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8章灭口

    齐不修在一掌击毙了胖墩男之后,径直的出了石室。

    之间原本关押胜家人的石屋,连同径直通向石屋的小道,在齐不修刚踏出地下密室后。

    “轰轰轰……”

    随即,身后便传来一阵巨响,石山一阵剧烈摇晃后,很快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虽然石屋内的一切只是一个小插曲,但其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却是让齐不修颇为疑惑。

    “七庄主”

    一众齐不修的手下,在见到只有齐不修一人出来时,瞳孔不由一缩,均默契的没有向齐不修提起胖墩男。

    “如何?”因为心里想着事,齐不修有些心不在焉的向自己几位得力手下问道。

    “禀庄主,属下等已经将汉山城中几家势力全部剪除,一一收编完成,请七庄主示意。”

    他们几人却也顺利,在齐不修进去石室的这段时间里,几人分兵,对城中几家三流势力发起了猛击攻击。

    然后在投降的人中,挑选出合格的,余下的不合格,自然也没有让他们放他们离开。

    毕竟,齐不修等人露面了,以其在荒州的知名度,不少人都识得他和他们这些人。

    如此,他们自然不会让他们随意离开,而是留下人将那些人看管了起来,将其全部组织了起来,等待南疆战事一结束。

    缉捕司重新席卷南疆之时,到时候,自然会放了他们。

    想了半天想不通的齐不修,其不由摇了摇头,将其暂且放下,打算先处理手上的事物再说。

    随即,随口向自己一名得力助手问道:

    “可有老大他们的消息?”

    听到齐不修的问话,一名看上去十分稳重的江湖汉子,上前抱拳回道:

    “大庄主和二庄主如今正停留在庸城,大庄主传来消息说,如今南疆各大门派势力齐聚庸城。

    他们那边收编之事,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全部终止了行动。

    同时,大庄主和二庄主已经给少将军送了消息,如今正在庸城打探情况。

    按其时间来看,如今少将军怕是已经到了庸城,与大庄主和二庄主他们会合了。”

    “你是说,如今南疆各大门派势力皆齐聚庸城?”齐不修不由皱眉道。

    “是,大庄主信上是这么说的。”

    听到自家手下的回答,齐不修原本舒展的眉头不由再次皱了起来。

    庸城?那不是胜家所在之地吗?

    南疆各大门派齐聚庸城这是为何?

    胜家闭门隐世多年,难到是胜家要重出江湖吗?

    如今,南疆局势纷扰,荒州因为自己等兄弟的七雄庄败落,南疆

    各大势力必然会眼馋荒州这块肥肉。

    如此,胜家人坐不住了,倒也能说的过去。

    只是,各大门派齐聚庸城,莫非是想要齐齐灭了胜家,好吞并荒州江湖势力不成?

    流云宗当年与胜家多有冲突,若是胜家重出江湖,对其影响必然颇大,想必这是流云宗等人不愿看到的。

    做为南疆领头羊的流云宗,布局了这么多年,其必然已经说服了南疆各大势力,到时候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随即,齐不修又想起密室中所发生的一切,哪胜家子弟口中所言之物。

    其脑海中猛然闪过一道遐想,随即越想越有可能,不理手下众人的不解,齐不修重新回到已经被巨石封存的石山。

    对着身后跟来的一众手下命令道:

    “给我搬,将其清理出来。”

    “是”几名手下虽然不解,但却不敢提出疑议,马上便将一众手下都拉了过来,清理碎石。

    “……”

    虽然,齐不修心里想到的哪一种可能,但不是很确定。

    所以,他要亲自仪验那名死去的胜家子弟的尸体,他才能确定自己心中所想,是否正确。

    很快,石室的小道又重新被清理了出来。

    “庄主,已经清理完毕。”

    摁?

    “可有人进入石屋?”见自家手下脸色有变,齐不修向其问道。

    “属下该死。”

    被齐不修询问的汉子听到齐不修的问话,其脸色一边,随即,噗通一下便跪了下去。

    齐不修死死的盯着自家手下,冷冽的眼神直看得身前八尺高的汉子,其不敢抬头与之一视。

    “把嘴闭严实了,若是让我听到什么,哪怕你跟我多年,后果你是知道的!”

    听到齐不修的话,跪在地上的汉子,才常常的出了一口气,连忙回道:

    “是,属下明白。”

    刚刚他只见到自家庄主连同胖墩男进入石屋,然待他带人清理碎石时,却是发现了两具尸体。

    虽然他不清楚另一具尸体是谁,但是,既然能被自己庄主灭口,其必然是有不为人知得一面。

    如今听到自家庄主严词警告,这让男子心里更加认定心中所想,自然不敢多嘴半句。

    不待男子再多想,随即耳边又传来齐不修冷漠至极,不待一丝感情道:

    “把所有进入石屋之人,和知道里面之事的人,全部解决干净,不要有任何风声传出去,明白吗?”

    “是,属下明白。”汉子沉声应道。

    汉子却是没有任何意外,久在齐不修身边,汉子自然知晓自家庄主的做事风格。

    对于自家庄主的这一命令,他早已习惯成自然,其哪怕齐不修不说,汉子亦是会这么做。

    见此,齐不修知晓自家手下明白自己的意思后,便径直的再次进入了石室。

    这次沿途放置了不少火把,却是让整个石室明亮了许多,没有在意男子身上的脏乱。

    齐不修将其身上早已破烂不堪的衣物除去,一具只剩下皮包骨的骨架出现在了齐不修眼里。

    可以说男子整个人完全就是一副骨架,一具裹着人皮的骨架。

    从地上的血迹可以看出,胖墩男将其头颅砍下后,男子身体内早已没有多少鲜血了。

    小小的一摊黑血,刺鼻的恶臭,无不说明,男子就算不被胖墩男杀死,亦是时日无多。

    从刚刚再次进入石屋之后,他便感觉到了石屋内有一股凉意。

    开始他与胖墩男进来时,并没有刻意主意这些,如今仔细感应之下。

    齐不修却是发现了,石室内的这股凉意乃是从男子身上传来的。

    右手触摸在男子的骨架上,感觉到从里面透出一丝冰冷之意,其蕴含在男子骨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