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8章局势

    上官秋羽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家便宜爷爷,虽然上官秋羽有自己的主见,不喜欢被别人束缚。

    但是,像上官雄这种完全将事情抛给自己,然后自个悠闲地躲在一旁偷闲,这让上官秋羽有种‘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感觉。

    不过,上官秋羽他不知道的是,那就是因为他这种事事为上官家,为他那个便宜爷爷操心的行为。

    其正是让上官雄对他上官秋羽这个孙儿由衷的喜爱的原因。

    见自家爷爷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上官秋羽只得将自己所思所想对其道:

    “太子殿下乃我大禹储君,不论他将来是否能成为天子,但此时此刻他依旧还是我大禹的储君,是我大禹皇朝未来的继承人。

    爷爷虽贵为镇国公,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爷爷在尊贵也只是人臣,如今储君有难。

    若爷爷不派人前去相救,则有违人臣之责,其必然会使天下对爷爷心生不好的看法。

    同时,也会让皇族对爷爷产生猜忌,对上官家一派产生敌视,这于我上管家不利。

    所以,这太子殿下,我们是无论如何都要去救得,其不光要去救。

    而且,还要竭尽所能去救,这是不容质疑的。

    唯此,才能有全为臣之责,有全爷爷赤胆忠诚之心。

    ……………”

    上官雄听自家孙儿上官秋羽开始还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听了不由得连连点头,可后面却发现自家孙儿越说越歪,越说越离谱。

    说的他上官雄不由的老脸一红,他上官雄那里有什么为国报死之心啊,其不过是上官家与皇族与朝廷有着共同利益.

    忠心这东西,也许上官家第一第二代的先辈们才会对大禹有忠心吧。

    现如今,像上官家这种千年大家族的人,其心目中早就将忠心二字消磨的干干净净了。

    试问,现今大禹的八大国公府,在大禹灭亡来临之时,有几个愿意与皇族与大禹同存亡的?

    不用想,其必然没有一家,他们只要不在后面推一把就已经算好的了,想指望他们与大禹一起生死,其只能说这个想法太天真。

    逐渐回过味来的上官雄,却是发现自家孙儿说话的同时,还不时偷瞄自己,显然是在观察自己的反应,好似在试探自己。

    这让上官雄顿时便明白了,自家孙儿所说的定不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自家这个孙儿对自己还有所保留。

    “羽儿,你有话不妨直说,爷爷就你这么一个孙儿,你没有什么不能说不敢说的。”

    上官雄好似看出了自家孙儿有所顾虑,于是,他直言让自家孙儿上官秋羽将自己心中的话都大大方方的讲出来。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就只有上官秋羽这么一个孙儿,将来上官家的一切都要由他继承。

    哪怕自家这个孙儿说错话,其想法与自己不一致,他上官雄都不能把自家这个唯一的孙儿上官秋羽怎么样的。

    若是上官秋羽能把心中的话说出来,若有不对和不妥的地方,他还可以好生的教导上官秋羽,为他弥补不足。

    “爷爷你真的要听?”上官秋羽略微有些犹豫道。

    “说”

    上官雄抬眼直视自家孙儿上官秋羽,生硬的吐出一个字来。

    上官秋羽一听到自家便宜爷爷其生硬的语气,不由得有些微微紧张,咽了咽口水道:

    “好吧,那孙儿说了,爷爷你可不要生气啊!”

    说着,没有等自家便宜爷爷回答,上官秋羽伸手指了指天,沉声问道:

    “爷爷认为大夏将倾否?

    若将倾,那又几时倾?

    若将倾,那我上官家该何去何从?是与其一起倒塌,还是顺流而下,保全自身?

    孙儿也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但是,人力毕竟难以与天斗,千年世家,千年的宗门易,但千年皇朝难啊。

    如今,大禹皇朝已经历时千年之久,可谓旷古盖今,其早已腐朽不堪,积重难返。

    各地世家宗门圈占土地不知凡几,致使无数百姓无地可耕,多少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

    为此,无地百姓多上山为寇,为祸地方,严重的扰乱了地方秩序,使得众多百姓有苦难言。

    试问,天下百姓,还有多少人心向朝廷?

    最重要的是,大多地方将军其手握重兵,野性难服,偏远之地的将领大多听宣不听调。

    就拿南神候血通天来说,其不论因为什么原因,他都有失土之责,然朝廷不仅不怪罪,连一句问责都没有。

    而且,还派太子下来,好言宽慰,这让孙儿难以想象,其朝廷威严何在?

    恕孙儿冒昧问爷爷一句,若是齐将军他们不属于我上官家一派,那么爷爷你能在南疆调动多少兵马,其是否够与南蛮有一战之力?”

    原本坐在案前的上官雄,不知何时已经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上官秋羽一连串的问题,皆问在了上官雄的心里。

    这些问题他上官雄不是没有想过,其只是不知道该如何抉择罢了,他一生都在为大禹皇朝征战。

    剿叛贼灭外族,他一生功勋卓著,这一切,为的就是让大禹皇朝能够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同时,他这也是为了上官家,若是没有了大禹皇朝这颗大树在前面挡着,那上官家如今的一切,又如何能够继续保存下去?

    至于说反叛大禹皇朝,这个想法,上官雄从来就没有生出过,上官家祖祖辈辈亦是从来没有生出如此想法。

    作为大禹皇朝八大国公之一,他上官雄比之任何人都要了解、清楚、明白、大禹皇族隐藏在暗处的实力。

    其别看如今天下暗流涌动,大禹皇朝好似大夏将倾的模样,但其真正与大禹皇朝有对抗能力的。

    几乎没有,哪怕是百宗联盟,若是大禹皇朝将自己的底牌全部暴露出来,那百宗联盟一众人亦是得乖乖继续潜伏在暗中。

    大禹的敌人,从来都是大禹境内的万千宗门,其宗门势力,才是大禹真正的心腹之患。

    “孙儿,朝廷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须知,没有人会将自己真正的实力暴露在人前。”

    说完,上官雄又叹了一口气,一脸严肃的对自家孙儿上官秋羽道:

    “时机未到,时机未到,在这之前,不论你有什么想法,都要将其烂在心里,不可与外人言,知道吗?”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