姬思怜深吸一口气后,盯着上官秋羽的双眼,很是认真的对其问道:

    “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看待我的吗?”

    上官秋羽一时之间,竟然没办法正视姬思怜,见其认真的脸上,带着一丝哀伤,上官秋羽原本心底的怒气不知怎么,竟然一下子消散了。

    没有回到姬思怜的话,上官秋羽起身径直下了楼。

    “哼”

    见上官秋羽退缩了,姬思怜不由朝其冷哼一声,好似很不屑上官秋羽这副作为。

    看似得意的脸上,其心底却是十分的苦涩,上官秋羽刚刚的话,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

    却是真的触动到了她内心深处的禁忌,换做旁人,姬思怜定然不会管他是谁,身份如何高贵,其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对方。

    然,不知怎么,当上官秋羽对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心底不是愤怒,而是难过,委屈,不一而足。

    然,生性好强的她,却是没有表现出半分,依旧若无其事的向自家师姐们打了声照顾,便回后院休息去了。

    十日后

    庸城再次热闹了起来,南疆各大门派势力却是真正的集中在了这座小小的边地小城。

    南疆四大门派,流云宗、隐刀门、历山禅宗、郦道院四家掌门人齐聚庸城。

    各门精英弟子门中长老大半聚集于此,原本还心思各异的几家,此时却是同仇敌忾,联合在了一起。

    胜家不分青红照白的便杀了他们派到庸城的门人弟子,他们要是不讨个说法,势必会使自家门派声明受损。

    然,几家相聚在一起后,得知事情真相后,并没有因怒杀向胜家,而是聚集一处,按兵不动。

    庸城,一处酒楼中,厢房内,流云宗宗主炎不冥正在运功替莫狄驱赶其体内的玄冰真气。

    这些天,莫狄一天有一半的时间处于受寒状态,被被体内的玄冰真气折磨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而另一半大部分时间除了练功御寒之外,便是休息。

    他些天算是尝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却是被胜翱留在他体内的玄冰真气折磨的死去活来。

    三日前,两人终于等到自家宗主炎不冥来了,经过炎不冥这两天不留余力的帮他运功驱寒。

    虽然依旧不能解决他身上的问题,然却是帮他把胜翱留在他体内的玄冰真气驱赶到了身体角落。

    使其不能再肆无忌惮的在莫狄体内肆虐,让原本时间一到便沉浸入冰窟的莫狄终于从苦海中脱离了出来。

    “呼”

    运功完毕后,炎不冥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显然,这种高强度的工作,让他亦是有些吃不消。

    “多谢宗主。”感受到身体的重新恢复过来,莫狄连忙起身,对其躬身一礼道。

    要知道,如今大战一触即发,自家宗主能够不惜耗费功力为他疗伤,这如何不让他莫狄感激涕零。

    炎不冥罢了罢手,对其说道:

    “老莫,我们之间就无需如此了,这一次,你做的很好。”

    “宗主,我无能,没能将一众弟子们救出来,我之罪也?”莫狄一脸痛责道。

    这次他带出来的都是流云宗下一代的精英子弟,如今几乎全部陨落于此。

    可以想象,出现断层的流云宗,其势必会因此面临综合实力下降得现实。

    “事情的经过,云鹏都与我细说了,却是怪不得你,怪只怪我错估了胜家的实力,以及”说到这,炎不冥却是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

    胜家一夜杀尽庸城所有南疆各门派门人弟子,这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这已经不能说是胆大妄为了,这完全就是丧心病狂。

    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而胜家亦是出面毫不掩饰的承认,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胜家会作出这番举动。

    这完全就是自绝于南疆江湖武林,这对于一个武林世家来说,其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众人皆心理明白。

    然,胜家不仅仅做了,而且还做的大义凛然,丝毫不害怕南疆一种武林势力对其反扑和报复。

    炎不冥起身上前将躬身的莫狄扶了起来,对其言道:

    “你能舍命将云鹏救出,便已经有功于宗门了,只要云鹏能够不负我等期望。

    其他的,不过是景上添花,没了,咋们再培养其他人,虽然差了一点,但事已至此,自责亦是无用。”

    炎不冥这话说的却是没有一丝人情味,仿若一点也没有将那些弟子的死放在心上。

    然,武道一路上,就是这般残酷无情,无论你生前多么的天资不凡。

    可,一旦你死了,那便没有了一丝价值,甚至连缅怀你的人都没有。

    作为一宗之主,炎不冥见过的生死不知凡几,又岂会为了区区几名资质还算不错的弟子伤感遗憾。

    若是刘云鹏死了,他还会在心里暗道一声可惜,但也仅仅只是可惜,只有活着的天才才是天才。

    至于,死了的,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