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71章留言

    二日一早

    就在上官秋羽他们原先制作三角翼滑翔伞的地方,一众南蛮死尸面无表情的站在各处守备着。

    昨日还智珠在握的文士千季子,如今却是连头都不敢抬起来,面向自己身前之人。

    今日一早,千季子在山下发现山上没有了一点动静,于是,便派人上山查看。

    可是翻遍了整座山,搜遍了山上每一个角落,皆没有发现上官秋羽等人的丝毫踪迹。

    这让千季子感觉自己白天遇见鬼了,竟然连上官秋羽等人何时离开的都没有发觉。

    随即,很快便有人在这悬崖壁上发现了上官秋羽留下的字迹,一见之下,便知晓了上官秋羽等人已经离去多时了。

    他派人找遍了整座山,都没有发现所谓的密道,这让他怎么也想不通上官秋羽等人,是如何从自己眼皮子底下离开的。

    先天境高手能够御空飞行,但是上官秋羽他们有近五百人,很显然,影老等人再厉害也没有办法将他们一夜之间,统统转移到地面去。

    要是只少了上官秋羽和太子轩辕璟两人的话,那还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是,近五百人齐齐消失,这让千季子十分不解。

    而上官秋羽等人唯一留下的东西,便是地上的碎布匹和一些竹子残骸,同时,还有悬崖壁上的话。

    看着地面上撕碎的布匹,还有一地翠竹残骸,千季子研究了半天,都没有理出头绪。

    搞不清楚这些东西是拿来做什么的,随即,想到上官秋羽等人中有不少伤员。

    心道‘莫非是用来制作担架的,可是,用的竹子貌似有点多,不像是全部用来制作担架的。’

    临走之前,上官秋羽非常恶趣味的,在悬崖壁上给南蛮军师特意留了一行字。

    千季子却是没有敢将那悬崖石壁上的字销毁,而是等自家军师看过之后再做决定。

    在南蛮军师手下任职多年,千季子明白擅做主张,其后果将会十分的严重。

    所以,自是不敢将上官秋羽留给自家军师的话销毁。

    南蛮军师语气中,意外之气无以言表,其不由略带赞扬道:

    “有意思,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原本我只是想看看他会以何种方式离开此地,但却没有想过他竟然会以这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离开,他还真是让我意外。”

    千季子很清楚的感受到,自家老师兼南蛮军师,其心里是十分想要杀上官秋羽的。

    可是,不知为何,却是一直没有都手,甚至还控制围剿上官秋羽等人南蛮死士的数量。

    这才造成了上官秋羽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了此地,不见了踪影。

    于是,不由问道:

    “老师,学生不明白,为何老师几次有机会杀那上官秋羽,却迟迟不动手,若是老师出手,他们绝没有丝毫逃脱的机会。”

    南蛮军师并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悬崖壁上,上官秋羽给他留的字。

    ‘军师大人,晚辈再次先行一步了,咋们有缘再见。’

    上官秋羽这话可谓是**裸的打南蛮军师的脸,狠狠的扇南蛮军师的耳光。

    什么叫再次先行一步,这不是摆明在嘲笑他前面几次算计皆成空,如今依旧没能要了他上官秋羽的性命。

    如此之言,可谓字字诛心,其深深的烙印在了南蛮军师的心底。

    随即,南蛮军师将一张纸条递给了千季子,然后一拳轰向石壁,将上官秋羽留给他的话尽数销毁了。

    千季子在看完自家老师递过来的纸条后,其一脸惊讶道:

    “这”

    一时之间,千季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因为纸上是一道命令,让他们不要妄动上官秋羽性命的命令。

    千季子不解得问询道:

    “莫非那上官秋羽与盟主有什么关联,其为什么会让盟主下如此命令?”

    南蛮军师低头沉思片刻,才出声道:

    “不知那小子用了何种手段,竟然使得怜月阁两位阁主,亲自找上盟主,保下他。

    盟主认为暂时不可与怜月阁交恶,便给了那两位面子,这消息原本早该传到了。

    只是不知为何一直等到现在才送到我手中,看来是有人不想见着咋们好啊。”

    说着,南蛮军师其语气越来越冷,使得一旁的千季子感觉到自己周围的气温,正在呈几何速度下降。

    听到自家师傅这么一说,千季子立马便想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随即出言道:

    “师傅认为是有人故意拖延消息的时间,想要借我们的手杀掉镇国公的孙儿?”

    南蛮军师倍感无奈的叹息道:

    “总有一些人自私自利,见不得人好,这些年盟主为了让为师更好的控制南蛮一族,其给予为师很大的权利。

    可以说,宗门内,除却盟主之外,再无一人能够与为师比肩,若是盟主春秋鼎盛倒也没有什么。

    这些年,盟主的武功虽然不退反进,但毕竟年岁渐长,有些事情渐渐身有力,而心不足。

    虽然宗门内依旧没有人敢违背盟主的号令,但是,其心思各异者众多。

    有些人心太急了,其却不知盟主眼中向来就容不不得半点沙子,看吧,要不了多久,又会有一场腥血雨。”

    “这…”

    千季子抬头看了自家师傅一眼,在他心里,自家师傅一直都甚为神秘,哪怕如今他武道有成,计谋亦是颇得其真传。

    但是,他却一直猜不透,看不透自家师傅。

    “可惜,可惜了…”南蛮军师再次叹息道。

    这让其身后的千季子不明白自家师傅在可惜什么?是因为命令原因,没能杀掉上官秋羽而可惜吗?

    良久

    南蛮军师一跃来到了上官秋羽等人飞身而下的山巅,极目望去,却又那里还有上官秋羽等人的身影。

    千季子亦是跟着自家师傅来到这里,望着脚下烟雾缭绕,云层覆盖遮盖住了大地的一切。

    千季子一副莫可名状的脸色,轻声道:

    “他们不会是从这跳下去的吧!”

    想到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这岂有活路,定然落得个尸骨无存的惨样。

    若是换了他,其宁愿下山与一众南蛮死士誓死一搏,如此,死的更有价值一些。

    “呵呵”

    南蛮军师并没有接自家弟子千季子说的话,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然后便消失在了原地,让身旁的千季子亦是感觉不到他往什么地方去了。

    每次南蛮军师这般消失,便会让千季子感到心中颇为忌殚。

    南蛮军师不光光是从武功上让千季子这个徒弟忌殚,其更因为他那深沉如海的心思,让千季子无法探触而感到无比忌殚。

    所以,虽然他身为南蛮军师的弟子,但是,千季子他却是从来都不敢违背自家师傅半点意愿。

    因为,凡事违背自家师傅命令半分的师兄师弟们,其皆成为了一具具没有自我意识的血蛮。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