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8章目的达成

    想通了这一切的轩辕璟,心里也就不那么纠结了,既然事不可为,那边顺水推舟好了。

    这样,至少可以让上官秋羽卖自己一个面子,抬头望向上官秋羽,对其道:

    “秋羽,你就直说吧,你想要几个名额?”

    如今轩辕璟也不想跟他玩那些弯弯绕了,如今他也算是看出来将了,上官秋羽不是他整日里,面对的那些官场上的老油条。

    那些人在面对自己时,心中所想甚多,会顾及这个,顾及那个,不断在妥协与退让中取舍,已达到让自己和别人都满意结果。

    而自己可以仗着太子这一身份,使那些人投鼠忌器,心生顾及。

    但上官秋羽不同,他喜欢直来直去,其眼中只有利益,如同商人一般,但又不似商人圆滑。

    完全就没有将他太子的身份放在眼里,这让他一时找不到什么方法来与之应对。

    “六个,最少要六个名额。”

    上官秋羽也不好向轩辕璟多要,况且,就算他狮子大开口,轩辕璟也不见得会答应。

    而六个名额,三州之地,每州两名,其正好占据一半,这样日后,就算总捕司衙门派人来也没用。

    派来的人除了有一个监视上官秋羽的人的权利外,其他的,试问,由上官秋羽亲手组建起来的缉捕司,又有谁会听从一个空降下来的光棍司令。

    “好,本太子应下了。”

    见上官秋羽还是懂些分寸的,并没有狮子大开口,轩辕璟略微一想便猜测到了上官秋羽的打算,所以,他也难得爽快的答应了,

    “如此,臣一定竭尽全力为太子殿下,将缉捕司重新恢复起来。”目的达到,上官秋羽很是难得的向轩辕璟躬身一礼道。

    见上官秋羽一时之间,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这让轩辕璟不由在心中暗骂上官秋羽势力眼。

    却是被上官秋羽这幅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爹的态度给无语到了。

    不过,虽然缉捕司的事情解决了,但护龙卫所的人手却是让轩辕璟感到棘手了。

    护龙卫所之人必须要对皇家忠心耿耿之人才能吸纳,却是不能假借他人之手。

    同时,护龙卫所的成员虽然很少,但个个都必须得是精英才行,对武功要求更高。

    其必须达到二流境界,与上官家铁卫一般,才能进去护龙卫所,这与缉捕司动辄成千上万人数相比。

    其数量可谓少的可怜,但是实力却不是缉捕司能比的。

    为今之计,怕是只能向自家皇帝老子求援了,虽然那样会使自己在自家父皇心中的形象大打折扣。

    但是,这总比随便找些人来滥竽充数,造成护龙卫所与其该有实力不相匹配。

    当然,这种情况,在往后的南疆,其定然会发生巨大改变,而改变这之人嘛,自不用多说,舍上官秋羽其谁!

    “秋羽,缉捕司之事,便全权交由你了,希望你能尽快将其恢复过来,及早稳定南疆局势,以免南疆局势出现动荡。”

    想到自己即便像自家父皇求援,其所需要的时间亦是不短,再此之前,却是需要上官秋羽尽快组建好缉捕司,稳定大局。

    “殿下请放心,臣明白。”

    说完,上官秋羽见轩辕璟愁眉苦脸的,不由好奇的问道:

    “太子可是在为护龙卫所烦恼?”

    “恩,护龙卫所不同于缉捕司,却是不能随意收纳人手,我已经打算派人向陛下调派人手了。”

    见一脸愁容的轩辕璟,上官秋羽想到先前自己与其关系弄的有点僵,原本不想多说,但想到轩辕璟毕竟作为大禹太子。

    自己能与其缓和一下总是好的,以免他怀恨在心,日后,给自己使点小拌子什么的,那就不好了。

    “殿下,臣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上官秋羽故而言之道。

    “秋羽有事你直说,在我面前,你有什么不敢说的?”轩辕璟没好气的看了其一眼,对其言道。

    “呵呵”上官秋羽尴尬一笑,没有解释什么。他作为二十一世纪过来的人,对轩辕璟的身份一向不感冒。

    如今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不知太子殿下可曾听闻,民间有句俗语,叫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当今陛下正值春秋鼎盛之期。

    此时的陛下心里必然没有,也不希望有那个皇子过于优秀,触其风头,让他生出让位之心。

    其他皇子再怎么优秀,都有殿下你在前面为陛下顶着,但若是殿下你亦是如三皇子那般。”

    说到这,上官家停顿了一下,伸手指天,继续道:

    “到时候,殿下面临的便不光光是三皇子等诸多皇子的暗箭了,只怕,哪位亦是会寝食难安。

    天下若是有人让哪位寝食难安,殿下说说,那人还有活路可言吗?”

    纵观华夏五千年,其历朝历代,皇室中太子被皇帝赐死,被废者比比皆是。

    其原因无外乎有二。

    第一,太子之才不足以担任天下之主,所以,这些人往往会被自家兄弟陷害致死,或是被自家皇帝老子废除。

    第二,便是太子本身才德兼备,得到众多朝臣的拥护,使皇帝感觉自己的权利受到了威胁。

    而作为拥有着至高无上权势的皇帝本人来说,他对于那些让自己感觉到威胁的人,其往往会做法,便是将其毁灭。

    这与那人是不是自己至情骨肉来说,并没有多大关系。任何人面对能够威胁自己的,其本能的便会做出防备。

    而作为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天子来说,其往往采取的都是最直接最有效的,那就是让威胁自己的人消失或是永远也无法威胁到自己。

    历史上越是英明神武的帝王,往往其所传位之人,大多平庸,均只能做一个守成之君,便是明证。

    “殿下,有道是‘言多必失’,可,有时候,做的多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说完,上官秋羽便不在言语,该说的他都说了,至于后面轩辕璟会怎么做,那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了。

    让他操心的事多了,但像朝堂上的尔虞我诈,却不值得他上官秋羽去操心,那对自家实力的提升,起不到半点作用,如此,他那里会操那份闲心。

    见到不远处齐不修已经将自己所需的马匹找来了,正等着他。

    微微向轩辕璟一拱手,便转身离去。

    “少将军”

    上官秋羽接过齐不修递来的缰绳,翻身上马道:

    “留下三匹给太子他们。”

    “走”

    “驾”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