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7章玄冰珠

    男子临死前所说的话,对齐不修的震动相当的大,一时有些想不起来的齐不修。

    在反复念叨玄冰珠三个字后,其猛然间,脑海中有关于玄冰珠的信息瞬间席卷而来,充斥其脑海。

    随即,齐不修脸色变了数变,死死的盯着已经尸首两分的男子,心中不由感到窒息。

    接着,猛然低头,看向匍匐在地的胖墩男,齐不修内心不由一冷,随即,厉声道:

    “说,你可还有什么瞒着我的,若不老实交代,本庄主要你连同你的妻儿老小一块死。”

    玄冰珠,那可是传闻中的天级宝物,其威能莫大,世间难寻。

    原本人们只以为那只是传说,然而,自从大禹朝廷得到四大天级宝物之一的地龙脉之后。

    世人皆相信那并不是传说,而是真正的存在于世间的绝世宝物。

    天下宝物众多,然天级宝物却只有四样,四大宝物其中之一的地龙脉已被大禹皇族所得。

    哪能提升武者资质的地龙脉,乃是天下各大势力梦寐以求的至宝。

    然,羡慕归羡慕,却是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除非大禹皇朝崩塌,否则天下无人敢去抢夺。

    而四大天级宝物其中两样,天炎石和黄麟果所在的位置世人已经皆知,然却至今无人能够得到,这让世人为之甚憾。

    四大天级宝物中,如今唯有玄冰珠只知其名,而不知其所在。

    他之所以知晓四大宝物之事,亦是在七雄庄成为一流势力之后,他们七兄弟才接触到这些辛秘。

    一般人或普通势力根本就没有资格知道这些事情,这些事几乎都只在上层势力,为数不多的人中流传。

    然,一个胜家子弟却知晓玄冰珠之事,而且,临死之前还恋恋不忘,以此推断,这其中绝对还有什么事,是他所不知道的。

    而他认为,胖墩男必然还有什么事瞒着他,所以不由动了杀机,他一向不喜下面之人对他有所隐瞒,搞小动作。

    要是胖墩难回答的让他不满意,他齐不修不介意送他与男子作伴。

    至于胖墩男的家人,他到是只是吓唬吓唬他罢了,却是没有达到伤心病狂的地步。

    这些年,与七雄庄作对之人亦是不少,不过,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一向对事不对人,却是不会做出要人满门性命之事。

    有道是‘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

    江湖上一直有条潜规则,那就是一人做事一人当,一切事情皆与家人无关,不能牵连他人家人。

    毕竟,人人皆有妻儿老小,大家彼此彼此。

    除了那些极其邪恶的门派和那些不容于世人之人,江湖上几乎所有人都会遵守这一条潜规则。

    “啊,庄主饶命啊庄主,属下绝无半点欺瞒庄主,请庄主明察,庄主明察,…”

    胖墩男一时被齐不修的举动吓得半死,不明白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下一刻便要自己性命了。

    而且,不光光要自己的性命,连同自己的家人亦是要受到牵连,这让胖墩男不由声声乞怜,磕头不止。

    齐不修见其就要趴在自己的腿上,脚下一闪,随即一脚将其踢飞。

    “碰”

    同样的场面,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位置,但却是不同的人经历了相同的事。

    这与刚刚得情景何其相似,当真世事无常,怕是胖墩男亦是没有想到,报应会来的如此之快。

    “咳咳”

    虽然只是随意一脚,但是,没有一丝防备的胖墩男,却是结结实实的受了齐不修这一脚。

    两人之间的实力相差巨大,胖墩男此时确实觉得自己胸口处,五脏六腑都移位了一般剧痛。

    不过,面对即将来临的生死之局,胖墩男显然没有时间顾及到自己身上的伤,捂着胸口,一脸惶恐的连忙重新跪爬了过来。

    不敢再去抱齐不修大腿,只得一个劲的磕头求饶,每一下都不打丝毫折扣。

    很快,其额头便鲜血淋漓,但其丝毫不敢停下,因为,他不清楚齐不修为什么会突然发火。

    只能以这种方式,秒表自己的心意。

    齐不修对此并没有任何反应,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江湖中最不可信的便是人。

    谁能知晓胖墩男不是在演戏,虽然齐不修自认为自己能看透大多数人的心思。

    但是,其并不能真正的保证自己能看透每一个人的心思,毕竟,一些人隐藏自己本性过了一辈子。

    一辈子都不已真面目示人的亦不在少数,那些人,有时候连他们自己都分不清那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而他齐不修又怎么能够言自己能一眼看出呢?

    虽然,他此时此刻没有发现胖墩男有丝毫作伪迹象。

    但是,另可杀错,也不放过,这本就是他一直奉行的原则。

    今日,无论如何,不论胖墩男是否真的还有什么隐瞒自己,其都决不能继续活下去了。

    刚刚男子临死前,喊出玄冰珠三个字,光光仅凭这三个字,便足以让齐不修对胖墩男杀人灭口。

    “抬起头来”

    齐不修低沉的声音,打断了胖墩男下意识的举动,一张原本就不咋地的脸,此时,却是血肉模糊,让人不忍直视

    “老实回答我,那人可还有说过什么话?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一字一句都不能漏掉,不要对我有任何隐瞒,否则,哼!”

    齐不修最后的哼声却是夹杂着浓烈得杀意,让胖墩男止不住的浑身哆嗦。

    原本因为磕头太猛,导致头部有些发晕的胖墩男,一个激灵,瞬间就清醒了。

    想了半天,胖墩男都没有想出什么对齐不修有价值的东西,时隔这么多年,有一些事胖墩男早已忘记。

    他日日生活在恐惧当中,其神经本就特别的紧张,这致使他只对男子的生死十分在意之外。

    其他任何从男子口中传了出来的话,其都自动忽略掉了。

    要知道,他连唾手可得的胜家剑法都不敢拿出来练习,又怎么会在意其他事情。

    再则,玄冰珠这样的宝物,男子就算知道,以他对胖墩男的恨意,又怎么会告诉他。

    想通了这些,再结合从胖墩男口中得到的一些零碎线索,齐不修已经断定。

    这名已经身死的胜家弟子,其对玄冰珠的信息亦是一知半解。

    只是让他不解的是,按理说男子虽然是胜家人。

    但是,以其修为,应该还达不到胜家长辈向其告知天级宝物玄冰珠的事。

    可是,为什么男子会在临死之前,亦是对其恋恋不忘,这让齐不修很是不解,为此感到疑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