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6章齐不修的忠诚

    齐不修的资质比他六位义兄要高上一个等级,而且,平日里,他是七人中最刻苦的,刻苦到近乎疯狂的地步。

    若是没有饲心蛊作诡,他如今就算不能与老大步青锋比肩,其武功至少可以仅次于步青锋,位列老二还是可以的。

    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只要饲心蛊发作之后,他前面的努力都会尽付东流。

    所以,他的努力只能保证自己武功不至于退步,一直处于止步不前状态。

    他不是没有想过解决自己身上的饲心蛊,早些年他找了无数人,但都没办法解决他身上的饲心蛊。

    而能够解决他身上问题的苗人,再见到他身中饲心蛊,却皆不愿意为他解决身上的麻烦。

    饲心蛊乃是南疆苗人几大蛊种之一,除非与其有生死之仇,否则,一般会下饲心蛊的苗人是不会轻易下到外族人身上的。

    所以,苗人见他身中饲心蛊,其仇视他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帮他解决身上的麻烦。

    因此,久而久之,齐不修便对此不抱太大希望了,一直默默的承受着这份痛处。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齐不修慢慢的变得异常冷漠的同时,其更加的喜欢隐藏自己。

    “彭”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只见齐不修毫无征兆的向上官秋羽,俯身径直的跪了下去。

    没有人清楚,没有人明白,这些年来他饱受着什么样的折磨,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饲心蛊带给他的痛楚。

    身上的折磨暂且不说,其光光武功一直停止不前,便一度让他感到绝望,须知他才四十几岁,这是一个武者的黄金时期。

    别人在武道上突飞猛进,而他一边饱受着折磨,一边还要努力修炼,稍稍有所懈怠便会出现武功退步的迹象。

    这些年,他一直如履薄冰,生活仿佛看不到一丝希望,一度感到绝望。

    如今,上官秋羽将他从绝望中拉了出来,重新给了他希望,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其意义不亚于再生父母。

    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是像齐不修这样的超一流境界的高手,若非是心甘情愿,又怎会给人下跪。

    端坐在马背上的上官秋羽也是被齐不修这一举动下了一跳,如今,他早已不是刚来时的小白了。

    下跪对于武者来说,可谓是一种莫大的侮辱,虽然齐不修是自愿的。

    但上官秋羽还是连忙从马上跳了下来,将想要将其扶起来,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

    齐不修却是不肯起身,一脸感激地看着上官秋羽,双臂微微有些颤抖,从这可以看出他此刻内心,有多么的激动与感激。

    齐不修

    年龄:四十五

    资质:天才

    修为:超一流初期

    功法:寒影诀(玄级中品)齐家剑法(玄级下品)

    状态:健康

    身份:宿主手下

    好感:一百(满值)

    上官秋羽见齐不修此时的忠诚度竟然如坐火箭般,直接升到了满值,这不由得让他为之欣喜。

    见他依旧打算跪在地上,怎么也不肯起身,上官秋羽故意板着脸道:

    “起来,你的心意,我心领了,我可不喜欢自己人向我下跪。”

    “谢主上再造之恩,属下此生愿以死报之。”

    上官秋羽在其胸口上狠狠的锤了一拳,有些没好气道:

    “什么死不死的,你死了我要你何用,好好活着,为我办事。”

    “是”齐不修捂着胸口,强忍着疼痛道。

    上官秋羽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齐不修感到暖心。

    不远处的赤彪虎见场上的上官秋羽和齐不修两人如此,脸色变得十分的怪异。

    此刻,赤彪虎心中正吐槽着,同样的手法,同样的举动,这套路自家公子貌似很熟练啊。

    不光光赤彪虎面色有异,连其一旁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影老,此刻见到上官秋羽当着众人的面接纳了齐不修,为此面色稍稍有些触眉。

    他很清楚自家家主上官雄,对江湖人一直都很不感冒,如今,上官秋羽当着众人的面接纳齐不修。

    这让他不知该不该提示上官秋羽一下,毕竟,他心中亦是对上官秋羽十分的满意,他不想上官秋羽因此事而与上官雄闹别扭。

    同时,齐不修等人此次陷太子轩辕璟和一众护龙卫缉捕司等人于危险之中,若是太子轩辕璟不打算善罢甘休。

    那么便会陷上官秋羽于两难之地,如今上官秋羽刚回归上官家,若是因此与皇族有所误会,那么于他将来不利。

    随即,影老嘴角动了动,向场上的上官秋羽传音道:

    “家主不喜江湖中人。”

    传完这句话之后,影老便不在多说什么,他已经将事告诉了上官秋羽,其后如何抉择,却是需要看上官秋羽自己。

    正满脸欣喜的上官秋羽在听到影老传来的这句话后,脸色不由一顿。

    转头看向影老,见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己一眼之后,便没有再多表示什么,见此,上官秋羽不由微微皱眉,但很快便重新舒展开了。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乖孩子,其不可能因为这家便宜爷爷的喜好,便不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让他没有想到影老会在这时候提醒自己,这让他有些诧异,虽然明白影老的好意,但上官秋羽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上官家的势力需要壮大,而他上官秋羽更是需要人手,培养自己的势力,虽然他如今与上官家互为一体。

    但他不可能一味的只依靠上官家的势力,只有自己真正拥有一支完全听从于自己的势力,他用起来才得心应手,而借用上官家的势力,他却需要像自家爷爷一一汇报。

    两者利弊权衡之下,上官秋羽没有多考虑其他,让他感到头痛的是自家爷爷对江湖中人的偏见。

    从影老特意提醒,便能感觉到自家便宜爷爷对江湖中人有多大的偏见与不认同。

    可即便知道自家爷爷不喜,上官秋羽却依旧决定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江湖势力,上官家的势力太过重点偏向于军队了。

    其在江湖上的影响力可谓微乎其微,天下宗门势力众多,上官家不可避免的会与他们打交道。

    可上官家没有江湖势力,其总不能凡事都依仗军队吧。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上官家在江湖的事物上处于短板,他如此作为却是希望上官家的势力得到均衡发展。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