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81章家主令牌

    不过,如今这些事情都不是他现在应该关心的,缉捕司之事,如今对他来说才是重中之重,却是不能拖延。

    他已经命令步青锋几人前去召集他们曾经的手下了,却是想将原来七雄庄的人,拉进缉捕司,以补充缉捕司下层人员。

    虽然,七人手上的精锐手下,差不多都死在七雄庄了,但是荒州各地却是还有不少他们的手下。

    那些人虽然武功不高,多数属于会个一招半式普通江湖人,但是,缉捕司下却是正好需要那些底层的江湖人。

    而中层人员,上官秋羽却是想从自家封地内调遣,步青锋等人连同其手下,乃江湖中人。

    一下子进入官场中,其不免会不知道规矩,而上官家的人,基本上都是军人出身,对于规矩二字,可谓深入骨髓,两者之间可以很好的进行互补。

    “怎么说?爷爷也是赞同孙儿插手缉捕司之事?”上官秋羽有些意外的问道。

    “当然,羽儿你这也是为上官家着想,爷爷怎么会不答应。”

    说着,故意板着一张脸道:

    “怎么,难道在羽儿眼里,爷爷就是那么不通情达理之人吗?”

    见自家爷爷这么说,上官秋羽连忙摇了摇头道:

    “不不,哪能啊,孙儿我可是从来没有那么想过。”

    虽然心里是那样想的,但是当面揭自家爷爷的老底,上官秋羽却是不敢。

    上官雄见自家孙儿口不对心,没好气道:

    “爷爷我虽不喜江湖中人,但也不盖篇全论,那些大门大派,以武乱法,爷爷自然不喜。

    荒州七雄,爷爷也听说过,七人实力不俗,而且也没有听说他们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

    羽儿你能将他们收服,爷爷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因此怪你。”

    其实,早在几年前上官雄在见到自家实力在无形中退减之后,便一直在想办法解决。

    同时,南疆的势力局势,这些年他也明白了个大概,也有想过朝江湖势力方向发展。

    只是,上官家之人,要论带兵打仗,那人才是一抓一大把,但要是突然之间向江湖进军,他这个镇国公还真就没有半点招。

    如今,上官秋羽能一眼便看出自家势力的缺点,并且进一步付出了行动,这让他如何不欣喜。

    别说步青锋七人不似大奸大恶之人,其就算是,为了自家着想,他上官雄亦是照收不误。

    这时,上官雄从自家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块黑色令牌,递给了身前的上官秋羽,对其郑重说道:

    “来,羽儿,这个你拿着,此乃家主令牌,有了它,上官家的一切,你皆可以自由调用。

    缉捕司想要短时间内重整起来,所需人手定然不少,你拿着它,上官家人手你可自由调遣,听从你的命令行事。”

    很显然,上官雄亦是清楚自家孙儿的难处,其不待上官秋羽开口,便将上官家的家主令牌拿了出来,递给上官秋羽。

    这家主令牌放在他上官雄身上一点用都没有,他上官雄本人就是最好令牌,其何须一块死物。

    原本,上官雄也没有想过将这令牌这么早交给上官秋羽的,但是,如今自家孙儿很明显需要用到它,上官雄也不好在藏着掖着了。

    “爷爷,这!”上官秋羽显然没有想到自家便宜爷爷竟然会将家主令牌交给自己,这让他很是意外。

    且有些吃惊,要知道那可是能够调动上官家一切资源,包括军队的家主令牌。

    自家便宜爷爷还真是放心将其交给自己,要知道两人相认可没多久,其就这般将家主令牌交给自己,这份信任不可谓不重。

    同时,这亦是一份责任,一份肩负上官家崛起的重担,以前上官家的一切都压在上官雄身上。

    如今,他将这令牌交给自家孙儿,这何偿不是想将自身身上的重担,递交给上官秋羽一些。

    上官雄无所谓的笑了笑,拍了拍其肩膀,对其说道:

    “反正它迟早是要交给你的,早给晚给不都一个样,爷爷相信你不会令爷爷失望的,放心去做吧。

    爷爷和整个上官家都会全力支持你。”

    这一刻,上官秋羽才明白自家便宜爷爷对自己寄予了多大的厚望,这让他聚然之间感觉到压力倍增。

    不过,其内心更多的是喜悦,想到上官家千年的积累,其定让人不敢小觑,如今有了这家主令牌,自己便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番了。

    特别是缉捕司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自家势力日后延伸的方向,却是不容有失,定要牢牢紧握在自己手里。

    慢慢让缉捕司在自己手中逐渐强大,让其成为主导南疆的一股强有力的势力。

    上官秋羽躬身向自家便宜爷爷保证道:

    “孙儿一定不负爷爷你的厚望。”

    原本,他只是指望自家便宜爷爷能够调点人手给自己,他就很高兴了。

    如今,有着上官家一众人手和物资的支持,他上官秋羽若是连这都干不好,那他就白混了。

    上官雄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自家孙儿上官秋羽说道:

    “摁,去吧,忙你的去。

    这里你就别担心了,爷爷自有分寸,却是不会再着那南蛮军师的道了。”

    见自家便宜爷爷要赶自己走了,上官秋羽想到自己路上想起的主意,不由腆着脸道:

    “那个,爷爷,孙儿还有一事相求。”

    “哦,羽儿你还有什么事?”见自家孙儿还有事,上官雄又重新转身来问道。

    “不知爷爷有没有权利,将南疆之地的囚犯调遣出来?”上官秋羽道。

    南疆五州之地,人口多达数亿,其监牢中的囚犯多不甚数,上官雄不明白自家孙儿没事打听这个做什么,于是不由问道:

    “摁?羽儿你要那些囚犯做什么?”

    “也不全要,孙儿只要那些犯了事,有些武功家底的江湖人。”

    上官雄一听自己孙儿上官秋羽对那些犯了事的江湖中人感兴趣,其不由有些皱眉,语气略显生硬道:

    “羽儿,你是打算要收纳那些穷凶极恶的江湖人吗?”

    见自家便宜爷爷脸上明显带着不悦之色,上官秋羽却是怕自家便宜爷爷误会,连忙解释道:

    “爷爷你放心,孙儿知道分寸,孙儿只是想将那些人编成一队人马,不会让其进入缉捕司的。

    爷爷你也知道,有些事情孙儿明面上不好出手,如今南疆局势不稳,其鬼魅甚多,孙儿却是需要这样一批人手,来震慑那些心怀不轨之人。”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