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5章胖墩男

    汉山城中

    齐不修刚刚收编了一个三流势力,在收编的过程中,这个三流势力的头目,却是告诉了他一个十分意外的消息。

    “七庄主,就在下面。”

    一个胖墩模样的中年男子,其一脸赔笑着给齐不修领路,眉宇间略带愁容。

    显然,心中所藏之事,令他不安,有种想要把烫手山芋交出去的感觉。

    齐不修也不疑有他,对于一个只有二流实力的小角色来说,其随手便可以捏死,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顾虑。

    而且,精明如他,再经过苗疆蛊毒一事之后,其做事小心谨慎到了极致,其看人入微,自然明白男子没有骗他,也不敢骗他。

    如今,胖墩男心里怕的是,自己会不会杀他齐不修灭口,而不是算计自己。

    如今,其势力已经被齐不修收编,孜然一身的他,要么真心投靠齐不修,要么死,否则,再无其他路可言。

    齐不修跟着胖墩男,其间经过数到石门之后,才来到一间昏暗的小石屋内。

    石屋内的味道让人止不住的想吐,各种味道充斥着,让人几欲作呕,这让齐不修这般淡然之人,亦是止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只见石屋内,隐约依稀可见一个被铁索链穿透身体的人影,被缠绕在粗重的铁链中。

    其身形枯瘦如柴,已经看不清本来面目,一头脏乱不堪的头发遮住了石室内男子的大半部分面容。

    男子听到有人进来,其不由激动的从地上爬起,身上粗重的铁索随之而动,却是限制了男子的行动。

    使得男子每向前一步,都承受着莫大的痛苦,不过,即便如此,男子依旧奋力的向前爬行着,想要抓住齐不修的脚。

    齐不修身后的胖墩男见此,一脚便踹向那人,用力之重,使得男子身上传来断骨之声。

    齐不修没有在意胖墩男的举动,打量一番滚落在地的男子,不由向胖墩男确认道:

    “你确定他是胜家人?若是胆敢欺骗于我,你知道后果的。”

    胖墩男见齐不修怀疑自己所言,吓得连忙跪倒在地,一脸惶恐不安的对齐不修道:

    “属下绝不敢欺瞒庄主,这么多年来,这人一直自称自己是胜家人,从没有变过,望庄主明察。”

    说着,胖墩男又从自己怀中摸出两件物品,一块令牌,一本秘籍。

    “这是属下当年从这人身上搜出来的,本来还有两瓶丹药的,不过,已经被属下用了,望庄主明见。”

    齐不修接过胖墩男递来的两件物品,借着石屋内微弱的灯光,原本有些不在意的齐不修。

    再见到胖墩男递来的两件物品后,其眼前不由一亮,只见令牌上只是刻了一个简简单单的胜字,便再无其他。

    齐不修作为七雄庄七位庄主之一,自然识得这胜家令牌,仔细察看过后,确认其确实无假。

    随即,便将视线转向了另一本武功秘籍,简单的牛皮书面上,印刻着‘胜家剑法’四个简单的大字,再无其他。

    秘籍很薄,只有十余页,秘籍上所记载确实与其记忆中的胜家的剑法相似。

    他齐不修却是没有与胜家人打过交道,也不曾领教过胜家剑法,但他年轻时,却是有缘见到过胜家子弟施展这胜家剑法。

    与秘籍上大径相似,却是无误,而且这秘籍的价值不低,其绝对有着玄级中品的价值。

    而且,这还只是残本,并不是全版的胜家剑法,其最后面的剑招,精华所在却是没有记录。

    按江湖上所传,胜家剑法绝对是地级这是毋庸置疑的,如此看来,这眼前之人还真的有可能是胜家的人。

    想到赫赫威名的胜家子弟,如今竟然变成了这般惨样,而且还是被一个三流小势力的头目弄成这样的。

    这让齐不修心里暗自嘘连不已,同时,也对胖墩男打心眼里感到一丝佩服。

    其胆子当真没说的,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荒州地界,胜家的眼皮子底下,将胜家人折磨成这样。

    试问,整个南疆怕是没有第二个人敢如此了吧。

    这让齐不修认为胖墩男是否与胜家人有仇,才会如此这般,于是,不由问道:

    “你与胜家有仇?”

    胖墩男先是一愣,随即老实回道:

    “无仇”

    见胖墩男不是说谎,齐不修不由纳闷了,不由吐槽道:

    “没仇?没仇你把人家弄这样?而且,得了秘籍也不修炼,就为了两瓶丹药?这不是有病吗?”

    额

    听到齐不修的吐槽,胖墩男亦是一脸后悔的想到钻进地缝里去,不过后悔归后悔,但胖墩男并没有露出一丝歉意。

    “当年,此人身受重伤,躲藏在我家院内,随即被我发现。

    当年属下习武成痴,在不知此人身份的情况下,对其身上的秘籍起了窥视之心。

    然后,没有给其治伤,便将其关押在这石室中,想要问出更多的东西来。

    为了怕此人醒来之后,挣脱逃离,我便废了他的丹田,又用铁索穿透他的琵琶骨,将其锁在石墙上。

    最后属下还是不放心,索性挑了他的手筋脚筋,彻底绝了此人反抗的行为。”

    听到着,齐不修不由仔细打量了一下跪在自己身前的胖墩男,他当真没有发现,胖墩男竟然有如此狠辣的一面,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的,江湖中人,为了一本秘籍,其灭门之事都经常发生,胖墩男这般倒也说的过去,只是手段不免有些不人道。

    随即,胖墩男继续说道:

    “直到这人醒来后,我才知道他是胜家人,庸城胜家。

    当时,属下傻眼了,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有心想要放了他,但一想到属下那般对他,又怕其事后报复。

    又不敢杀了他,所以只得将其关在这里,这一关就是十余年。

    这些年,属下为此一直担惊受怕,生怕胜家人找到这里,每天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说到这,胖墩男停顿了一下,继而接着说道:

    “不过,属下并不后悔当年的决定,后来属下却也认真的想过了,自己当年若是没有将其关押起来,而是救醒治好他身上的伤。

    恐怕属下难免有身死之局,所以,属下并不后悔当年所做的一切,虽得秘籍,属下却是从来不曾翻看过,也不敢修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