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17章合作

    确实,姬思怜不可否认,自家师傅对天级宝物玄冰珠很感兴趣。

    在得到四分之一的玄冰珠后,自家师傅发现,携带玄冰珠修炼,尽然可是以使自身修炼速度提升数倍。

    同时,还能帮助自身将体内真气转换成寒冰属性,使其威力大大增加。

    四分之一的玄冰珠就有这般好处,那达到天级的玄冰珠又是什么样的,这使得其对此十分上心。

    不过,因为玄冰珠才刚到手,自家师傅还没有将玄冰珠底研究透彻,所以,不清楚玄冰珠还有什么功效。

    从胜家一众人皆身负玄冰真气,同时,个个功力深厚,便不难猜测出那玄冰珠的强大。

    原本应该来庸城的不是她姬思怜,而是怜月阁两位阁主亲自登门。

    不过,此事不急于一时,所以,自家师傅却是与副阁主正在研究刚到手的玄冰珠。

    所以,让她先来探探胜家的口风,同时摸清胜家是何态度。

    不论这次她姬思怜圆满与否,怜月阁两位阁主都会亲自来一趟庸城胜家,与其好生商谈一番。

    反正,不论如何,总有一方需要妥协的。

    “怎么,胜大公子有不同意见?”

    听到姬思怜这么问,胜翱止不住在心里道:‘意见大了,怎会没意见。’

    “这么说,怜月阁对我胜家的玄冰珠是志在必得喽?”胜翱向姬思怜,对其问道。

    姬思怜摇了摇头,对其正色道:

    “合作,是合作,家师并没有想要将其占为己有的意思。

    要知道,天下除了大禹皇族能够光明正大拥有天级宝物外,又有那方势力敢独拥天级宝物?”

    天级宝物对武者有着致命的诱惑,怜月阁势力虽强,然却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毕竟,窥视之人太多,除非她们的势力能强过大禹皇族,有着整个皇朝支持,否则,是保不住那天级宝物的。

    匹夫无罪,怀玉其罪,那时对于怜月阁来说,是祸不是福。

    其之所以想要凑齐四颗地级玄冰珠,将其归一,只不过是想借助天级宝物之力,使自身修为更近一步罢了。

    听到姬思怜这么一说,胜翱亦是沉默了,确实,正如其所说。

    天下除了大禹皇族能够光明正大独拥天级宝物地龙脉外,又有那个势力能够独拥天级宝物。

    狼多肉少,其就算护的了一时,又岂能护的了一世。

    到时候说不得因此而遭受灭顶之灾,反而不划算。

    这也是为什么,怜月阁摘了桃子,胜家并没有兴师动众的原因,其并不是说胜家怕了怜月阁,不敢与之交恶。

    胜家其实是怕怜月阁将玄冰珠之事宣扬出去,到时候自找麻烦,反而不美。

    如今,怜月阁在知道事情真相后,其还不是没有透露出半句,反而派出自家传人,前来与自家合作。

    从这便可以看出,怜月阁亦是同自家一样,并不打算将事情的真相透露出去。

    虽然胜翱认同了其说法,然事关重大,却不是他(她)们俩能够做主,所以,不由对其言道:

    “此事我俩怕是皆无法做主。”

    “这是自然,我来这也只是想看看你胜家是何态度,具体的,家师定然会亲自前来与胜家主详谈。”姬思怜道。

    “姬姑娘,今夜多有打扰,还望见谅。”胜翱拱手言道。

    姬思怜没有说话,起身对其点了下头,随即便同自家长老下了楼。

    胜翱看着姬思怜的背影,其心底不知在想些什么,接着走到窗户旁,抬眼望去,见其正好对着自家府邸大门处。

    周围一览无余,却是一个监视自家的好地方。

    “翱儿,在看什么?”一老者走过来询问道。

    “叔父,待此事过后,这家酒楼不能再留了。”

    这酒楼乃是胜家闭门隐世之时,步青锋七人命人建的,其为的就是用来监视胜家动静的。

    以前一直没机会出来的胜翱其不清楚,然这会见这酒楼建的位子格外巧妙。

    如今自家已经重出江湖,又岂能再受他人窥视,所以这酒楼必然要拆除的。

    老者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胜家府邸,亦是不由得皱了皱眉,不过,很快便对胜翱言道:

    “这事以后再说,我们现在快出城,你四叔派人来报,他们快到了。”

    听到老者这么一说,胜翱不由欣喜的问道:

    “摁?四叔回来了,那姑姑是不是也一同回来了?”

    “回来了,而且,听说你姑姑将嫣儿也带回来了。”老者点了回道。

    “嫣儿,就是上次父亲提起过的,姑姑的孙女吗?那姑父呢?”胜翱有些诧异道。

    老者不无感叹道:

    “对,就是你父亲上次提到的。

    至于你姑父,那倔驴,你认为你姑父会回来吗?

    当年大哥反对你姑姑和他的事,你姑姑不听,反而还怀了他的孩子,气的你父亲失手打伤了你姑父。

    致使你姑姑一气之下,几十年不曾回家,大哥几次亲自前去相劝,亦是不愿回来。

    这次你四叔能够将你姑姑接回来,大哥怕是高兴坏了,说不定现在比我们早先一步赶出城去了。”

    额

    “叔父你怎么不早说”胜翱对着老者略带有些埋怨道。

    其脚步不慢,匆匆的下了楼,同时,让人前去通知自家两个个兄弟,随即健步如飞,向城外赶去。

    “这,这小子,竟然不招呼一声就跑了,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老者见了不由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

    这些年,胜翱的成长他们有目共睹,虽然其天赋差了一点,但是,胜在刻苦,一直以来,做事有条有理。

    少有出现差错,深得他们这些做叔父的看重,平日里,想今天这样急急忙忙的,却是从未有过。

    “可以理解,这些年,大哥不知道多少次在他面前念叨着小妹,他如此,定然是怕去晚了,大哥罚他。”一旁的老者捋了捋长须,面带笑意的偏袒道。

    “我说,你们还有闲心在这闲聊,若是去晚了,小妹要你们出出血,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最靠近窗台处的老者一脸笑意的提醒道,随即,一道人影闪过,消失在了原地。

    两人听到自己家二哥话后,其脸色一变,接着,一阵风吹过,两人亦是消失在了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