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1章一边倒的屠杀

    上官雄一挥响鞭,打马回到十万铁骑军阵前,向对面的老者拱了拱手。

    随即,带着一众铁骑缓缓地退出了战场,将场地腾了出来,打算将大战的结尾留给齐姓将领等人。

    经过一番休整,如今大禹士卒,面对数十万南蛮士兵,十倍于敌。

    其又兼装备精良,面对的又是一群已经精疲力尽的蛮军,若是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在上官雄看来,他们就应该脱下这身皮,回家吃自己的了,免得以后在战场上害人害己又害国。

    面对缓缓逼近的大禹士兵,老者并没有任何的紧张,其从容淡定的指挥着一众南蛮士卒向前与其对阵。

    输人不输阵,老者自然不会弱了自家气势,南蛮一族死亦死的其所,死亦死的堂堂正正。

    而死在战场上,更是每一个南蛮族人的心愿,所以,他们并不惧怕死亡,身死关头,他们敢于面对十倍于己的敌人。

    哪怕是他们已经无力再战,其亦是有一股不服输的狠劲,使得他们紧握着手中兵刃,对视着面前的敌人。

    随着两军越来越近,其南蛮一众士卒已经开始向大禹士卒这边冲杀过来。

    齐姓将领并没有号令全军将士冲锋进攻,他见一众南蛮士卒武器缺乏,并没有傻乎乎让自家将士冲上去与一众南蛮士卒近身搏斗。

    而是,将军中弓箭手都安排到大军最前面,待两军距离接近后,南蛮冲杀过来时。

    齐姓将领才高举着战刀,大喝道:

    “弓箭手准备”。

    “射”

    “嗖嗖嗖……”

    大禹这边雨箭如云,一经发射,呈现给南蛮士卒的好似自身上空出现了一朵巨大的乌云一般。

    南蛮士卒上方,天空一下子聚然黑暗,将他们所有人都笼罩在了乌云之下,无一例外。

    乌云过后,雨箭所过之地,其皆无活口,一个个冲杀上来的南蛮士卒,此刻犹如刺猬一般。

    身上扎满了羽箭,死相让人不忍直视,一众南蛮弓箭手,并没有就此停下,其开始缓步向老者所在靠近。

    凡事达到弓箭射程范围之内,弓箭手们皆不会留手,其定然会让一众南蛮士卒亲身感受羽箭之威。

    这样完全一边倒的屠杀,在战场之上时有发生,其主要是优胜方,为了减少己方士卒伤亡,所采取的一种近乎于屠杀无疑的行为。

    老者见自家一众将士连对方衣襟都碰不到便倒在了地上,其一股无力之感传遍全身。

    不由得瞬间苍老了许多,骨瘦如柴的身子骨,好似一阵风都能将此刻的老者吹倒一般。

    可就这样,老者他却是一直紧握着腰间的战刀,不曾松懈半刻,以示其决心。

    这时,站在高处的老者,操着他那沙哑,却苍劲有力的声音,向一众南蛮士卒喊道:

    “吾蛮族儿郎,你们,怕死吗?”

    一众南蛮士卒听到老者的话,其皆转头面向老者,高声嘶吼道:

    “不怕,不怕,不怕。”

    “………”

    岐关上

    上官秋羽见一众南蛮士卒在老者的渲染下,神情激昂,均一副无所畏惧,不为生死的模样。

    反观一众大禹士卒,原本高举的弓箭,迟迟不肯落下,显然受到了一众南蛮士卒的影响。

    虽说没有让他们心生同情之意,但未免有些散失士气。

    这时,上官秋羽突然想到了宋朝时期,名族英雄岳飞,岳王爷所做的一首诗词。

    《满江红》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随即,上官秋羽将其稍稍修改了一下,让其更加应景一些,然后,运转九阳神功,朗诵道: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十八功名尘与土,三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荒州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南蛮山缺。壮志饥餐北虏肉,笑谈渴饮南蛮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上官秋羽一出声,就连岐关城下的老者亦是停下了自己的鼓动,用心倾听着上官秋羽的所言。

    其越听越惊,越听越是感到恐惧,其紧握着战刀的双手,竟然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特别是上官秋羽那句‘壮志饥餐北虏肉,笑谈渴饮南蛮血。’其南蛮血,指的不就是他蛮族吗?

    由此可见,上官秋羽对自己南蛮其心恨到了何种地步,竟然让他有笑谈渴饮自己等族人鲜血的地步。

    一想到这,其不由得便有一股想要一举将上官秋羽击杀当场的冲动,但是这个念头只是稍稍生起,便被他掐灭了。

    如今,别说上官秋羽身旁有着两位先天境的高手护卫。

    其更不说他根本就没有一丝希望杀死上官秋羽,就算是他有机会,他也不会伤害上官秋羽,更不敢那样做。

    因为,其镇国公上官雄又岂会任由他人,再他面前伤害他的孙儿。

    若是上官秋羽有半点被其所害,以如今南蛮势弱的情况下,只要镇国公上官雄决心一定,其定然能够让南蛮永无翻身之地。

    一众原本被南蛮士卒的悲壮所感染的大禹士卒们,在听到上官秋羽的话后,一张脸瞬间变得冷漠起来。

    手中原本松懈的弓箭,顺势紧了紧,等待着自家将军的命令。

    见到一众大禹士兵们微微一变的举动,老者面朝岐关,向上官秋羽喊道:

    “少将军,你可能与我南蛮有什么误会,大禹朝廷,百年前夺我族故地,如今我族重新从其手中夺回来,有何错之有?”

    上官秋羽面对老者的质问,其大义凌然的说道:

    “你南蛮没错,错只错在你南蛮太弱小,其没有实力,还妄想挑战我大禹,其死有余辜。

    世上本就是以强者为尊,大禹作为强者,你南蛮作为弱者,弱者要么选择顺从,要么选择死。

    顺者昌,逆者亡,你南蛮既然选择了与我大禹作对,便要有被我大禹军队灭族的准备。”

    上官秋羽话语刚落,一众大禹士卒便齐声高喝。

    “喝喝喝…”

    “灭族,灭族,灭族…”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