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7章流云宗

    见此,上官秋羽只能将头再次转向铁一等人。

    然而,只见铁一墨迹了半天,硬是没有憋出一个屁来,眼神躲躲闪闪的,好似有些不好意思。

    良久,铁一才张口对其言道:

    “公子,属下亦是只识得那流云宗的服饰,其他的却是不知。”

    说出这话后,却是让铁一有些尴尬。

    毕竟,他作为属下,自家主子所问的问题,自己是一问三不知,这让他有些不好回答。

    平时倒也没什么,但如今自己公子在打一众南疆宗门的主意,自己对此却一无所知,这让他自己觉得很是难堪。

    同时,暗下决心,此次过后,自己一定得将这些宗门之人与事迹等搞清楚。

    以免下次上官秋羽再问时,他依旧回答不上来,那样就糗大了。

    铁一好歹还回了一句话,其身旁的铁卫一个个却是只会点头或摇头,一张脸上写满了‘莫问我,我不知道,偶什么都不知道。’

    见此,上官秋羽只得打消心底好奇的念头,不再询问几人,这让铁一等人不由松了一口气。

    在上官秋羽等人右手边靠窗处,一名身穿浅蓝色服饰的青年见自己等人给影老施礼,却迎来影老的无视。

    其不由有些气愤的向自己身前的长老问道:

    “莫长老,那人是谁,怎如此无礼?”

    青年作为同辈中的佼佼者,流云宗又是南疆众宗门的执牛者,这让青年平日里,自然而然自视甚高。

    虽然见自家长老对其礼敬有加,显然不是好惹之辈,但影老无视他们的态度却是让他十分气不过。

    不待青年口中的莫长老说话,坐在莫长老身旁的男子立马开口训斥道:

    “五师弟,闭嘴,不可妄言。”

    显然,男子比之青年要有见识的多,他从刚刚影老无视自己等人的时候,发现自家莫长老并没有生气。

    很是平静,这与平时自己所认识的不大一样,要知道自己身旁的莫长老在门中地位不低。

    除了宗主和大长老之外,其可谓是流云宗第三号人物,即便是其他三家宗门的当家人见到自己身旁的莫长老。

    亦是不敢向影老这般直接将其无视,若是光光无视也就罢了,但自家长老被无视后,还没有生气,那就值得考量了。

    况且,观察细微的他,却是发现了,上官秋羽一行人,除了上官秋羽之外,其他人的修为皆不在自己之下。

    其中两人自己更是连看都看不透,这让他暗自心惊不已。

    所以,才会当面立马肃斥自家师弟,以免给师门无端惹祸。

    照他看来,自己等人的一言一行,其怕是会一言无差的进入到对方耳中,这容不得他不当心。

    “大师兄?”

    青年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抱怨,竟然引来自己师兄的严厉肃斥,其不由有些尴尬。

    “摁?”见自己师弟还想开口,男子不由皱眉,语气立马变了。

    见此,青年只好低下头,莫不出声,不在多言。

    男子名叫刘云鹏,流云宗中当代首席大弟子,一手流云剑法,深得流云宗宗主炎不冥真传。

    刘云鹏作为流云宗如今年轻一辈的领军者,因其天资决绝,被流云宗宗主炎不冥破例收为关门弟子。

    甚直言百年之后,由其执掌流云宗。

    所以,刘云鹏在流云众的地位,其丝毫不差于流云宗门内的几位长老,再加上他在年轻一辈中的巨大威望,这使得他说的话,少有人敢反驳。

    虽说按辈分来算,如今年轻一辈都应该叫他师叔才对,不过,因为刘云鹏在流云宗一众年轻子弟中威望甚高。

    所以,一众年轻弟子皆依旧喜欢在私底下叫刘云鹏大师兄,而刘云鹏亦是言明自己虽被宗主收为关门弟子。

    但依旧是众人的大师兄,虽然这样引得门中不少老人不喜,认为礼法乱了套。

    但是,一众年轻子弟们明面上皆尊卑有序,没有开口越言,这也让不少人装作不知情。

    莫长老原名莫狄,作为流云众的老一辈,同时又是流云众的长老,其对每一代流云宗弟子都十分的关注。

    特别是刘云鹏这一代的年轻弟子,因为出现了刘云鹏这样的天才弟子,他对这一代流云宗弟子更是了解颇多。

    这次之所以带几人出来,最主要的是几人皆是青年一辈中的佼佼者,让他们出来见见世面。

    虽然,危险有之,但江湖何处不危险,危险无处不在,若是没有一身高强的武艺和江湖经验。

    其日后的成长必然有限,所以,对于第一次出门,没有丝毫经验,完全就是一个雏的青年来说。

    老者并没有出言训斥什么,毕竟谁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只是,如今这几人自己也弄不清来头。

    却是不好一下子就得罪了别人,况且自己都看不透的人,又岂是好惹得,本想开口要其闭嘴。

    如今刘云鹏代劳,他自然乐的清闲,同时,他也十分欣赏刘云鹏的眼力劲,知道把握分寸,并没有因小失大。

    不过,对于青年当着他的面叫刘云鹏大师兄,这让老者心里有些触眉。

    虽然知道对方只是下意识的,并不是故意当他的面这么说,但其依旧对青年有些不满。

    “咳咳”

    许是感觉到了自己身旁莫长老的不满,刘云鹏不由得咳嗽的两声,以示自家师弟注意。

    青年见此,只是抬眼看了看自己师兄和一旁莫长老一眼,眼珠转了转,依旧没有说话。

    青年这一举动,让一旁的刘云鹏有些无奈,自家的师弟的性格他最清楚。

    其天赋不错,同辈中少有能够与之比肩者,这使得青年为人有些心高气傲,不服管教。

    自己若不是身为他的师兄,各方面将他压服的无话可说,让其心生佩服,不然,他的话也不见得能够让青年听从。

    莫迪狄见了,亦是不由得摇了摇头,没有出言训斥,只是对众人言道:

    “你们第一次出门,切记需多听少言,要知道言多必失,祸从口出的道理,切记,切记。”

    刘云鹏清楚自家长老乃是一心为自己等人好,自然不会不知好歹,于是,连忙起身对其躬身一礼道:

    “是,莫长老之言,我等定然警记在心。”

    身旁青年等人见自家师兄如此,亦是不敢再坐着无动于衷,亦是连忙起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