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侠辅助系统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9章阵前对话

    见到上官雄如此,老者心里微微有些佩服,他能从上官雄眼中看到,其并没有轻视他的意思。

    同时,也没有因为自身修为高过自己,而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镇国公盛名在外。

    他以前不曾接触,不过,这段时间他却是见识过了,其盛名之下无虚士。

    老者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对着镇国公上官雄拱了拱道:

    “国公之威,让老朽足慰平生,今日能败在国公之手,死而无憾矣。”

    面对老者的恭维,上官雄没有接话,而是看向岐关城头上正看着自己的上官秋羽。

    这次南蛮之所以惨败,其均是出自自家这位孙儿之手,他这个做爷爷的,却是不好霸占自家孙儿的功劳。

    岐关城头上的上官秋羽见自己家便宜爷爷朝自己这边看来,笑着对其躬身行了一礼。

    不同于上官秋羽,一旁的铁鹰连同韩庆虎却是对其行了个军礼,而站在上官秋羽左边的影老,亦是对其点了点头。

    上官雄见了很是满意的捋了捋自己的胡须,一张古铜色的老脸朝上官秋羽等人点了点头。

    上官雄对面的老者转头看去,见岐关上上官秋羽正对自家便宜爷爷行礼,老者见上官雄露出欣喜之意。

    不由得脱口而出道:

    “上官国公倒是有个好孙儿。”

    语气中有着一丝羡慕之意,虽然上官秋羽与他有仇,其实也不能说有仇,老者不相信上官秋羽有本事能够杀的了自家三儿子。

    其只能说上官秋羽引自家三子酋力天进灵域,使其生死未卜,这样算来,也只能算是上官秋羽间接的害死了自家三儿子。

    但,不管直接还是间接,其起初对上官秋羽这个嘴上没毛的小子却是没有任何好感。

    但自从上官秋羽一举突袭岐关,并在夺下岐关之后,拒守自己等人,其临危不乱的作风,倒是让他很是赞赏。

    就事论事,却是没有因为自己和上官秋羽有私怨,而贬低诋毁上官秋羽。

    上官雄毫不谦虚的对自家孙儿上官秋羽夸奖道:

    “哈哈,是好孙儿,老夫有此孙儿,亦是足慰平生。”

    上官雄毫不掩饰的话语,足以见他对上官秋羽的满意到了何种地步。

    这让其身后的一众铁骑营士卒和对面的老者听了不由的有些微微吃惊。

    毕竟,像上官雄这样的人,能得到他夸奖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几乎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若是有人能得他一句夸奖,其定然能让那人名声大噪。

    所以,别说两军阵前,其就是私下里,像上官雄这样的人都不会轻易称赞他人。

    外人少有人能得到他的称赞,其更不论上官秋羽是自家人了,不论是为了避嫌,还是为了避免上官秋羽因此而心生骄傲。

    他都应该不会这样在两军阵前自夸自家孙儿,而清楚上官雄乃至上官家为人的人。

    他们都十分的清楚,上官家在对待自家人的时候,其比之外人要严厉的多的多。

    一外人,一家人,同样一件事,做好了外人有赏,而自家人却是连一句鼓励的话都没有。

    上官家的人,军中若是想要晋升,其同样的军职,上官家的人不仅不会有任何的优待,反而要以别人所立的战功的两到三倍才有可能与其同列。

    这也是为什么,上官家每一代镇国公皆受军中士卒爱戴的一个原因,因为他们的战功是实打实的。

    没有半分水份,或是掺假在里面。

    上官雄见周围的人都一脸古怪的看着他,不由得一拍脑袋,瞬间想到了什么。

    于是,对着对面的老者道:

    “老夫也不怕丢人,此次你们哪位南蛮军师,其计谋算计无双,若不是因为老夫那孙儿,吾定然会在此栽个大跟头不可。

    先有地陷坍塌之祸,后有汲水倾斜洪流之灾,若不是有我孙儿上官秋羽事先察觉,老夫连同麾下数百万大禹士卒,恐怕都要栽在这里。

    更不论我孙儿轻取岐关,断你蛮族数百万大军退路,让尔等难以攻陷岐关,最后,本帅才得以,以一场洪流,彻底破了你南蛮大营。

    而这亦是出自我孙儿上官秋羽之口,本帅作为他的爷爷,却是不好吞没自家孙儿的功劳。

    此间种种,本帅不过是一马前卒,为我孙儿跑跑腿罢了。”

    其说到自己为马前卒,上官雄不仅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有些洋洋得意。

    以他对自家这个相处时间还不长的孙儿的了解,他清楚,上官秋羽不是那种被别人夸几句就飞上天,找不到北的人。

    自家孙儿上官秋羽一直都有自己的主见,却是不容他人所影响,就连他这个做爷爷的亦是没有丝毫能够影响得到他的。

    所以,他才会这般一点不在意他人看法,其大肆夸耀自家孙儿,不怕他因为自己夸奖几句,就目中无人。

    以前,自己的那些老友经常在他面前夸耀自家孙儿有多么多么的了不起,有多么多么的能干。

    每每那时候,他心里便不是滋味,以至于每次那些老友邀请他去府上一聚的时候。

    他总是推三阻四的,其就是不想看到那些人在他面前夸耀自家孙儿怎么怎么的。

    其一听就不是滋味,这也造成了,一般情况下,除了能在办公的地方看到他镇国公的身影外。

    其他时间,他上官雄基本上就呆在府中操练铁卫,很少去他人府上聚会,致使身在禹城,而却少有人能目睹其颜。

    这时的他,已经想好了,待回到禹城之后,其定然要好生操办一场盛大的宴会。

    到时候将那些,以前总是在自己面前说自家孙儿什么的人,将其统统请到府上。

    到那时,他也好将自己失去的面子重新找回来。

    不理上官雄此时心里是如何想的,他对面的老者在听到上官雄的话后,却是十分惊讶的转头看向岐关上的上官秋羽。

    他不认为上官雄会在两军阵前无故放纵,其既然如此说,那么事实便定然如他所说一般无二。

    他没有想到自家军师的一番算计,竟然是被一个还未满双十的青年所识破的。

    最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家数百万大军,竟然也是因为上官秋羽之故,才落得如此下场。

    其间种种,竟然皆是操弄于上官秋羽之手,这让他实难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