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92章纠葛

    傍晚

    酒楼内再次热闹了起来,不同于午时的压抑,傍晚的酒楼内,一众江湖人士多了一些交谈。

    虽然依旧没有大声喧哗,但相互之间,交头接耳还是有的。

    二楼

    一名江湖身着白衣文士服,一副书生模样的中年男子向莫狄拱手道:

    “莫长老,在下已经打听清楚了,那几个人还在这里,就住在这酒楼后院的厢房。”

    “摁?你是说,他们也住在了这里?”莫狄不由皱眉道。

    “是的”

    莫狄沉思片刻,抬头看向文士,对其吩咐道:

    “好,我知道,吩咐下去,让大家晚上休息的时候注意一点,小心防备,莫要大意。”

    文士听到流云宗长老莫狄如此郑重其事,不由有些吃惊,随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文士乃是十足的江湖人士,而且还是一个二流宗门的掌门,只因出身秀才,机缘巧合之下娶了宗门内掌门之独女。

    成了上门女婿的他,虽然武功不咋滴,但是处理起宗门事物来却是妥妥当当。

    在上一任掌门去世前却是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他,虽然开始有不少门中子弟不服。

    但是,在文士接任掌门之后,宗门势力蒸蒸日上,实力不断增强,这使得原先不少反对他的人,皆因此无话可说。

    后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文士攀上了流云宗这棵大树,有了流云宗这棵大树撑腰,这使得文士在自家宗门内的地位,越加的巩固了。

    在彻底掌握大权之后,文士便带领自家宗门投奔流云宗,做了其门派下的附属势力。

    “莫长老,那几人到底是何人?看样子来头怕是不小。”

    一旁的刘云鹏见自家长老如此郑重其事,再连想到午间与自己对视的青年上官秋羽,其给了他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

    他竟然能从青年的眼中感觉到一丝丝压力,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上官秋羽给他的眼神,他从中好似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因为平日里自己便是以这种眼神看着自家师兄弟们的。

    每当自家师兄弟们在与自己对视的时候,其都会不由自主的低头,心底感觉到莫名的压力。

    他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是,却是真正从上官秋羽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一般让他有压力的人往往是那些武功修为比他高的人。

    但他还真没有从同辈中感受到压力,哪怕他在面对太子轩辕璟时,其心底亦是没有丝毫压力,顶多因为其身份,表面尊敬罢了。

    虽然今日莫狄与上官秋羽几人只是匆匆有过一面之缘,但是,凭借着一身江湖经验和略人无数的火眼精金。

    莫狄早已从上官秋羽身旁的铁一和四名铁卫行走间的动作,便猜测到了个大概。

    他百分之百可以保证道铁一五人绝对乃是军中之人,因为铁一五人身上的铁血煞气,是怎么掩盖也掩盖不了的。

    也许,一些恶贯满盈的江湖人,其因为杀伐无数,身上亦是能够拥有这般煞气。

    但是,江湖众人身上的煞气哪怕再多其亦是显的很是散漫,无法聚拢凝成实质。

    然而有一种人气身上的煞气却是能够凝练至实质,从达到以气伤人,那便是常年征战沙场的军武之人。

    既然确认铁一等人乃是军中之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卒,起码铁一便不弱于他。

    可就是这样一个不弱于他的人,如今却是如同侍卫一般跟随在一个青年身后。

    如此,那么上官秋羽的身份,几乎可以呼之欲出,只是不能百分之分确认罢了。

    能同时拥有军中高手和先天境在身旁保护之人,除了他见过的大禹太子轩辕璟之外。

    便只剩下从北疆迁移过来的过江龙,大禹八大国公府的上官家了。

    早前,听闻南疆岐关便是被镇国公的孙儿上官秋羽所破,如今自己所见之青年与镇国公家的孙儿年纪一般无二。

    除了上官秋羽外,莫狄想不到整个南疆还有第二个人有这么大的排场,能够同时拥有军中高手和先天境强者随行保护。

    刘云鹏见自家莫长老一直面色沉思着,一言不发,好似在想什么东西,阻止了一众想要开口的师弟们,静静坐在一旁等着。

    刘云鹏从自家莫长老的脸上可以看出,自家长老定然已经猜测到了几人的身份,只是还不太确定。

    良久

    莫狄抬眼看向自己身前的刘云鹏几人,见几人一脸好奇的盯着自己,皆想知道上官秋羽几人的身份,

    想到如今自家宗门与上官家的关系,其中门内有不少人对十年前突然冒出了的上官家没有一点好感。

    其原因无外乎是因为大禹朝廷的强势,使得原先齐州一半土地,皆划归了上官家所有。

    虽然,这决定是朝廷下的,宗门中亦是多数人都清楚朝廷险恶用心。

    但是,当年上官家以极其霸道的方式,带领着上官家精锐士卒,横扫封地内的所有二流宗门势力和流云宗的势力,将他们一一赶出上官家封地。

    这使得上官家与齐州乃至南疆武林宗门势力很不对付,若不是因为上官家本身的强大和背后的大禹皇朝。

    再加上上官家并没有赶尽杀绝,只是将对自己封地内有威胁的宗门势力赶出,并没有将那些占据多数的二流以下势力一并拔除。

    有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那些小势力见上官家并没有赶尽杀绝,又畏惧上官家和大禹朝廷的实力,其自然也就投鼠忌器。

    在面对流云宗等势力的挑拨离间,其更理性的分析了自身处境,他们不同于流云宗和那些二流宗门。

    那些二流宗门有人有实力,就算换个地方,依旧能够存活下去,其最多是少了些资源罢了。

    然他们这些小势力若是为此得罪上官家,被其赶出去,没有足够实力的他们,便只能依附在流云宗等势力下了,这让大多数人是无法接受的。

    人都是自私的,均有宁**头,不做凤尾的思想。

    这让流云宗等宗门没有足够的舆论与支持,独木难支下,只好黯然接受了现实,向强权妥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