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55章齐不修的投靠

    上官秋羽见几人面带难,并没有与齐不修一同附言,见此,上官秋羽一下猜出了其缘由。

    七人中,除了齐不修发自肺腑之外,其余六人却不是如其口中所说的那般真的不怕死。

    当然,是人都怕死,上官秋羽并没有因此而看不起六人,六人的犹豫,才是最真实的体现了他们的心理。

    因为他上官秋羽自己也怕死,他可以为了自己的生命做出任何事情,所以,他能够体谅他们的苦衷。

    前面还信誓旦旦的齐不修,见自家几位义兄此时皆沉默不语,一句话也不说,跟个木头桩子似的。

    其不停的对他们使眼,可无论他怎么使眼,六人都装作看不见,这让他不由得有些着急,

    转头看向上官秋羽,见其并没有同想象中那样发怒,而是依旧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等人。

    不过,齐不修总感觉上官秋羽脸上的笑意有些假。

    于是,面一凝,随即,翻身下马,走到上官秋羽面前,对着上官秋羽抱拳道:

    “齐不修,愿誓死追随少将军,还望少将军接纳。”

    坐在马背上的上官秋羽,见齐不修突然来这么一出,一时诧异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很快,上官秋羽便调整了过来,不由的问道:

    “你说什么?投靠我?”

    “是,齐不修愿誓死追随少将军,还望少将军接纳!”齐不修的语气比之刚刚更加坚定。

    听到齐不修的确认后,上官秋羽的脑袋一时没有回过味来。

    第一次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于是便再次问了齐不修一遍。

    如今,得到齐不修再次确认后,听到他真的是要投靠自己,这让上官秋羽面不由一喜。

    同时,又很是疑惑,有些不敢相信。

    虽说前有赤彪虎投靠自己,但是,那有很大水份,与其说是投靠,还不如说是一笔交易。

    因为当时赤彪虎重伤在身,时日无多,自己能够救他的性命,以救他的的方式,来让他投效自己,那是交易,并非自愿。

    当然,赤彪虎一口唾沫一个钉,如今,却是尽心尽责的跟在自己身边,只听从自己命令。

    可,像赤彪虎这种人不是天天都碰的到的,也不是任何人都会答应上官秋羽这种条件的。

    如今,齐不修没有向自己要求什么,却甘愿投靠自己,这让他很是意外。

    于是,上官秋羽再次进一步出言试探道:

    “齐庄主能够投靠我上官家,爷爷知道之后,一定会很高兴,我上官秋羽代爷爷答应了。”

    上官秋羽却是故意这么说的,言自己代替自家爷爷答应齐不修的投靠,其这样说的原因,便是想要看看。

    齐不修接下来会如何说,若是他应下了,便说明齐不修是冲着自家便宜爷爷的威名,才说出刚刚那番话的。

    若是他真的是想要投靠自己,那么其定然会再做解释。

    听了上官秋雨的话,齐不修摇了摇头道:

    “在下要投靠的人是少将军,而不是镇国公。”

    摁?

    这时,上官秋羽才相信了齐不修不似说假,他想要投靠的人是自己,而不是自家便宜爷爷。

    这不由让他欣喜的同时又有些疑惑,于是,对其问道:

    “齐庄主要投靠的人,是我?”

    “正是少将军”

    上官秋羽摇了摇头,扮做一副受之不起的模样道:

    “在下无德无能,如何受得起齐庄主厚爱。”

    听到上官秋羽这话,齐不修抬头看向上官秋羽,其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一脸无比自信的说道:

    “在下相信自己的眼光,我是不会看错人的,同时,在下更相信少将军你,若是少将军看得起在下,望少将军接纳。”

    “呵呵呵呵”听到齐不修的话,上官秋羽不由笑了。

    笑完之后,上官秋羽摇了摇头,脸顿时变得异常严肃的对其说道:

    “我这个人从不轻易相信别人,有句话说的好,叫做知面不知心,更何如今这种地方,这个时间,你要我如何信你之言?”

    “除非你发誓,不然我无法信你。”

    上官秋羽话音刚落,齐不修没有多做犹豫,便直接举手发誓道:

    “我齐不修愿誓死追随上官少将军,此生此世绝无二心,

    吾愿以自身武道明誓,若有半句假话,其武道终身不得寸进。”

    听到齐不修以自己武道发誓后,上官秋羽依旧面无表情,没有开口说话。

    齐不修见上官秋羽如此,一点不受自己誓言所动,不由得一咬牙,继续道:

    “如有违背,教我身死道消不得好死,妻儿老小不得善终,至此无后。”

    齐不修此说一出,原本无动于衷的上官秋羽脸才松弛了下来。

    随即,将装有两枚辟毒丹的药瓶扔给了齐不修,对其道:

    “接着,服下。”

    齐不修伸手接过上官秋羽扔来的药瓶,却是没有丝毫犹豫,便直接将两枚辟毒丹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因为齐不修身上有着尸毒和饲心蛊两种奇毒,所以,上官秋羽只好从系统中兑换出了两枚辟毒丹,出来,给其服用,以解他身上的两种奇毒。

    步青锋六人听到自家七弟发下如此毒誓之后,上官秋羽依旧不为所动,不相信自家七弟,还给其服用毒药。

    这让六人面不由的十分难看,原本有着投靠之心,再这一刻却是逐渐散去了,

    六人看向上官秋羽的眼神皆是怒目而视,其拳头捏的咔咔直响。

    不过,因为顾及到影老的原因,所以,六人却是没有动手,看着自家七弟,六人心中不仅为自家七弟感到不值。

    上官秋羽早就发现了六人的举动,但是,他并没有去理会他们,而是一脸笑意的看着闭目养神的齐不修。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后,齐不修才终于睁开了双眼,随即,便一脸激动的看向上官秋羽。

    他没有想到上官秋羽给自己的竟然不是毒药,而是解他身上奇毒的解药。

    特别是他体内的饲心蛊,饲心蛊乃是一种毒虫,他产自南疆外族苗族。

    早年他有事经过苗疆,与一位苗人发生冲突,虽然他出手打死了那苗人,但他自己却是不知怎么中了蛊。

    这些年他一直饱受着饲心蛊的折磨,虽然饲心蛊不致命,但每月的月底之日,饲心蛊便会发作。

    每次饲心蛊发作,他都会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不仅如此,每当饲心蛊发作过后,他的功力便会出现退步,令其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