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08章陌百川的私密

    刚刚他从陌百川记忆中,知晓此人乃是一个不错的管理人才。

    同时,其心智也不差,不会这么轻易便丧失自我,所以,他才会这般一点都不担心。

    影老并没有马上便听从上官秋羽的话,过去与其饮酒,依旧凝神观察着陌百川的一举一动。

    在他看来,只要陌百川挺不过来,恢复不了本性,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将其一击毙命,不会有丝毫仁慈之心。

    不过,再见到陌百川渐渐稳定下来,影老才逐步坐到了上官秋羽面前,也不喝酒,反而径直的看着上官秋羽。

    显然,他是想知道,上官秋羽是怎么将陌百川这个好好的人,弄成那个样子。

    虽然他全程陪同在上官秋羽身旁,然而却不知道上官秋羽用了什么方法,使陌百川几欲堕入魔道。

    按说像这种能够以自身影响他人心智的,其貌似需要先天境,像他这样修为的人才能够做到。

    哪怕上官秋羽会血域诀,然那对他人并没有什么用,其伤害乃是外在。

    而人的思想,人的大脑乃是极为敏感的地方,又岂能轻易被他人所影响。

    这让他疑惑的同时,亦是在猜测上官秋羽可能会一种能控制人心神的功法。

    “影老,你这是?”上官秋羽自然清楚影老这样盯着自己看是为了做什么。

    他却是没有想过将摄魂**共享出来的打算,毕竟这东西属于精神范围内功法。

    这方世界怕是少有人修炼,或是根本就没有人修炼。

    摁,怜月阁的媚功应该也算一种。

    所以,他见影老这副模样,瞬间便明白了其想法。但却故作不知。

    原本想要询问的影老欲言又止一番后,拿起桌上的酒杯,将酒杯内的酒水一饮而尽后,便重新恢复到了原先那副淡漠模样。

    照他看来,上官秋羽不愿意主动说出来,其自然有其不愿意说出来的道理。

    于是,他也不愿做出让上官秋羽为难的事情,所以,便将此事翻篇了,并不打算细究到底。

    一壶酒下肚,上官秋羽并没有感到一丝醉意,他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么能喝。

    记得前世和这世,他都不是一个能喝酒的人,然而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到了一种千杯不醉的境界。

    倒不是这个世界的酒不够烈,恰恰相反,这方世界的酒浓烈无比,一点也不比前世那些酒的烈度差。

    况且,这里没有什么假酒之说。

    他疑惑过,但是找不到原因,反正不是什么大事,自然也就一笑置之,并没有多在意。

    上官秋羽壶中酒尽后,一旁的陌百川亦是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虽然面上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但额头上的细汗和湿襟的背部却是已经出卖了他。

    起身,拍了拍手,上官秋羽重新回到陌百川身旁,在其耳边悄然道:

    “陌门主,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陌门主堂堂士子出身,如今却落入江湖之中,虽贵为一派之主。

    然,其子姓盛名谁,陌门主可以为瞒得住千武门众人吗?

    小子劝导陌门主一句,千万别到头来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你,你,你…”上官秋羽一说完,陌百川睁大了双眼,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他,心中恐惧之色无以言表。

    这事整个千武门中,一共只有三人知晓,其中一人已经被他陷害死了。

    按理说,这种事情,外人是不可能知道分毫的,同时,这也是他一直不愿提起的痛。

    毕竟,男人被带绿帽这种事情,本就是令人耻笑的事,所以,他在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便带领着心腹将其奸夫杀了。

    也就是其妻子的师兄,在孩子出世后,他便禁止了自家夫人的活动范围。

    而他的妻子亦是觉得对不起他,也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同时,陌百川却是再无没有碰过自家妻子。

    所以,她对当初的孽子,其又爱又恨,爱的是因为他没有孩子,当初不想要,如今想要也要不到了。

    所以,他对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儿子,却是一手带大,其说有感情罢,但更多的却是恨意。

    上官秋羽拍了拍其肩膀,对其淡笑道:

    “呵呵,陌门主放心,这事你知其我知,还有其夫人知消外,再无他人知晓。

    当然,陌门主可以尝试一下,看能不能杀的了我,对我杀人灭口亦无不可。”

    陌百川听到上官秋羽说出杀人灭口四字时,其肩膀不由颤抖了一下。

    他没有想到,上官秋羽竟然连这事都知道,要知道,在事情解决之后,他可是将自己一杆心腹全部残忍杀害了。

    这事可以说,世上除了他一个人之外,定然不会再有任何人知晓,可如今被上官秋羽一言所指出来。

    这让他对自己面前这个未满双十的青年,竟然打心里产生恐惧心理。

    “呼呼呼……”

    事已至此,对方对自己了若指掌,又将自己最隐秘的事情道了出来,其必然有所求,有所指使。

    于是,想到这,其不由微喘着气,慢慢调整自己的心态,使平时淡然自若的自己重新展现出来。

    然不论如何,他在看向上官秋羽时,却是依旧有些许躲闪。

    “上官少将军有何事需要在下效劳的,请直言,只要在下能够办的到,一定竭尽全力,在所不辞。”

    见陌百川上道,很识趣,上官秋羽不由笑了,和聪明说话,其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举止便能让人知晓。

    和陌百川这种人打交道却是轻松的多,但同时亦要留一个心眼。

    不过,手中握有陌百川众多把柄的上官秋羽却是不怕他对自己耍心眼,因为他没办法对自己进行灭口。

    所以,他便只能任由自己摆布,若有不从,其声败名利是轻的,到时,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别看陌百川刚进来时,其一副不惧生死的模样,其都是装出来的,是人那里有不怕死的。

    更何况,他从家道中落的书生,其一步步坐上了千武门门主之位。

    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人生还没有充分享受够,他又怎么会舍得死。

    上官秋羽含笑

    “很简单,我要你投靠我,当然你依旧是你千武门的门主,我只是你名义上的主子。

    也不需要你舍生报死,只需要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顺便将凡事与我想知道的,都尽数传递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