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24章胜家实力

    姬思怜之所以这般,却是怕上官秋羽口无遮拦惹怒自家两位长老。

    想想一般像老妇这个年纪的老人,她们对自己奉献一身的宗门,其看的非常的重。

    很多时候,为此牺牲自身性命亦是在所不惜,却是不容他人轻易诋毁。

    他们之所以无动于衷,其不过是听出了上官秋羽并不是有意诋毁自家宗门。

    再加上,这样的话,她们早年听得多了,比之这难听百倍的她们都听过。

    作为前辈,自是不好与其太过计较,再加上怜月阁阁主对上官秋羽青眼有加,她们自是不会在意这些小节。

    也就怜月阁如此,其听到这般诋毁多了,自是不会因为上官秋羽一时口误而怪罪。

    若是换成郦道院和无忧宫那样的名门大派,不论上官秋羽有意无意,其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毕竟,怜月阁从上到下皆为女子,言其与他人不清不楚,虽说怜月阁名声不好,但也不容他人当面诋毁。

    见姬思怜真的动怒了,上官秋羽自知失言,连忙解释道:

    “那过,姬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千万别误会。”

    这就好比当着和尚骂秃驴,故意让人家难堪嘛!

    他却是无意于此,只是念胜家之事心切,一时没有考虑周全,才会一时口误。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怕诚意不够,上官秋羽又起身躬身拱手向姬思怜赔罪道:

    “在下一时口误,望姬姑娘恕罪。”

    “你先坐下吧。”姬思怜心里虽然有些生气,但并没有怪上官秋羽的意思。

    毕竟,怜月阁是干什么的,世人皆知,这样的话,她早就听习惯了,对此亦是早已看的通透明白。

    只是,不知为何,这话从上官秋羽口中说出来,姬思怜心里却是有些生气。

    待上官秋羽坐下后,姬思怜不由有些委屈道:

    “难道,思怜在上官公子心里,亦是那般不堪之人吗?”

    要说怜月阁,其下层人自然是人们口中的风尘女子,但像姬思怜她这种资质不凡的女子,自然不是那些人能比的。

    进入怜月阁之人,其资质不差之人,皆会被人接走,好生培养,勤练武艺,让她们日后成为怜月阁的基石。

    却是不会沦落为取悦男人的工具。

    而姬思怜天赋异禀,本身又身为怜月阁阁主的徒弟,她在怜月阁中的地位崇高,又岂会被男人沾染分毫。

    不过,不论她们是否清者自清,然,在外人眼中,她们身为怜月阁之人,又有几个是干净的,自是会被人误会,甚至恶意诋毁。

    “没有,绝不是。”上官秋羽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上官秋羽从一开始便没有带有色眼镜看待姬思怜,更没有因为她身为怜月阁之人,从而看轻她。

    “真的?”虽然上官秋羽说的很真诚,然姬思怜还是再次确认问道

    “真的”上官秋羽点头回道。

    “那你记住,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摁”上官秋羽向其点头示意。

    姬思怜见上官秋羽答应了,随即才对其问道:

    “你想知道胜家实力做什么?”

    上官秋羽半真半假的开口对其言道:

    “你应该也知道,我上官家如今身处南疆,自然要对南疆的各方势力要有所了解。

    然而,这闭关隐世二十余载庸城胜家,如今突然重出江湖,而我等对这胜家又毫无了解。

    事关南疆稳定大局,这胜家是敌是友,我等自然想要弄清楚它的具体情况?”

    “你是怕这胜家的突然出现,阻扰你上官家在南**霸的局面吧?”姬思怜略带戏调道。

    上官秋羽倒也干脆,并没有隐瞒自己心中所想,向其透露些许道:

    “不满你说,却是如此,当年我上官家能纵横北地,致使北虏亦是不敢轻视。

    如今,我上官家奉旨迁移到了南疆,自然亦是要武压南疆诸番势力,让其知晓上官家之威,不容小觑。”

    听到上官秋羽意气风发的言词,姬思怜不由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的问道:

    “如今镇国公的威势还不够吗?”

    额

    上官秋羽被她这么一问,一时之间噎得不轻,正如其言外之意,如今,自家便宜爷爷的声威在南疆可谓是如雷贯耳。

    一道军令,便调动了南疆五州所有地方部队,甚至连南神候血通天亦是带兵听命行事。

    这般威势,放眼整个南疆之地,又有谁敢小觑镇国公之威上官家之威。

    见姬思怜一直吊自己胃口,不肯与自己细说,上官秋羽有些不耐烦了,随即对其言道: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懒得自讨没趣。

    有道是‘山人只有妙计’,我还不信,除了你怜月阁,就没有别家知道这胜家的底细了。”

    说完便要起身与之告辞,不过他刚站起身来,便被姬思怜叫住了。

    “等等”

    “干嘛?”上官秋羽撇了她一眼,颇为有些不耐烦道。

    姬思怜见上官秋羽这副不耐烦的模样,一时感到无语。

    心道:‘这是求人的样子吗?怎么跟个大爷似的,动不动就撂挑子不干了。’

    “你不是想知道胜家的实力吗?先坐下吧,看在你请我吃这餐的份上,我就以此抵消你这顿饭钱。”姬思怜没好气道。

    接着小声嘀咕道:

    “真是的,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理直气壮求人的。”

    上官秋羽见此,立马一屁股重新坐了回来,直接过滤了姬思怜的不满。

    “庸城胜家,其大禹建国之初,便屹立于南疆荒州,千百年时间过去,不论朝廷、还是江湖武林都经历过数次动荡。

    然,胜家在南疆在荒州的地位却从未有所改变,这在江湖武林可谓是独树一帜,从未有过。

    不过,因为胜家太过于低调,低调到世人,哪怕是南疆一众宗门皆以为胜家只是一个一流武林世家,当真可笑至极。

    然其真正的实力,也就比我怜月阁稍微差上一线,有着顶级势力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有胜家在,你上官家想要独大于南疆,无异于痴人说梦,绝无可能。”

    说完,姬思怜摇了摇头,显然她对上官家,对上官秋羽很不看好。

    毕竟,胜家家主有着大宗师境界的修为,而上官家,每一代的家主,其因为血域诀的原因,只能突破到宗师巅峰境界。

    所谓‘成也风云,败也风云。’有得必有失,却是强求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