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2章犯我大禹者,虽远必诛

    老者见周围群情激昂的大禹士卒,其脸色不由一变,她没有想到上官秋羽竟然会说出这般霸道的话语。

    虽然他也十分认同上官秋雨说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其听到这种话从上官秋羽说出来,而且还直指自家南蛮一族,其便打心里不舒服。

    什么弱者就该受强者支配,其意思不就是说他南蛮比大禹弱,所以,就必须得忍受大禹的欺凌和剥削。

    若是反抗就必须得死,这是哪门子的道理?这让老者听了不由气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到底姜还是老的辣,所谓,老而不死是为贼。

    随即,便听到老者言辞犀利的向岐关城上的上官秋羽问道:

    “少将军此言,未免太过霸道,方知如今大与周边各族,个个都比大禹弱,难道少将军你都要将其灭族不成?”

    显然,他这是在给上官秋羽挖坑,若是上官秋雨说是,那么其定然会使大禹同大禹周边各族交恶,到时候,大禹周边各族必然群情激愤。

    而上官秋羽所说的话,便会被各方利用,从而以此来对大禹朝廷施压,甚至是出兵的借口。

    老者言辞犀利的问话,让上官秋羽身旁众人,包括其便宜爷爷上官雄亦是为自家孙儿捏了一把汗。

    但是,却没有人出言打断,所有人都想听听上官秋羽如何回答。

    上官秋羽听到老者言辞犀利的问话,不由得笑了笑,并没有多在意。

    淡笑之后,其拉着脸,不由得严肃道:

    “灭不灭族,晚辈一介白身,却是轮不到我说的算,但我有一句话希望首领记住,同时,希望天下人记住。”

    听到上官秋羽自我贬低,老者却是依旧不愿放弃,其摇了摇头道:

    “少将军作为镇国公的孙儿,岂能是一介白身,其意思定然是镇国公的意思。

    镇国公的意思,必然代表着大禹皇朝,少将军有话不访直说,老朽愿听少将军高见,愿听镇国公高见。”

    老者想着以上官秋羽年少,说话定然不会经过深思熟虑,所以,其千方百计,接二连三的想要挖坑让上官秋羽跳进去。

    上官秋羽见老者一副贼心不死的模样,摆明挖坑让自己跳进去,其不由得摇了摇头。

    上官秋羽自然知道言多必失,其又怎么会顺着上老者的话说下去。

    况且,如今天下风云涌动,各方势力都在暗中布下棋子,持棋手就那么几位,以他现今的实力,和上官家的势力,却是没有作为棋手的资格。

    其充其量不过是大禹朝廷的一个棋子,虽然他上官家这颗棋子很重要,但是,棋子再重要也依旧还是棋子。

    既然是棋子,那么难免有被持棋手丢弃的可能,所以,如今作为棋子的上官家,却是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谨守本份,同时,暗中积累力量,努力让自己成为一名持棋手,只有那样才不会被他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才能在风云巨变之时,分上一杯羹,有了实力才能与天下群雄逐鹿,才有机会问鼎天下。

    “轰轰轰…”

    突然,天空中风云巨变,天色不由的沉寂下来,压抑的气氛让众人不由得心生一紧。

    上官秋羽并没有因为天色有变而沉默,其站立高台,俯身向下目视岐关城下的一众残余的南蛮士卒。

    高声大喝道:

    “犯我大禹者,虽远必诛。”

    上官秋羽话音刚落,天空便传来一阵响雷,天雷声不绝于耳,好似在回应上官秋羽一般。

    “犯我大禹者,虽远必诛。”

    “犯我大禹者,虽远必诛。”

    ………

    上官秋羽这句话彻底的烙印在了在场所有人心中,一众南蛮士卒一脸惊恐的看着上官秋羽。

    天雷声,阵阵不绝于耳,不断的敲击着在场众人的心底。

    震撼,无与伦比的震撼,不光光上官秋羽的口气,更再于那句“犯我大禹者,虽远必诛。”的话。

    这让南蛮一众听了甚为惊恐。

    而大禹士卒们听了,却是感觉的自己体内热血沸腾,一股豪自感油然而生。

    其不由得便跟着上官秋羽喊道:

    “犯我大禹者,虽远必诛。”

    “犯我大禹者,虽远必诛。”

    “犯我大禹者,虽远必诛。”

    …………

    上官秋羽静静的站在高台,享受着耳边传来士兵们自豪的喝喊声,良久才回过味来。

    这时,上官秋羽他微微感觉到了自身身上好像出现了一些变化,但是,此时的他,却是没有时间去检查自身身体的变化。

    其低头面向一众大禹士卒,无数双眼睛,此刻正一眼不眨的盯着他。

    其不由得面色一冷,双目寒光隐动,随即,大喝道:

    “三军将士何在?”

    “属下在此”“末将在此”

    一众大禹将士,不论岐关城上,还是岐关城下的大禹士卒,其均不由自主的应声道。

    上官秋羽大手一挥,指向一众南蛮士卒,大喝道:

    “众将士听令,南蛮余众,一个不留,给我杀”。

    “是”

    “杀,杀,杀…”

    这次,一众大禹将领却是没有在用弓箭,直接一举射杀剩余的南蛮士卒。

    一个个仿若打了鸡血一般,带领着自己手下士兵向剩余的南蛮士卒杀去。

    其就连铁一,铁二,铁三三人亦是不甘寂寞,带着一众铁卫飞身下了岐关,向一众南蛮杀去。

    而岐关上的剩余士卒,却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没有办法下去杀敌,这让他们不由得捶胸顿足。

    随即,只能无奈的在韩庆虎的带领下,打开岐关城门,搬运堵在城门口的一众沙石。

    好清理出一条路来,虽然他们都知道等他们清理一条路出来后,城外的战斗怕是早就结束了,

    但他们却是乐此不疲,毕竟,这岐关外的沙石迟早要清理的,不然的话,数百万大军便只能被堵在岐关外,进不来岐关。

    南蛮乱军中,老者正双眼无神的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其不分敌友得砍杀,让一众护卫他的南蛮士卒均离得他远远的。

    老者是被上官秋雨刚刚的话给震撼的有些失常,如今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从岐关城上下来的铁一三人,目标很明确,便是朝着老者来的,刚刚老者几次三番的挖坑想要陷害上官秋羽。

    这让原本对老者有些好感的铁一等人,有一种瞎了眼的感觉。

    于是,不等上官秋羽开口,他们便带着铁卫,下城前来想要将其拿下,擒到上官秋羽面前。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