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3章大战结束

    面对铁一三人的围攻,本就武功退步严重的老者,不一会儿,便被铁一三人给擒拿下了。

    其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能任由铁一三人拿捏在手中。

    “放开首领。”

    老者周围的一众南蛮护卫,见自家首领被铁一三人擒住了,其均不要命的冲了上来。

    见此,铁一腾空数脚,便将几名冲上前来的南蛮护卫顺势踢飞,随手还把老者的双臂,双腿给折断了。

    “哼,老二老三这里便交给你们了。”

    说完,铁一便提着老者向岐关城头飞去,没有一丝停留。

    这让留下的铁二铁三两人均大眼瞪小眼,其不由心底大骂铁一吞独食。

    不过,吐槽归吐槽,骂归骂,他们两个却是没有跑去跟铁一争抢什么。

    毕竟,铁一是老大,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于是,两人只得将不爽都直接发泄到了身旁的一众南蛮士卒身上。

    岐关城上

    上官秋羽见铁一将老者扔到了自己面前,其不由得微微皱了下眉,因为此时断臂断腿的老者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作为曾经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尊老爱幼,却是大多数中华儿女所必备的美德。

    且不论老者的身份如何,两人是否敌对,其一把年纪了,上官秋羽却是不喜欢看到他这副模样。

    于是,挥了挥手,对身旁的铁一道:

    “不可折辱,留其全尸,好生安葬。”

    听到上官秋羽一句话也没问,便让自己直接送老者上路,铁一犹豫的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

    但是,见上官秋羽态度坚决,于是,只得点了点头应道:

    “是,属下遵命。”

    说完,一掌当场击毙了老者,拖着老者下了岐关。

    上官秋羽见铁一如此这般,其不由得摇了摇头,略带一丝苦笑,铁一的意思,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只是,他不想折磨这位已经只剩下半条命的老者,再则,荒州南蛮兵力部署,他觉得老者未必清楚。

    而且,就算老者知道,其也一定打死都不会说出来得。

    况且,早先逃出去的南蛮元帅哈尔巴,其定然会急早做出变动,与其如此,又何必多问。

    再说他有系统存在,其系统地图已经打开,南蛮人在南疆所布置的兵力,他皆一目了然。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大费周章,去问一个不会开口,亦不会说真话的硬骨头。

    待铁一将老者带下去之后,上官秋羽对身旁的影老和铁鹰道:

    “影老,铁叔咱们去见爷爷吧!”

    “少将军,我想不用了。”

    上官秋羽听到影老的话,不由得顺着他眼神所指的方向看去。

    上官秋羽刚转头,便发现自家爷爷已经到了岐关城头,正捋着胡须,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上官秋羽见了,不由得快步向自家便宜爷爷走去,脸上亦是一片笑意。

    大战结束,肩上的担子总算放下了,这般轻松的感觉,却是让上官秋羽十分的舒爽。

    这几天的守城战,上官秋羽虽然表现的很是从容淡定,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其内心却是一直紧提着,一刻都没有放下过,这关乎到生死,他自然不敢有丝毫大意。

    “末将见过元帅。”

    上官秋羽知道此时还在军中,甲胄在身,自然没有开口喊上官雄爷爷,却是以属下身份自居。

    “哈哈哈,起来,快起来,让爷爷好好看看自家孙儿。”

    上官雄连忙将自家孙儿上官秋羽扶起,一脸欣慰的看着上官秋雨,随即略带担心的问道:

    “可有受伤?”

    见自家便宜爷爷一点也不避嫌,上官秋羽也多不在多礼,随即道:

    “爷爷放心,孙儿没事,有影老和铁叔还有铁一他们在,孙儿却是少有动手。”

    上官雄点了点头,但依旧仔细打量着自家孙儿上官秋羽。

    待看到上官秋羽胸口处的甲胄上有一道口子,其原本一脸笑意的上官雄却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上官秋羽身上所穿带的甲胄的品质,顺带着连同刺穿甲胄之人的武功,他亦是能大概的猜测出来。

    上官秋羽见自家爷爷的表情,见他盯着自己身上甲胄破损处,其便知道了自家爷爷在想什么,同时也知道自家爷爷为什么会皱眉。

    于是,连忙解释道:

    “孙儿真没事,孙儿里面还有一件内护软甲,却是没有受伤。”

    上官雄点了点头,他自然看得出来上官秋羽没有受伤,他只是不明白有铁鹰和影老两人在,其怎么会让人近自家孙儿的身。

    随即,向一旁的影老和铁鹰二人问道:

    “可是因为南蛮军师?”

    听到上官雄这么问,一旁的影老和铁鹰两人脸色聚然一片尴尬,当时,他们亦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那样。

    也不能说他们大意,只是当时的情况,却是不容他们不出手,好在万幸上官秋羽没事,不然他们非得以死谢罪不可。

    上官秋羽见自家爷爷问道两人,其不由得连忙将事情的始末,稍稍修饰了一下,跟自家爷爷说了一遍。

    随着,上官雄紧皱的眉头才慢慢松弛了下来,好生在三人之间来回仔细的看了一遍。

    才出言对上官秋羽警言道:

    “切记,下次不可在这般任性,做这种拿生命开玩笑的事情。”

    面对一脸严肃的自家爷爷,上官秋羽借坡下驴,对自家便宜爷爷点了点头,十分乖巧的道:

    “是,爷爷,孙儿谨记,不会再有下次了。”

    上官秋羽能够感受到上官雄对他的疼爱,心里微微有些感动,自然顺从自家便宜爷爷说话,没有一丝反感或是嫌自家便宜爷爷唠叨。

    上官雄见自家孙儿上官秋羽这般乖巧模样,又见他挡在铁鹰和影老两人身前。

    其意,不言而喻,这让他不由有些好笑,摇了摇头,便不再看铁鹰两人。

    接着,好似想到了什么,于是,面带疑惑的对三人问道:

    “你们此行,没有碰到那个南蛮的神秘军师吗?”

    听到上官雄的话,上官秋羽和铁鹰、影老三人均摇了摇头。

    上官秋羽除了在装死的地方,听到过南蛮的神秘军师说话外,在骗取岐关后,南蛮返程大军中。

    却是再没有见到过南蛮人口中的神秘军师人影,若是那所谓的神秘军师在此,上官秋羽也不能保证自己能不能在岐关守这么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